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东至:3200万元额度“信用村”的振兴之路

陈浩

2019年04月28日18:0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村里户户有银行授信、大户授信封顶50万元、整村信用额度高达3200万元……长期以来,由于缺乏足额抵押物,我国广大农村地区的农户们想要获得银行贷款绝非易事。但在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洋湖镇永济村,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当地党委政府和东至农村商业银行的共同推动下,永济村引来金融“活水”,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信用村”。得益于此,种养殖大户借助银行信贷资金加速发展,村民们集体致富有了奔头,永济村乡村振兴的步伐也迈得更加稳健。

“咱农民也有了信用贷款”

春日里,永济村村民周志刚很忙。

身为十里八村有名的苗木种植大户,他通过土地流转整合了村里1200余亩土地种植苗木。这样的规模,即便放眼整个东至县,也是数一数二的。趁着天晴,老周绕着自家的苗木基地边走边查看,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几天后,有一批苗木要被挖出、发往上海。

老周接触这一行很早。2000年前后,他就从事苗木贸易,几年后,他开始自己种植,这是由小及大的必经之路。现在的老周,在苗木行业里名气不小,旗下公司的客户目录中不乏绿地集团、秦森园林等知名企业,每年的销售额接近2000万元。

表面风光,但老周也有烦恼。

“苗木这个行当,大多是赊销,客户一般到年底才会结钱,加上日常经营、周转,以及流转土地的支出,我们的资金压力很大。”周志刚对记者说,以往,公司也从银行做过抵押贷款,但由于没啥抵押物,贷款金额不高、手续还麻烦。实在没辙时,只能从民间借贷,“最缺钱的时候,月息1分多的贷款也只能咬着牙借”。

2018年底,东至农商银行以永济村为试点开展“信用村”建设工作,行里的工作人员对周志刚的个人和企业征信、经营和资产情况进行摸底后,给予了他50万元的信用贷款额度,有效期为3年。这意味着,3年内,老周申请50万元以下的贷款,不用再去银行跑手续,在东至农商银行的APP上“动动手指”,钱就能到账。

今年初,急需资金周转的老周使用了这50万元的额度,贷款周期为1年,月息不过5厘多一点。对于这样的额度和利息水平,他颇为满意,“真没想到,咱们农民能贷到这么多钱,还是信用贷款”。

周志刚的苗木基地。邓汉波/摄

和老周一样直呼“想不到”的还有村民范仁龙。

在永济村,范仁龙是出了名地吃苦耐劳。他流转土地,种植白桃、油桃、黄桃、油茶,种植造纸必需的青檀,甚至还经营着一家红砖加工厂。平时,在他家帮工的村民就有十几人。

今年,他又流转了几百亩土地,用于种植优质水稻和油菜,同时,在家门口的2亩地上准备盖一间油菜加工车间。村里人都打趣地称他家是“集团化经营”。不过,摊子铺得大,让范仁龙尝到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

好在,“信用村”建设同样为他带来了50万元的信用贷款额度,“这下,建设加工厂的资金总算有了着落”。一二三产同步发展,范仁龙在银行资金的助力下,正实践着“新型农民”发展之路。

“产业兴旺了,乡村振兴才能开好头”

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了解到,2018年底,东至农商银行通过入户摸底,综合资产、信誉度、房屋等情况,对永济村456户农户中的333户进行了授信,其中,准入类户均授信10.55万元、管控类户均授信6.23万元,授信总额近3200万元。截至目前,已发放贷款40户、金额总计200余万元。

“农商行,‘农’字当头,为农村发展提供所需的资金扶持、助力乡村振兴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东至农商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陈礼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个体经营户、广大农户在创业、消费、子女就学等方面的资金需求,2018年,东至农商银行推出了“整村授信”信贷服务新模式。从受众上来看,它是“劝耕贷”的有效补充,突破了以往涉农信贷产品贷款主体只能是企业的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整村授信模式下的贷款无需提供抵押物,而是纯信用的,这破解了农户大多无足额抵押物的难题。同时,这一模式具有“一次授信、3年有效”“随借随还、按日计息”“贷款利息较低”等好处。

在尤为关键的风控方面,东至农商银行并不担心。之所以选择永济村作为试点,是因为村“两委”威信较高、对村里情况充分掌握,前期摸底工作中,村“两委”的意见也是行里授信的依据之一。同时,东至农商银行还采用一些专业的风控手段,如一般农户贷款上限为30万元、大户不超过50万元,30万元以上贷款需按季度付息等。

陈礼明说,从大局上说,整村授信是乡村振兴的有力保障,从行业内部角度来讲,它是普惠金融、金融支农的具体实践,“当然,我们也希望通过服务三农,增加自身影响力,实现双赢”。

在洋湖镇党委书记徐洪河看来,“信用村”建设意义重大。

一方面,它为农村种养殖大户的发展注入了金融“活水”。以前,农户发展一旦缺乏资金,只能找亲朋好友甚至是民间借贷想办法,部分资质较好的涉农企业虽然能够从银行贷款,但提供抵押物、担保、履行一系列手续也颇为繁琐。“以往的模式,不仅速度慢、额度低、成本高,甚至还会出现不可控风险。”

徐洪河认为,整村授信有助于种养殖大户们实现从依赖自身滚动式发展到“插上金融翅膀”的跨越,对产业兴旺乃至乡村振兴都影响深远,“毕竟,只有产业兴旺了,乡村振兴才能开好头、有基础”。

另一方面,整村授信促进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让老百姓们更加看重信用。就拿永济村来说,在村里,拥有较高的授信额度也成为了一种荣誉。

“当然,整村授信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消费,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徐洪河说。

据悉,下一步,东至农商银行将进一步推动“信用村”建设工作,在扩大覆盖面的同时,加快线上线下融合、打通数据壁垒。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当地农民只需在APP上输入相关个人信息,就能即刻获得银行授信。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