合肥:養犬新規實施近2個月 如何落地見效

2020年07月23日07:28  來源:安徽日報
 

  《合肥市養犬管理條例》6月1日實施至今近2個月。新規落實情況如何,不文明養犬現象是否有所改觀,還有哪些需要解決的問題?記者近日就此進行了走訪調查——

  意識提升 規范養犬成共識

  7月17日傍晚,在合肥市五裡墩街道中央美域小區廣場上,孩子們歡樂嬉戲,老人們在一旁聊天,又一個愉快的周末到來了。此時是居民遛犬“晚高峰”,記者看到,每位遛犬居民都給自家狗拴上了狗繩,不少人隨身攜帶衛生紙或塑料袋,以備及時清理犬糞。 “這段時間大部分遛犬居民都拴繩遛犬,公共區域狗糞也少了很多。 ”小區物業管理負責人夏敏說。

  據初步統計,中央美域小區平均每棟有近10戶居民養犬,佔全體居民的7%。以前,遛犬不拴繩、不戴嘴套,在地下車庫、樓頂等公共區域任意遛犬,攜犬乘電梯,狗狗在樓道內排便等行為,不時引發鄰裡糾紛。 “養犬是個人愛好,但不能影響他人。 ”居民宮小民說,面對不文明養犬行為,受影響的居民要麼當場與養犬戶爭執,要麼向物業投訴,但經常不了了之、不歡而散。

  自《合肥市養犬管理條例》施行以來,隨著宣傳力度加大和處罰手段出台,中央美域小區不文明養犬行為得到有效遏制。物業公司已初步完成對養犬居民及其所養犬隻的登記建檔,還在小區設置狗糞處理盒並每天清理。 “依法依規行事,養犬居民和其他居民各得其樂,大家都省心,是件好事。 ”中央美域小區養犬居民路浩楠非常認可促進文明養犬的舉措。

  一條嬌小可愛的瓷娃娃,依偎在合肥市亳州路街道南河灣社區亳州路305號小區居民湯義英大媽懷裡,脖子上醒目地套著一根繩子。從3年前開始養犬時,湯大媽每次遛犬都給小狗拴繩。 “它雖然很小,但也要拴繩,避免嚇到、傷到別人或被大狗糾纏。 ”湯大媽認為,遛犬拴繩既確保愛犬安全,也不給他人添亂。遇到個別不拴繩遛犬的鄰居,湯義英也會提醒他們。

  “小區95%以上養犬居民已為寵物犬辦理了免疫証和注射証,且均在有效期內。 ”合肥市常青街道江汽一村小區物業負責人劉進表示,《條例》施行后,養犬居民文明意識普遍提高,遛犬拴繩、及時清理糞便成為很多養犬人的自覺行為。

  形式多樣 宣傳巡查顯成效

  《合肥市養犬條例》實施后,合肥全市各社區隨即啟動宣傳等工作。“6月初就結合文明實踐、文明創建等工作開展了文明養犬宣講。 ”五裡墩街道社會事務部工作人員金書山告訴記者,該街道通過發放倡議書、簽名承諾文明養犬及贈送狗繩等方式,強化宣傳效果。近期,五裡墩街道龍居社區還結合中高考熱點,舉辦《條例》應知應會知識問答,進一步提高法規知曉度。

  “6月8日專門開了相關會議,要求各社區至少成立一支文明養犬勸導小分隊,確保《條例》宣傳不留盲區。 ”亳州路街道平安建設部負責人王靜介紹。截至目前,該街道懸挂橫幅50條、公眾號推送相關信息3次、推送信息至52個社區微信群,為居民辦理647本養犬証。

  “《條例》的實施,讓我們糾正不文明養犬的底氣更足。 ”亳州路305號小區業委會主任魏宏章欣喜地說。以前,調解涉養犬糾紛時,常常苦口婆心、口干舌燥地說上半天,但效果不佳﹔如果爭執雙方互不相讓,要花上好幾天時間做工作。現在則不同,該小區文明養犬勸導小分隊有11名隊員,每天上午、傍晚固定在小區巡查2次。養犬居民普遍比較配合小分隊工作,問題被指出后都很快改正。 “小分隊成員由熱心居民、老黨員、志願者等組成,很多人就住在小區裡,開展工作基礎好、辦法多,居民接受度、認可度也高。 ”南河灣社區黨委委員祝天婷說。

  江汽一村小區於去年9月設立“犬心犬意”志願服務項目,通過免費發放狗繩和嘴套、邀請寵物醫生為居民愛犬體檢等方式,營造文明養犬良好氛圍。項目負責人翟磊認為,在加大宣傳力度同時,還要幫助養犬居民解決實際困難。前一陣,小區某戶養了8條犬,氣味和犬吠讓一位孕婦鄰居苦不堪言。志願服務隊為養犬人協調了小區附近一處房屋供其養犬。當租住房被拆遷后,他們又聯系郊縣一家愛心寵物社供養犬人托管愛犬。養犬居民大為感動,承諾今后會積極踐行文明養犬。

  加大力度 多方聯動解難題

  據警方介紹,《合肥市養犬條例》實施以來,合肥市共受理犬隻登記申請2萬余份,發放犬牌1.3萬余個。與此同時也產生了新問題:有些養了多條犬的居民在登記時打起“擦邊球”,把多余犬隻算在親友名下,並攜帶親友有效証件及材料辦理登記。 “今后會加強核實,防止一戶多犬登記情況發生。 ”龍居社區工作站副站長徐燕說。

  “少數養犬居民在遛犬時仍存在不拴繩、不及時清理犬糞等問題,也有居民在人少的地方給愛犬‘鬆綁’,或縱容犬隻在那裡排便。 ”劉進說,盡管《條例》明確社區、物業及業委會應勸阻違法養犬等行為,然而他們沒有執法權,遇到違規遛犬、犬隻傷人等情況以勸導和批評教育為主,效果難以保証。即使報警,也存在取証難、找不到狗主人等問題。 “在繼續加大宣傳力度的基礎上,公安等部門應進一步與街道、社區等聯動,加大執法和處罰力度,通過監控錄像等取証,妥善解決糾紛。 ”有社區干部建議。

  流浪犬擾民也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在一些小區,愛心居民常常投喂小區內或附近的流浪犬,造成流浪犬在小區肆意穿行、聚集等,不利於居民出行和小區環境衛生。街道、社區並沒有專業人員和設備妥善處理流浪犬。為此,合肥市廬陽區相關部門通過購買服務,引入專業機構參與流浪犬的管理。目前,該區流浪犬捕捉、收容工作已啟動。 “專業人員使用專業工具處理流浪犬,將進一步解決好社區犬患。 ”王靜說。

  另據了解,合肥市犬隻收容場所已在長豐縣選址,規劃用地約66.8畝,分為核心區、功能區、隔離治療區等區域。該犬隻收容場所現已進入立項階段,預計明年下半年可投入使用。在犬隻收容場所建成前,各縣(市、區)、開發區還需以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做好流浪犬捕捉、收容、飼養、免疫等工作。

  細化措施 堵住漏洞

  近年來,因違法違規養犬和不文明養犬行為產生的各類安全、衛生、環境等問題日益突出,涉犬糾紛日益增多,犬患成為群眾的煩心事之一。於6月1日起施行的《合肥市養犬管理條例》,為犬隻免疫、登記、飼養、收容、診療、經營及相關管理活動依法有序開展提供了法治保障。 《條例》施行近2個月來效果明顯:遛犬拴繩、隨時注意清理犬糞、主動辦理養犬登記的居民越來越多,在乘坐高峰期不攜犬進電梯、送走多養的犬隻等正成為很多養犬人的自覺。

  《條例》實施帶來可喜變化,但一些問題依然存在:有的居民明知新規要求一戶隻能養一條犬,卻在登記上牌時把多余犬隻挂在親朋好友名下﹔有的居民對新規熟視無睹,照舊“散遛”愛犬,遇上犬隻嚇人、傷人則腳底抹油抱犬就跑,或不承認是自家犬所為,給相關部門調處增加難度﹔小區頻繁出沒的流浪犬如何處置,也讓社區、物業等犯愁。此外,《條例》規定,狗繩長度不得超過1.5米,實際管理中如何判定狗繩是否超標也是個問題。

  管好養犬行為,應細化措施,堵住漏洞。主管部門可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等智能手段,加強對犬隻登記申請材料審查力度,避免被鑽空子。相關職能部門應加強與街道、社區等聯動,在繼續做好文明養犬宣傳基礎上,暢通舉報渠道,及時處置犬隻傷人等事件,依法依規處罰不文明養犬人。此外,還可嘗試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引進第三方專業力量,妥善處理流浪犬問題。細化解決方案、消除執行盲點,《條例》的實施必將精准高效,我們生活的環境一定會更加美好。(記者 殷驍)

  ·延伸閱讀·

  多地創新養犬管理舉措

  為有效治理犬患,國內多地創新養犬管理舉措,為營造文明養犬氛圍、治理違規養犬提供制度保障。

  今年初,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總隊負責人表示,該市將借助智慧公安系統進行養犬管理。如在犬牌上加裝芯片,不僅能尋找走失的狗,還可借助“智慧公安”統計不文明養犬行為,根據養犬人文明養犬積分設立“黑名單”“白名單”,建立誠信體系。當不文明養犬行為積累到一定程度,對公共安全和他人生活產生影響,相關部門可能採取養犬限制、上門教育等方式處理。

  《寧波市養犬管理條例》今年6月1日其實施。針對攜犬出戶,該《條例》規定要以限定長度的犬鏈有效管控犬隻,為大型犬佩戴嘴套。 《條例》還規定了禁止攜犬進入的場所,強調犬隻傷人后養犬人及時將受害人送診等義務。

  今年3月,浙江安吉縣利用犬類收容所現有條件,建成浙江省首個文明養犬警示教育基地。同時,安吉縣推出“以學代罰”模式,不文明養犬的犬主立即改正違規行為並主動接受警示教育、簽署相關承諾書的,可對其減輕或免於行政處罰。(殷驍整理)

(責編:吳西露、郭宇)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