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余合肥男兒奔赴長江無為大堤防汛

【查看原圖】

444psd

  7月7日,鳳凰頸閘下水位達到13.96米,超警戒水位0.76米,且持續上漲。7月8日夜,一支1205人的巡查防守隊伍趕赴無為大堤。他們來自合肥市5個縣(市)區,由退伍軍人、機關干部、民工等組成。目前,這場保衛長江的戰斗正在24小時不間斷進行著。

  1205人緊急集結 奔赴長江無為大堤

  7月7日19時,鳳凰頸閘下水位達到13.96米,超警戒水位0.76米,且持續上漲。7月8日,合肥市應急管理局下發了《關於切實做好無為大堤巡查防守工作的通知》,要求5個縣(市)區迅速組織由退伍軍人、機關干部、民工等組成的1205人隊伍趕赴無為大堤,開展巡查。

  “根據規定,當鳳凰頸閘長江水位達到警戒水位13.2米、低於14.2米時,由無為等地落實一線民工立即上堤,負責各自境內堤段防守任務。當鳳凰頸閘長江水位達到14.20米及其以上時,合肥市需要立即組織落實二線民工,到無為大堤防汛責任段堤防防守。”

  經過一天的抽調准備,合肥市內1205名巡堤人員已經全部在崗巡查。據市防辦相關負責人介紹,在各地二線民工開展巡查防守工作的同時,各水務部門同時派出技術指導組跟班對巡查人員進行業務培訓和技術指導。

  據肥東應急管理局工作人員透露,此次長江無為大堤肥東責任段還有攜帶高清攝像掃描設備的無人機、4G執法記錄儀、實時監測系統等高科技助力防汛抗洪。

  90后奶爸毅然奔赴抗洪一線

  “我有兩個孩子,大的5歲,小的隻有6個月。”來自肥東縣橋頭集鎮的90后奶爸吳寒,在長江無為大堤上的臨時站點裡談起自己的家庭,言語中掩藏不住思念。“9日凌晨1點接到村裡的通知,長江有汛情,需要我們去一線巡堤。”6個小時后就要集合,吳寒和妻子來不及擔憂,簡單地收拾了行李就到村裡報了到。

  平常在合肥市從事攝影剪輯工作的他,早早在村裡留了名字,當家鄉人民需要自己時,會毫不猶豫地上一線。但真的踏上了奔赴無為的路程,還是不禁擔心起了兩個孩子。“怕妻子一個人照看不過來。”吳寒說,妻子和家人的支持,是他堅定奔赴一線的動力。

  7月9日中午,橋頭集鎮的搶險人員到達了自己要守的分段,這段總長2.6公裡的長江大堤,正式成了這50名合肥男兒要堅守的“堡壘”。“給我們安排了住處,又教了一些日常工作、應急方法后,我們就投入了巡堤工作。”

  “我們50個人分為10組輪流值班。每一組留一個人守在臨時站點,另外4人分成兩隊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巡查大堤。”檢查有無滲漏、將堤壩腳下的雜草除盡、壩頭有無開裂……巡堤聽起來並不難,但需要100%的細心,吳寒說,來到大壩上的3天多裡,每個人手機顯示步數都在2萬步以上。

  夜裡,為了保証堤壩上24小時有人,大家輪換著休息。有精神的年輕人就在帳篷裡討論后一天的工作,萬一洪水漲起來要怎麼搶險、還有什麼地方要多看幾次,偶爾也聽聽中年大叔們回憶以前搶險的經歷。

  “一開始是有一點擔心的,現在已經習慣了。大家都在一起戰斗,保衛家鄉,也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吳寒說,現在大家都做好了應對突發情況的准備,隨時准備與洪水過兩招。

  扛起鐮刀 退伍老兵上堤壩

  3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王純倫身著一身迷彩服,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200米的路段,王純倫每天都要巡查12個小時。他告訴記者,因為每天都要深入到樹林和草叢裡,為了防止被樹枝割傷和蚊虫叮咬,他和隊友們都是這副穿著。

  王純倫是名退伍老兵,現在是肥東縣經開區北瑤崗社區的工作人員,主要負責社區安全生產、應急救援等工作。7月9日早上8點左右,王純倫正在社區裡檢查食品加工廠的安全生產,突然接到電話,通知他立即趕往長江無為大堤駐守。在現場把工作交接給同事后,王純倫趕回家,簡單收拾了行李,9點就坐上了前往堤壩的車。“太著急了,半路還落了東西。”

  今年是王純倫第一次到堤壩上巡查防守,具體的工作和他想象中相差不遠。鐮刀、鍬是他和隊友們的隨身工具。王純倫和隊友們負責長江無為大堤上的200米路段,需要24小時不間斷巡查。檢查堤壩是否有裂痕和空洞是他每天的工作內容。“大堤上荒草又多又深,把堤壩都遮住了,所以我們現在的工作就是割草。”因為荒草過多,即便是戴著手套,王純倫的手上依然有一道道勒痕。

  每當巡查時飄起小雨,王純倫的心頭就會稍稍一緊,“真怕這水位再往上漲。”但擔心是無濟於事的,王純倫和隊友隻能加快割草、巡查的步伐,守住腳下的200米堤壩。

  合肥報業全媒體記者 孫皞乾 劉小容 通訊員 孫衛

來源:合肥在線-合肥晚報  2020年07月13日09:26
分享到:
(責編:馬玲玲、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