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怎么就火了 第二季播出时间

2019年12月28日11:22  来源:楚天都市报
 

“看《庆余年》了吗?真的好看!”在线下,这部穿越题材剧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地铁里,楚天都市报记者曾目睹多位年轻人拿着手机追剧;微博上,与剧情有关的内容三天两头霸占热搜;主演张若昀还被不少网友封为“85后男演员的实力代表”……

小说改编的剧集那么多,为啥偏偏《庆余年》红了?这里头,还是有点讲究的。

剧情大开金手指

《庆余年》改编自我省著名网络文学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按照故事设定,男主角范闲是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人物,所以,他天生就是一个文学神童——先是通过默写《红楼梦》在京都闯出名气,又经由两次斗诗大会闻名天下,连杜甫的《登高》和李白的《将进酒》都为他所用,谁能不惊为天人?

这种情节设置,加上主角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解决危机的强大金手指功能,正是当下被称为爽剧的作品的创作关键,观众能在这些情节中投射自我从而收获智商碾压等观剧快感,入坑《庆余年》也便不是难事了。

一是看着爽,二是无处不在的幽默。

一直追看《庆余年》的网友“mumuchoi”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提到,因为穿越梗的存在和编剧王倦的改编功力,《庆余年》中令人捧腹的段落实在太多。比如,剧中不时出现的现代网感词汇“更新”“机器猫”等就是一大笑点,“这些笑点不是为了幽默而幽默,它存在于现代思想与古代思想的冲突之中,你不会觉得刻意。”

此外,编剧王倦的人物创作理念也让观众多了代入感:郭麒麟饰演的范思辙天生就是个生意人,说起如何赚钱来头头是道,田雨饰演的王启年惯于见风使舵又是妻管严的反差萌设置,都让他们狠狠圈粉。

内核暗藏人性思考

当然,如果仅仅是爽和搞笑,18年前的穿越剧《寻秦记》就已经做到。在《庆余年》的拥趸们看来,这部剧在搞笑之外,其实隐藏着更为严肃的价值观和命题,为其增添了几分厚重感。

自媒体“影视产业观察”就提到,《庆余年》在表层的笑点之下,是对封建社会制度的质疑和对理想的追求,“从范闲对下人们以奴、婢身份为荣感到无奈,到他怂恿妹妹打破封建包办婚姻,从他原本准备独善其身,到最后对封建制度进行反抗,都体现着这部作品对人性和社会的思考。”

也有网友认为,《庆余年》其实是部亲子教育剧。

剧中,范思辙的性格跋扈但又畏惧,“跋扈是因为有娘亲的疼爱,畏惧则是因为父亲的严厉,在父亲面前他就只有顺从的份。”此外,父亲范建觉得范思辙不学无术、难担重任,可是在范闲眼里,这个弟弟的计算能力超强,是个财务打理的好手。专业人士直指,这段剧情就是对亲子关系的观照。

能在“十拍九扑”的男频剧里闯出一片天,《庆余年》的成功之处大约就在于此。

目前,该剧第一季已近尾声,第二季、第三季将在未来几年陆续上马。而张若昀最近在采访中提到,他将继续出演范闲,王倦也表示正在创作第二季剧本,网友们可以安心等待了。

(责编:刘颖、关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