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焦虑时,不妨调一下“频道”

2019年05月23日09:13  来源:中国教育报
 

  很多天使宝宝,一进入作业年龄就变成小妖精。而一向坚守母慈子孝的家长,陪起作业来虽然每每提醒自己全程都要保持镇定,但往往不久就怒火中烧慈爱全无,孩子痛哭流涕、家长血压升高,等孩子哭着睡去,家长又悔恨不已。如此反复,周而复始。

  这让我想起常给孩子们讲的一个故事:路上会遇到一片树林,穿过树林会见到一潭湖水,过了桥能看到一面镜子,往镜子前一站就能看到一座魔鬼的城堡,而一旦出现了魔鬼的城堡,就别想转身离开了。

  我问孩子们:“如果你不想走进魔鬼的城堡,该怎么办?”答:“不照镜子。”“怎么才能不照镜子?”“不过桥。”“怎么才能不过桥?”“不要穿过这片树林。”

  的确,过桥之前有很多机会躲过魔鬼的城堡,可以在任何一个地点转身而退。但是离城堡越近,我们越难控制自己的行为。这个过程,很像家长陪写作业的过程,一旦进入心烦意乱状态,便很难全身而退。为什么?在斯坦福大学罗伯特·斯波尔斯基教授的生物课上,我找到了答案。

  人类和自然界其他生物的身体都有个应急机制,一旦面临被攻击的生命危险,比如被一只狮子盯上,为了活命,必须做出“逃跑”或“对抗”的选择,一旦决定,身体各个系统就要协力配合,迅速增加糖皮质激素的分泌,将身体里储存的脂肪、蛋白质等迅速转化为四肢肌肉发力所需要的能量,同时提高脉搏和血压,将这些能量快速输送到四肢。这个应急过程相当耗费能量,与逃跑或对抗相关的身体部位获得大量能量的同时,与逃命并没有直接关系的消化系统、生殖系统、细胞自我修复功能等器官和功能会被暂时关闭,也包括理性思维和自制能力,毕竟活命要紧,谁会在生死关头跟狮子讲哲学呢?

  这项应急能力与生俱来,当我们愤怒和绝望时,身体就会出现血压升高、心跳加快、糖皮质激素增加、消化系统暂时停止工作等反应,难怪俗话常说“气得吃不下饭”,也难怪高血压病人在情急之下会突发中风。

  陪写作业的焦虑,与被老板训斥、排队被人插队、辛苦准备的晚餐被嫌弃时产生的生化反应一样。其实,让人焦虑的并不一定是家庭作业,而是我们日积月累的焦虑在陪写作业时被诱发出来了而已。

  目前家庭作业的确存在负担过重、重复枯燥等问题。但如果现有的家庭作业不可避免,家长该如何做才能避免心力交瘁呢?

  了解自己的情绪状态规律,提前预判和应对。家长不妨回想一下陪写作业的经历,找到每次从保持镇定发展成战火纷飞的共同规律。比如,孩子出现什么行为或状态时,我们会感到怒火中烧;孩子出现什么行为或状态时,我们会感到难以忍受;孩子出现什么行为或状态时,我们会怒发冲冠。同时梳理一下,在愤怒不断上升的过程中,我们的内心台词(“怎么这么简单都不会?”“学习这么差,以后怎么得了?”)和身体表现(心跳加快、脸颊发烧、呼吸急促等)是怎样随之发展的。

  这样有意识地关注自己的内心活动和情绪变化,就可以及时提醒自己改变和孩子的说话方式,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在我的亲身经历中,“中场休息”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当我感觉自己或孩子快要进入“树林”时,我会离开房间休息一下,也让孩子稍微休息一下,调一下“频道”,等到大人孩子的心情都恢复到正常水平以后再继续。“中场休息”可能只是去厨房里喝一口水,或者拿一张白纸随便涂鸦几下。短短几分钟暂停,可以避免局面向不可控制的地步发展。

  争取其他家庭成员的支持。罗伯特·斯波尔斯基教授研究非洲草原时观察到,一个猴群因为吃了游客留下的食物而引发集体食物中毒,那些平常作威作福的猴子都孤独地死去,而原来常被欺负的猴子在病中不断地相互理毛、相互拥抱,最终渡过了难关。中毒危机使这个猴群的文化从等级森严转变成了相互关心与支持的文化,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典型猴群行为特征不再成为主流。

  教育孩子不是父母某一方的责任,需要家庭成员的相互配合。当一方因作业问题而焦虑时,另一方可以适时提醒“中场休息”,用一个拥抱、一杯热茶或几句认可提供相互支持。在父母的相互配合和认可成为生活习惯的家庭里,焦虑也许不可避免,但焦虑的程度会轻很多。

  理解并宽容孩子的焦虑。在四面封闭的书房里,当孩子面对吼声震天、面红耳赤的父母时,就像被树枝缠住无法脱身的小羊面对两只饿狮,内心翻江倒海的情况可想而知。“你知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等怒吼,解决的仅仅是父母一时的情绪释放,对孩子的作业没有丝毫帮助。

  有时候孩子做作业不专心,可能是因为作业太难、身体太累、害怕做错,绝非故意想惹父母生气。如果不把孩子的压力疏导开来,就算命令他们将某个词抄写100遍也毫无益处。当大人孩子都心态良好、身心放松时,家庭作业就不是引发焦虑的导火索了。

  (作者系童书作家,著有《我不要巧克力味儿的苹果——剑桥妈妈的有机养育手记》)

(责编:刘颖、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