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造假刷学时呼唤“吹哨人”

2019年04月30日08:14  来源:齐鲁晚报
 

为了防范“马路杀手”上路,学车考驾照的门槛越来越高,培训要求越来越严,拿证难度增加,但有些驾校却动起了歪脑筋。近日,江苏苏州市民王先生向媒体反映,苏州交运驾校是当地规模最大的驾校,但是长期以来,这个驾校违规使用多种作弊器材,为学员在驾驶技能培训过程中造假刷学时。媒体曝光以后,当地监管部门表示将严厉查处。

交通运输部与公安部两部委发布的《机动车驾驶教学与考试大纲》,对相应车型的学时有明确规定。驾驶员培训时,学员将自己的IC卡插入驾培管理记录仪,并按下指纹,才可以进行学习,才能算作有效学时。而只有学满相应的学时、通过所有科目考试后,才能拿到驾照。这套制度本是为了保证教学质量,防止偷工减料,却还是被一些驾校钻了空子。机动车驾驶是一项复杂的技术,世界各国都对机动车驾驶设置了准入门槛。学时造假使得实际培训大大缩水,驾驶技能难以熟练掌握,不仅影响学员考试通过率,也是在制造“马路杀手”,严重危害驾驶人和他人的人身安全。

据当事人介绍,苏州交运驾校利用指纹免签技术,为学员刷学时。只要把卡插进去,就会显示签到成功,根本不用学员本人到场。同时,为了应对有关部门监测车速算有效学时,驾校还专门为车辆安装跑码器,只要把跑码器打开,车辆不用启动就能显示车速。该驾校作为当地规模最大的驾校,尚且瞒天过海,遑论其他小型驾校。事实上,驾校学时造假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各地媒体都曾屡屡曝光。

驾校热衷学时造假,关键源于个体利益驱动。一方面,驾校造假刷学时,可以有力节约培训时间成本、教练人力成本,以及油费、车辆磨损费等,从而实现经济收益最大化。另一方面,对于时间不是很宽裕的学员来说,也是造假的受益者,可以大大节省学车时间,尽快参加考试拿到驾照。在驾校和部分学员心照不宣的“合谋下”,监管制度和培训质量就成了牺牲品。

应该说,从指纹打卡、GPS定位到人脸识别、视频监控,近年来有关部门为规范驾校培训设置了重重防火墙,怎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面出台一项新规,很快下面就找到了对策。究其原因,“外部监督太远,内部监督太软”是症结所在。培训发生在驾校内部,只有教练和学员在场,造假往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足为外人道来。作为局外人,有关部门很难对驾校驾培工作进行深入监管。无论是开展突击检查,还是借助媒体曝光,都难免“隔墙扔砖”的尴尬。追责处理的低风险,显然不能树立广大驾校对于驾培制度的敬畏,铤而走险也就不足为奇。

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遏制驾校造假刷学时,除了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不定期进行突击检查,更要强化内部监督,斩断造假利益链。一方面,要向广大学员宣传规范培训的重要性,使其认识到学时造假无异于饮鸩止渴,到头来害人害己;同时,建立奖励和保护制度,充分调动公众举报热情,解除后顾之忧,使其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扮演“吹哨人”角色。“吹哨人”这个词起源自英国警察发现有罪案发生时会吹哨子的动作,以引起同僚以及民众的注意。而从此延伸开来,目前我们所指的“吹哨人”是为使公众注意到政府或企业的弊端,以采取某种纠正行动的人。只有每一起造假行为都可能东窗事发,作茧自缚,驾校自然就没有了造假的底气,逐渐回归到规范培训确保质量的正道。

(责编:黄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