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全书》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在合肥召开

2019年09月21日10:1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方以智全书》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在合肥召开 李梦冉/摄

9月21日上午,《方以智全书》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在安徽合肥召开。会议由安徽出版集团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大学主办,黄山书社、安徽省古籍整理出版办公室承办。

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新闻出版局局长洪永平,安徽出版集团暨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民,安徽出版集团党委委员、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可等出席。

三十余年倾力共铸精品

方以智(1611—1671),字密之,出自明末著名的文化世家桐城桂林方氏。明崇祯朝进士,曾官翰林院检讨,南明永历朝拜东阁大学士。曾参与抗清斗争;被清兵逮捕,不屈;后逃禅;因案被捕,途中投水自沉。方氏诗书传家,累世习儒,自曾祖以来四世研《易》,在哲学、天文、物理、医学、语言、文学等诸多领域均有卓越的建树,其思想高度、学术贡献以及由此而确立的历史地位,皆足以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相并峙,被誉为“中国十七世纪罕见的百科全书派大哲学家”,“是中国十七世纪时代精神的重要的侧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杰出人物之一。

上世纪50年代末,相关机构即谋划编纂出版方以智的著作,其后虽有《东西均》《通雅》等书的出版,由于种种原因,《方以智全书》的整理出版工作久未进行。早在1989年安徽省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制订伊始,安徽省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委员会即将《方以智全书》郑重列入规划的重点项目,1992列入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八五”规划,其后顺延至“九五”“十五”“十一五”“十二五”规划,2009年列入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重大项目、2010年列入2011—2020年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项目、2017年列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方以智全书》从立项到出版延宕三十多年,其间艰苦备尝,究其原因之一是版本搜集极其不易。方以智一生著述极其宏富,然而由于其明遗民身份以及清廷文字狱的残酷,其著作多在禁毁之列。三百年来,除《通雅》《物理小识》流行较广、《药地炮庄》间有流传外,一些著述多遭散佚湮没,幸得方氏后人以家传抄本形式世代珍藏,一脉孤悬,不绝如缕。新中国成立后,方以智十一世孙方鸿寿先生将历尽千辛万苦保存下来的稀世孤本,捐赠给安徽省人民政府。一些重要版本深藏于全国或省内各大博物馆或图书馆,有些甚至是个人收藏,难得一见。

《方以智全书》对方以智存世著作尽量收全,尽量选用最好或最恰当的本子作为校点底本,并参校众本。方以智著作涉及多史实、多学科,一些内容或玄奥难懂,或史事不明,有反复阅读仍难有确解的。从事学方以智研究40多年的资深专家苏州大学蒋国保教授谈到自己研究《药地炮庄》的过程时,深有感触地说:《药地炮庄》虽流传了350多年,因为太难读懂,至今缺乏全面、系统、深入地研究。像《通雅》《东西均》等,经冒怀辛、李学勤、庞朴等诸位前辈知名学者整理,需要《方以智全书》的整理者在校点上下更大功夫,以改进标点提高质量。

谈及《方以智全书》三十余年的编纂出版过程,诸伟奇教授感叹:《方以智全书》的出版,理清了方以智一生著述家底,编纂方以智存世著作,并精心校勘、标点,化一为千百,既是深入研究方以智和明清思想史、学术史的需要,也是当代中华学人所要完成的文化担当和历史交待。

省古籍办彭君华主任说:《方以智全书》编校难度大,古文奇字多,加之很多原稿复印照相效果不好,往往需要查核版本、引文。每部书稿都在6个校次以上,部分甚至超过10个校次,同时还聘请专家审稿。在书稿编校过程中字斟句酌,一丝不苟,拾遗补缺,去伪存真,严格规范。

填补学术空白价值重大

近百年来,对方以智的研究渐成海内外学术界之热点,而对其著作的全面搜集、整理出版尤为学术界所关注和企盼。经过整理者、出版者的三十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方以智著作第一次全面系统的校点整理出版。《方以智全书》收录方以智著述36种,涵盖哲学、天文、物理、医学、语言、文学等诸多领域,其中20余种三百多年来从未刊行。《方以智全书》深入挖掘、整理、保护、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思想价值、学术价值、艺术价值、出版价值和重大文化积累价值。

在2019年9月7日至8日,由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主办、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协办的“方以智与中国哲学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对《方以智全书》的出版进行了高度评价。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教授对方以智思想研究高潮的行将到来充满期待。陈先生说:因方以智后期的不少重要著作一直藏在图书馆没有印出来,对作为大思想家、大哲学家的方以智关注度不够,研究很不理想。对《方以智全书》的整理出版,学界翘首以盼数十年。《方以智全书》出版了,一定要把方以智的研究做深、做广、做大。对方以智的思想研究必将带动对方氏之学的研究,带动明代思想史、明末清初思想史乃至整个中国思想史的研究。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吴根友教授认为:《方以智全书》的出版,为方以智研究提供了较为完整的材料,为进一步研究方以智提供了学术基础与便利。我们还应从重写《方以智评传》,开展方以智与晚明重要思想流派之间关系的研究,方以智及方氏家族与安徽地方学术关系的演进等方面,进一步展开方以智的思想研究。

香港理工大学朱鸿林教授认为:随着《方以智全书》等重要文献的整理出版,有关明清之际思想家的文献材料越来越丰富,在此基础上完全可以重新诠释17世纪的中国哲学史。

坚守使命谱写出版新篇

黄山书社是全国百佳图书出版单位,深挖徽文化和桐城派等地域文化资源,始终坚守古籍出版的专业方向,出版了一大批精品图书。《方以智全书》从立项到整理出版历时三十余年,黄山书社作为《方以智全书》的出版单位,一直都高度重视并服务好《方以智全书》的编纂出版工作,与多年编刊《安徽古籍丛书》的安徽省古籍办密切合作,在审稿、编辑加工、文字校对、整体装帧设计、印装等各环节从严要求,精细管理,确保本项目成为质量高、编校精、书装美、印装优的精品古籍图书。

整理出版《方以智全书》,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安徽数千年文脉,重点展示安徽文化强省的标志性成果。目前,黄山书社正在和《方以智全书》主编诸伟奇教授、省古籍办等规划出版《方以智全书外编》,同时还在筹划出版方以智著作的单行本等。黄山书社将不负使命,出版更多的传世精品,为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繁荣兴盛我国出版文化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责编:郭宇、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