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当天痛失爱女,马鞍山这位75岁老父亲做下这个决定

2019年04月07日19:29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4月5日是2019年清明节,当天14时50分,75岁的朱永昌永远地失去了自己39岁的女儿。2个小时后,他作为执行人,忍痛为女儿办理了遗体捐献手续。

在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病房长长的走廊上,他亲手将女儿抬上将被运往医学院的木板床,并目送女儿离开。没有人知道这位年过古稀的老父亲当时的心情。4年前,在他填写的《遗体捐献志愿书》上,执行人一栏是女儿朱震环的亲笔签名。

与死神赛跑的156天

马鞍山市人民医院ICU内,每天都在上演生命与死神博弈的瞬间。对于出生于1980年的朱震环来说,年轻并没能为她带来胜算,反面成为体内癌细胞快速扩散的一个原因。

从2018年11月1日确诊胃癌晚期到离开,只有短短156天。期间,她历经了化疗、手术、术后恢复、术后复发、癌细胞扩散等饱含痛苦的求诊历程。

确诊初期,朱震环在市人民医院接受了4个疗程的化疗,效果明显。在相关指标达到手术条件后,她于3月5日在南京肿瘤医院进行了手术,将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手术较为成功。出院后,朱震环的饮食情况一直不理想,但精神状态很好。就在3月23日,朱永昌看外面风和日丽,还和老伴带着她去市政公园看了樱花,一家人很开心。

朱震环生前照片。

病情变化起于3月24日下午,朱震环突然开始发烧,住院后检测发现,她的癌细胞相关指标,又恢复到了化疗前的数字。之后就是一直烧烧停停、停停烧烧。到了4月3日,朱震环的手部出现紫癜,当晚,医院组织会诊,讨论的结果是“不可逆,最多只有两三天时间了。”最终,朱震环于4月5日14时50分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第二次填写遗体捐献志愿书”

朱震环去世后的1个半小时,朱永昌就在ICU的会议室里,为女儿填写了志愿登记书,将女儿的遗体和角膜捐献给医学事业。

就着ICU各种仪器设备紧密运行的紧张气氛,朱永昌一笔一划地填完了所有的资料。这些资料他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早在2015年,他曾为自己办理过这一手续。“当时我登记的时候,执行人是我女儿,让她签字时,她哭了不肯,我说你要是孝顺我,就尊重我的意愿,最后哭了几天才签的字。”朱永昌回忆。

当时的朱永昌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自己竟然还要成为女儿捐献遗体的执行人并且执行了捐献过程。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其中夹杂着多少悲痛和不舍,需要多少决心和勇敢作支撑。

朱永昌说。有一次,父女俩在散步时,朱震环突然问父亲,“爸,你说我以后如果人走了,器官可还有用啊?”朱永昌回答,“如果没用的话,不行你就学老爸呗,整个捐了不就行了。”

“这一百多天,我一直和女儿相互鼓励,我鼓励她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她鼓励我也要保重好身体。我是她的父亲,我要给她力量,如果我自己身体不好,我还怎么给她力量?如今她走了,我也不能倒下,我要把承诺她的事办好。”

 

“生不跟旁人争名夺利,死不跟后代争一寸土地”

生于1945年的朱永昌退休前就职于万马机床。早在2001年,他就在媒体上看到一篇有关南京市一例遗体捐献志愿者的报道,当时便在心里种下了这个意愿。2015年,他决定实践这个意愿,正式登记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虽然老伴和女儿一开始都不同意,但我很坚持。因为我的父亲母亲的思想很超前,在1976年的时候,就正式宣布坚持火化,绝不土葬,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在那样的年代就能有这样的意识,我也要向他们学习。”朱永昌说。在他的家里,还有一封未发出的《致兄弟姐妹侄男侄女的公开信》,信中写道,“如今国家土地资源紧张,我生不跟旁人争名夺利,死不跟后代争一寸土地。”“不如捐了给医学事业做一点点贡献。”说到此处,朱老梗咽……

据了解,朱震环是马鞍山市今年第四例遗体角膜捐献者。截至目前,我市共有256位志愿者成功登记为遗体捐献志愿者,43人次成功捐献遗体器官角膜。(来源:皖江晚报)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