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APP过度索权“踩刹车”

练洪洋

2019年05月22日08:25  来源:广州日报
 

“我的手机APP一打开网页,就弹出各种抽奖小广告”“看个视频,却要求获取我的通讯录权限,不打开权限就无法观看”“下载后安装APP,需要获取我的地理位置信息,不同意就装不了”……手机APP要求权限过多、过度收集信息非常普遍,也是被吐槽和投诉的技术霸凌“重灾区”。(见昨日《人民日报》)

“公地悲剧”是经济学上的一种理论模型,可以表述为,公地作为一项资源有许多拥有者,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使用权,但没有权利阻止其他人使用,从而造成资源过度使用和枯竭。用户手机中的个人信息,本是“私地”而非“公地”,但在APP过度索权的语境下,“私地”照样上演“公地悲剧”,一些APP运营者怀着“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的心态,向用户过度索权。哪怕所得信息“千年用一回”,也要顺手索个权。

普通用户在下载、安装APP时,面对弹出“是否允许××访问你设备上……”的提示,总是“秒勾”,并不知道自己被索取了多少权限、让渡了多少隐私。今年3月,上海市消保委对39款手机APP开展涉及个人信息权限评测,结果显示:15款网购平台类APP中10款有问题,13款旅游平台类APP中7款有问题,11款生活平台类APP中8款有问题。可见,APP过度索权到了何种程度。值得玩味的是,评测同时显示,许多APP向用户所索取的权限并未在应用中进行使用。“宁可杀错,也不放过”彰显某些APP索权之贪婪。

对于“公地悲剧”,经济学家给出的方案是,明确和稳定产权。科斯定理证明,一旦产权明确规定,无论将产权划归给谁,最终总能达到该资源的最优配置和使用。应该说,用户个人信息的“产权”是明晰的,属于用户个人所有,既然如此,为何仍无法避免“公地悲剧”?理论从纸面落到地面,就像种子落地生根,需要外部条件作保障。个人权利的实现不能只有主张,还要有效保障,否则难免悬空。审视现实,无论是制度供给还是执行保障,都难言完美。对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网络安全法》明确必须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等原则。何谓“必要”,就要看解释者的身份了,网络运营者当然满足于用户所认为的“必要”。

问题存在不是一年半载,公众对此也啧有烦言,APP过度索权并未收敛,谁来“踩刹车”?在这方面,APP商店或应用市场、网络管理部门、消费者委员会、APP供应商、用户个人等都应该有所作为。以APP商店或应用市场为例,对于上架APP产品进行安全认证,可在源头上防止过度索权问题暗生;以消委会为例,不仅要对APP过度索权问题进行测评、披露,还可以对违法APP提起公益诉讼,以解决用户个人维权成本高、收益低问题。

社会进入“APP生存”时代,APP行为事关公众权益乃至公共利益,绝非小事,必须引起各方高度重视。对于APP过度索取问题,不能总是止于媒体呼吁。

(责编:黄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