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有个杨队长

2019年10月22日15:23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一口浓重的枞阳地方口音,说话有些急、经常沙哑着嗓子。这是铜陵供电公司派驻到定点帮扶驻村工作队副队长杨曙光的样子。

杨曙光,55岁,党龄18年,驻村帮扶一千多个日夜。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在这样的年纪能为扶贫做一些事情,我觉得很有意义。

杨队长,点子多

“杨队长,点子多”,这是虾溪村党总支书记左旭永对杨曙光的评价。

2016年杨曙光被铜陵供电公司安排到虾溪村驻村帮扶。初到虾溪村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负债累累的村集体,两委班子因为这样的村集体没有干事创业热情,更别提带领群众脱贫致富了。

如何破题?杨曙光那两个月天天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在去往贫困户的家里。经过两个月的走访了解,一项关于帮助虾溪村脱贫致富的方案拿了出来。他提出了以“果蔬示范基地”提升村集体经济,以“贫困户土鸡特色养殖”提升贫困户脱贫动力的双提升特色脱贫发展思路。

项目提出来,资金、经营种类、经营人才从何处来?还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杨曙光跟村两委班子商量,四处打听,还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营大棚的人才还真给找来了。接下来就是找资金。杨曙光找到单位扶贫办要来国网公益捐赠基金,同时找到政府、以及联合党委其他成员单位,大家伙对杨曙光的扶贫思路也是很赞同,都想办法解决了资金。果蔬大棚一期项目就这样建了起来。一下子为村里带来经济收入4万元,同时解决了5户贫困户就业,还通过合作社分红的形式,带动部分贫困户共享集体经济发展成果。这下子,大家伙都对这个杨队长有了不一样的评价。大家都说:“这个杨队长,有点子”。

当然,杨队长的点子还远不止这些,比如为村里建了小广场,将脏乱差的废地变成村民闲暇时休闲的美地。比如解决了村里排涝站的隐患,一举拔掉拖累村集体经济的根子。比如现在的果蔬示范基地已经发展到二期、三期,示范带动作用越来越好。比如通过赠送鸡苗让贫困户养殖土鸡脱贫。比如,他策划组织贫困户农产品产销对接会,让贫困户在家门口销售产品实现增收.....

杨队长,心真细

虾溪村贫困户吴国强对杨曙光的评价是:“杨队长,讲话有点急,但心真细”。

吴国强是虾溪村的贫困户,因身体不好,放弃外面打工生活回到家里。吴国强正为后面的生计发愁时,杨曙光找上了门,给他宣传扶贫政策,帮他办理免息小微贷款,养起了大鹅。从搭鹅棚买鹅苗到安装保温设备,杨曙光每一件小事都记得比吴国强本人还清楚。2018年1月,由于连日大雪,吴国强家养鹅大棚坍塌,一百多只即将出栏的鹅如果不及时出售,将会冻死,老吴一年的心血将会付诸东流。杨曙光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后,一边安慰着他,一遍联系着保险、四处谋访销路。经过协调,成功联系到帮扶单位铜陵供电公司,采用消费扶贫的方式化解了此次燃眉之急。

当然,杨队长心细这个特点,虾溪村的五保户周小老也是十分感同身受,周小老是独居老人,家里的内线布置也有很多年,房间的电灯的开关离床有一段距离,他冬天怕冷,起夜的时候非常不方便。杨曙光一次到他家看到这样的情况后,记在了心里,回去想办法联系公司共产党员服务队,为周小老家更换了内线布局,还给他赠送了床和被褥。周小老后来到村部说,改造完室内线路的当天晚上,他几乎一晚上都没睡着,抬个手就能够到的电灯开关,他反复开关了很多遍,温暖的被褥让他感受到被关怀的温暖。他说这要感谢党的好政策,也感谢有个心细的杨队长。

杨队长,我们服

“杨队长,我们服”,这是铜陵公司短期驻村帮扶的人员李传江对杨曙光的印象。

国网铜陵供电公司为了加强驻村帮扶力量,从2018年10月份起,每次安排两名能干的青年人才短期驻村帮扶,到目前已经是第四批。这些短期驻村帮扶的年轻人,见证了杨曙光的工作状态,每一位都对杨队长很佩服。

杨曙光今年已经55岁了,可是每天开展扶贫工作,比年轻人劲头还足。李传江刚到村里时,觉得杨队长就像个不停歇的机器一样,每天他都要到村子里贫困户家走一走,了解情况,他那一口标准的枞阳口音跟乡亲们打成一片。回到村部后,抽一点空还得录入资料信息,整理贫困户档案,有时候晚上在村里驻地的房间里,还看见他在对着电脑打着字。

驻村帮扶提思路解难题是关键的一部分,但完善基本台账,做到心中有本“明白账”也是非常关键的。贫困户台账数据信息是开展一切工作的基础。为全面、准确的掌握全村贫困户信息,2017年4月,杨曙光利用闲余时间,全面梳理本村扶贫领域存在的问题,可谓是下足了“绣花”功夫。前期统计的各类贫困户档案资料,因为没有具体的工作标准、没有规范参照,所以基本台账出现错误,帮扶措施没有针对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白天入户核查信息,晚上抽时间整理村级和贫困户档案,扶贫档案没有固定的模板,他就按照供电公司的档案管理模式,编制档案目录,统一档案标识,完善档案内容。五十多岁的杨曙光硬是死磕电脑,现在电脑这种辅助工作手段用得比年轻人还顺溜。

“杨队长对扶贫工作的那种坚持与韧劲、让我们打心底佩服。不过,每次听到他沙哑的嗓音时,我知道他其实也很辛苦。”短期帮扶人吴文兵这样说。(郜小兵)

(责编:刘颖、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