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15天战斗在防疫一线的阿康走了

——追记合肥市包河区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施咏康

汪瑞华

2020年02月12日12:4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1月26日,大年初二,万家团圆的日子。

这一天,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施咏康没能陪着爱人和儿子,家人团聚,灯火可亲,而是主动请缨,站到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连续多日,商住小区的住户、城中村的百姓、回迁小区的居民……几乎天天都能碰到他,但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这位干部天天都来。

直到2月9日,刚过元宵节的那一天……

施咏康,合肥市包河区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在连续坚守防疫一线的第15天,因突发心肌梗塞,走完了他47岁的人生。

大学时代的施咏康

好脾气的生活委员“阿康”

和施咏康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他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脸上总是挂着招牌式的微笑,大学里,同学们总是亲切地喊他“阿康”。

施咏康离世的消息传开后,安徽大学92级新闻班的38位同学,在伤心之余,纷纷在“安徽大学校友会”公众号上为这个好脾气的生活委员写下永别赠言。

“作为生活委员,你永远笑容满面地组织我们的活动,让我们大学四年多了很多快乐的回忆!在不同的城市,在这个春天里,我们都在为疫情战斗在不同的岗位,你却倒在了将至的春天里!一路走好!”

“连续15个日日夜夜呀!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你坚守着你的初心,作为一个公务员,你坚守着你的职责,不让疫情伤害每一位群众,但是作为我们的同学,你却没能履行你的承诺,我们再也听不到你的笑声,再也看不到你再忙也要赶过来,与同学们一起欢聚时的开心模样!”

……

38位同学,38句留言,或长或短的字里行间里,倾诉着对这位“好脾气的生活委员”的追忆。

由于特殊时期,曾经的同学未能送他最后一程,辅导员和大家只能在网上为他送行。

2020年1月28日,施咏康(右一)督查包联的常青街道华联超市疫情防控工作。

“连轴转”的组织部长

一个城中村、一个商住小区、两个老旧小区、两个回迁小区,这是施咏康在防疫一线的第15天,也是最后一天的“工作轨迹”。

跑完下来,已是晚上6点,顾不上休息,施咏康又回到办公室,带着同事开始研究落实激励引导基层党员干部和医务工作者在疫情防控一线担当作为的若干措施。

翻开施咏康的防疫日志,从1月26日以来,他的工作始终处于“饱和”状态,大部分的时间和身影都留给了防疫一线。

社区、小区是疫情防控的关键一环。为了把好这道关,包河区实行了“四级网格”防控机制,将全区分成15个街镇级网格,分别由一位区领导包保负责。

施咏康包联的常青街道比较特殊,辖区内有商住小区、单位自管小区,也有老旧小区、回迁小区,还有城中村,多半基础设施条件差,缺乏专业物业管理,是防疫战线的“薄弱链”。

回迁小区如何发动力量做好人员分散、城中村流动人口如何做好活动轨迹摸排登记、敞开式的环境在哪里设卡点、如何最大程度调动党员干部防疫积极性?……

连日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施咏康每天都到一线转一转,“施部长特别细心,哪怕是电梯间的消毒、消毒水的配制都要查上几遍才放心。” 常青街道淝南社区党委书记盛光金回忆道。

“老哥,你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了?连着熬,排个班轮流休息下吧。”

就在几天前,盛光金还碰上了来辖区检查的施咏康。看到他连话都快说不出来,盛光金连连叮嘱他调休两天。“每次来都叮嘱我们注意身体,没想到他自己先倒下了。”想起这最后一面,盛光金哽咽了。

同时间赛跑的“大头爸爸”

“元宵节最好休息一下,太累了,但肯定没时间。”在医院里,想起施咏康两天前的随口一说,爱人泣不成声,更是脑子一片空白,随后陷入深深的自责。

由于常年在合肥工作,无法照顾远在望江的80岁老父亲。施咏康原本想着今年春节回去多住几天,陪陪老人。

“他特地把假期值班调到初五,想多陪陪父亲,结果年初二就赶回来上班。”合肥市包河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先法说,“这些天,他确实太累了。”

15天来,陈先法与施咏康一同战“疫”,朝夕相处。出事的前一天,按照安排,施咏康2月9日应该调休在家,可到了9日一大早,放不下疫情防控的施咏康,还是去了街道。

“越是这种打硬仗的时候,越是要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做好自己事。”作为包河区组织部长,施咏康始终冲在第一线。

“到社区防疫一线去!”在他的谋划部署推动下,日前,包河区发出了党员干部下沉街道社区的“党员号召令”,短短一天时间里,50个区直单位151名党员干部踊跃报名。截止目前,两批次共80余名区直机关组成的“尖刀班”已全部下沉老城区,助力防疫一线。

2月11日,是施咏康出殡的日子。

一大早的阴天,到了中午突然放了晴。

那个脸上总是洋溢着微笑、一身干劲似乎怎么也使不完的施咏康走了;那个奋战在疫情一线、身影总在回迁小区和城中村闪现的施咏康走了;那个承诺忙完早点回家,再累也陪儿子对弈一局的施咏康走了。

在儿子面前,自称“大头爸爸”的施咏康,把微信名也取为“大头爸爸”,父子情深可见一斑。如今,他走了,留给我们无限伤痛的同时,却用一束光,照亮战“疫”前行。

(责编:吴西露、李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