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十七冶医院:最美逆行者的战“疫”日志

2020年02月25日15:31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马鞍山十七冶医院6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该院还有4名医护人员奔赴马鞍山市第四人民医院(市传染病医院),协助该院抗击疫情。他们放弃休假,不顾个人安危,坚守在抗疫第一线。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他们用朴实的语言记录最真实的情感,写下战“疫”日志。

王静:师徒俩齐上阵

2020年2月15日,星期六,武汉,雪花飞舞。

一大早手机里传来王艳驰援武汉的消息。王艳入科时是我的徒弟,如今已是护理组长,不但人长得美,又是科室业务骨干,好钢用在刀刃上,派这样的人来我放心,绝不会丢医院面子。后来有传来她是来我这里接班的,兴奋之余,我有点担心,出门在外不像在家,何况穿着隔离衣为病人服务,瘦瘦的她抵抗力可行。

我坐动车,她乘飞机,一个在地面,一个在天空,申请接机,得到批准。坐上医疗队大巴,花了将近1个小时时间到机场,领队和武汉方面的接待人员笑着说,坐飞机是最高待遇了,我们第一批来得时候条件太艰苦了,但是能理解。

欢呼,喝彩,在人群中王艳向我扑来,我们相拥诉说,共话离别相思牵挂,短暂相聚又是分手,她去她的营,我回我的地。

先入为主,后来为客,无论如何,我将再当一回老师,把我来武汉半个多月的经验和体会,原原本本送给她。

王艳,好样的!等消灭瘟疫,我俩携手凯旋,姐妹们在家等着我们!

汪朝阳:随时准备冲在最前线

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武汉。

终于要进舱了,时间定于今天下午四点。看完现场已经中午12点。赶快回去收拾东西,准备下午进舱的物品。下午,我们按照标准防护模式穿戴防护装备赶快进场开展工作,进舱后与其他领队一起分工安排好收治流程,医护工作衔接等。

最开始,救护车送来了两位病人,很快便安顿好了。然后不多会便是一公交车一公交车的来。大家便有条不紊地开始量体温,测氧和、写病历。我接诊了大概七八个病人,大多数病人情况稳定。

有一位60来岁的老年患者。在恢复期已进行了两次核酸检测,第一次的结果阴性,第二次结果尚未出来。他乐呵呵的告诉我:就是进来等结果的。核酸结果若为阴,他便可以回家了。一位30来岁的年轻人,进舱以后便默不作声。我坐在他的床边,跟他聊了起来。他的情况还好,需要做ct明确肺内吸收情况,目前各项指标正常。其实,很多跟他一样的病人,可能需要的不是药,有时候你几句暖心安慰的话,就让他们悬着的心落下来,病也就好了一大半。

至出舱已经晚上11点。舱内已收治了不下300人。一天辛劳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汗水从额头流到嘴里的时候,却不觉得苦咸,反而有些清冽。就是耳后生疼,感觉脖子已经僵直了。

昨天和我女儿、儿子视频。我儿子问道:“爸爸你在哪儿?你是不是打怪兽去了?”我说:“是的,等爸爸把怪兽打完就回来了。”他说那好,那你打吧,老爸我想你,外面有病毒。数日未见的女儿懂事了许多,当她真正明白我去干嘛的时候,自己在家偷偷的大哭了一场,对我许诺很多,会听话,会照顾弟弟,要我注意安全。

杨敏娟:患者出院是最大的好消息

2020年2月8日,星期六,马鞍山,晴

今天是元宵佳节,一个团圆的日子,但是我不能和家人团聚,不能吃到老爸老妈做的团圆饭,想念……拿起手机给他们打了个电话,老妈说今天宝贝可怜了,吃不到汤圆了,顿时…… 不敢哭,怕他们担心,知道他们安好,我就放心了。挂了电话就接到我们护士长打来的电话,她还像往常一样问我工作有没有困难,身体有没有不适,又表达了对我节日的问候,后来我又收到了很多来自亲朋好友的问候与关心,让我感到很暖心。

还有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我们这层今天有两名患者要出院了。小马第一个痊愈出院的患者,他给病房其他患者和医务人员带来了希望让我们感觉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

程娟:汇聚雨水成暖流,融雪化冰祛疫情

2020年2月19日,武汉。

一沾床,就能睡着。一起床,就能干活。

这是来武汉get到的两项“新技能”。数个夜班下来,虽然身体有点儿吃紧。睡上一觉,第二天患者床前,我负责的病区里,又能听到来自安徽马鞍山方言的“问候”。

“今天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这是每天接班习惯性的问候。除了测体温、测氧合、协助患者吃口服药等,我们最关注的还是患者的心理和情绪变化。

站起来运动强身健体,鼓励病区里的患者都站起来运动,成为我的一个“小目标”。受到启发,我把刚学会的八段锦“倾囊相授”。看到他们挥起手、抬起腿,动作虽然有点慢,还有点走形。这个主要怪我,我这个“半吊子”师傅还没有完全领会八段锦的精髓,只有形没有神韵,可还是受到病区内中老年患者的好评,说起来有点惭愧。

夜班难熬,主要是冷——经常被冻得“麻爪”。不过我跟小姐妹们开玩笑,以后吹气球,谁也比不过我们——因为,我每天都在“训练”肺活量。6个小时班值下来,已不能用鼻子呼吸,只能大口的喘气,肺活量自然会增加。

难熬只是暂时的,感动常在。比如来送我们回住地的武汉司机师傅。看到他们,我的脑门子里总会浮现一句话:总有一对儿大车灯,照亮我们回住地的路。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有的凌晨2点上班,有的凌晨3点下班,但总有一辆车会等着我们。每天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司机师傅,每次在我们上车的时候都是说:“你们辛苦了!”感谢的话语很短,但司机师傅把所有的感激都放在了方向盘上,车子行驶得很稳。

来武汉,已从立春节气到了雨水节气。我希望,在这个节气里:汇聚雨水成暖流,融雪化冰祛疫情。(杨赛君 钟康龙 整理) 

(责编:马玲玲、关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