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青阳:“潮洪两斗”险情生 冲锋护堤党旗扬

2020年07月20日11:5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青通河、七星河,在安徽青阳交汇,向北流入长江。进入汛期以来,一边是长江水位不断上涨,一边是河流上游洪水奔流而下,青阳县两条河流不但水位超过1998年,“潮洪两斗”更是让圩堤受到严峻考验。危急时刻,青阳县各级党组织和党员们快速行动,冲锋在前,团结带领广大群众日夜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

航拍青阳县童埠圩大堤。王锐摄

大水面前有了“主心骨

“1998年,长江水慢慢涨上来,‘潮水’虽然大,但比较平稳。今年不一样,上游洪水和长江‘潮水’一起来,‘潮洪两斗’对圩堤的考验就大多了。”7月19日,雷阵雨时急时缓,在青阳县丁桥镇官埠村,从1998年就开始防汛抗洪的党员程金榜,刚刚结束一轮圩堤查险。

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进入7月后,汛情日渐严峻。在长江一号洪峰到来之前,受上游强降雨影响,七星河水就先涨了起来。七星河流经的官埠村,马圩、丁圩、月子圩防汛压力迅速增大。

7月5日凌晨3点,因河水太大,月子圩出现裂缝。接到通知后,作为村抗洪抢险队伍主要负责人,程金榜带领突击队赶了过去,连续奋战六七个小时,才将险情控制住。

“我们突击队有60人,一半以上是党员,毕竟是比较危险的事,我们必须带头。”程金榜说。

在村民和前来支援的乡镇干部看来,程金榜经验丰富、吃苦耐劳,做事很有条理,此次面对考验,他的“土经验”和水利专家的理论相结合,让大家干起活来事半功倍。

长江一号洪峰越来越近,天气预报又提示有雨,程金榜跟村民们提前开展马圩加固加高工作,14日刚刚完工,考验就来了。

7月15日,受上游来水以及长江干流水位顶托,七星河水位持续上涨,并于16日凌晨达到最高位,超过1998年。

虽然已经做了准备,但险情还是不断出现,程金榜跟抢险队员始终冲锋在前,在马圩、丁圩来回奔波一天一夜。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两处圩堤脱险了。

采访中,记者得知,程金榜此前做过心脏微创手术,身边常备速效救心丸,虽然大家让他多注意,但面对险情,作为党员的他还是义无反顾,甚至一度累得话都讲不出来。

程金榜(右三)跟抢险突击队在大堤上。杨亮 摄

五天五夜战洪峰

“13个村民组,只有3个地势低洼,往年防汛都是这三个村的上,但今年我们发动党员,发动村干部,最后13个村民组全部参与,这让我非常感动。”梅小三是青阳县蓉城镇分姚村党总支书记,连续在圩堤奋战半个多月,他的脸上满是倦容。

分姚村的姚圩全长4公里,由姚家圩、人民圩、月形圩合并为成,是守护青阳县城的重要圩口,7月10日起,圩外的青通河水位持续上涨,建设年代较远、设计标准低的月形圩首先告急。

为了确保安全,分姚村开始对圩堤进行加固加高,但由于交通不便,土袋全靠肩扛手拎,施工进度逐渐赶不上水位上涨。青通河水位一天一夜上涨59公分,7月11日20时许,漫堤出现了。

“最早是那三个村参与,眼看形势危急,我们给镇里打报告,1个小时不到,其他村由党员带领的抢险分队都赶来了。”梅小三介绍,加上乡镇赶来的党员干部、武警官兵,三四百人在圩堤上奋战了五天五夜,从月形圩、人民圩到姚家圩,大家先后码了65900袋泥土,最高加高1.5米,最终完成了圩堤加固加高任务。

虽然圩堤加固加高了,但洪峰已至,再加上圩堤长期被水浸泡,险情开始频繁出现,党员干部又带头坚守一线及时快速处置。

滑坡、塌方、管涌不时出现,7月17日7点半左右,圩堤上更是发生跌窝险情,一个五米多深、四米宽的大坑突然出现。

“跌窝发生在外圩,下面的土像豆腐脑一样,很难处理。我们请县水利局的专家过来指导,用干沙土拌混凝土封了三层,七八个小时才处理结束。”蓉城镇党委副书记吴根发说。

青阳县蓉城镇分姚村在抗洪抢险保圩堤。青阳县委宣传部提供

“指挥所”搬到“最前线”

“童埠圩10公里堤防,我们划分为6个责任段,每个责任段2名县级领导,24小时‘两班倒’,汛情、险情、工作开展情况,我们都非常清楚。”7月19日下午,在童埠圩堤坝上的防汛抗旱指挥部内,青阳县委副书记、县长巩文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童埠圩,是青阳县唯一一个万亩圩口,也是青通河、七星河交汇处,历来是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6月底开始,受强降雨和长江水位影响,童埠圩水位快速抬升,7月6日3时达14米警戒水位,7月11日2时达15.59米保证水位。

为全力以赴做好防汛抗洪救灾工作,青阳县推动指挥体系全面下沉,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别坐镇县防指、童埠圩指挥调度,12名县级负责同志下沉联系乡镇驻点指挥,13名县级负责同志驻守圩堤一线,将“指挥所”搬到了“最前线”。

“指挥所”前置,带动防汛力量进一步有效整合、高效运转。童埠圩每个责任段,至少1名技术人员24小时在岗指导,党员全天候带头巡堤查险,提升技术指导的科学性、及时性。

7月10日21时,童埠老街发生漫溢险情,指挥部连夜组织力量抗洪抢险。

“水从老街漫到圩里,如果不及时处理,后果不堪设想。”青阳县政府办副主任、童埠圩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汪越峰介绍,当天晚上,指挥部连夜组织力量,投入抢险人员105人次、各类车辆385台次,块石、碎石、砂石、土方6700余吨,填筑子梗420米,将险情化解。

7月11日起,为应对大水,青阳县又对童埠圩堤防进行全线测高,对不足17.2米高程的4.1公里堤段加筑子梗。截至7月18日,童埠圩共排查除险9处,加固圩堤3420米,散浸压渗800米,开挖排水沟3800米、导渗沟50米。

“7月16日水位最高,圩堤没有什么问题。跟2016年相比,今年不管是提前准备,还是险情处置,都有很大改变。”52岁的党员詹琪,是青阳县新河镇乌龙村人,曾多次参加防汛抗洪,今年也是早早就来到堤坝上,党委政府的充分准备,让他对未来的防汛工作充满信心。(张磊 韩震震 苗子健 王锐)

(责编:吴西露、郭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