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查前两个月,安徽这位正县级干部还在收受巨额贿赂

2019年03月18日08:17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他出生知识分子之家,从小接受严格的家教和良好的教育,32岁就在众多优秀人才中脱颖而出,被公选为市卫生局副局长。

走上领导岗位后,他抵抗不住不法商人的围猎,心态失衡,踏上了追求“钱途”的不归路。

“我曾经是一名年轻有为、积极向上的青年干部,如何蜕变成了犯罪分子,回想起来,真是不堪回首。……”高墙内,蚌埠市卫计委原党委委员、副主任赵春淮细数自己的罪行,几度哽咽。

2017年,蚌埠市纪委监委在办理一起案件中掌握了赵春淮相关问题线索,经初核发现赵春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18年3月蚌埠市纪委监委对赵春淮立案审查,2018年7月,经市纪委常委会、市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赵春淮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防线在围猎下失守,本色在失衡中腐蚀

翻开赵春淮的简历可以发现,他也曾经是一个有追求,有抱负,积极向上的年轻干部。出生成长于知识分子家庭的赵春淮,从小受到严格的家教和良好的教育,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家中兄妹三人都考上了大学,个个成才。大学毕业后,赵春淮分配到市级医院当临床医生,因工作出色很快被提拔为医务科长。1998年参加全市公开选拔,脱颖而出被公选为市卫生局副局长,当时年仅32岁。

担任领导干部初期,赵春淮对自己的要求一度非常严格,头几年甚至连单位配备的公车都不使用,骑自行车上下班,生怕别人说青年干部爱享受,带来负面的影响。但随着地位的提高,权力的增大,周围说好话的,求办事的人越来越多,赵春淮的思想也悄悄的发生了变化,开始骄傲自大,私心膨胀。此时的赵春淮手握审批实权,医疗机构的设立、变更、评级都需要他签字同意。

2004年,影响赵春淮人生轨迹的“重要人物”——莆田商人陈某来蚌埠开办医院。为了打入蚌埠医疗市场,陈某找到赵春淮希望给予关心帮助。医院投入运营后,陈某为表示感谢再次找到赵春淮,在他家楼下塞给他一个黑塑料袋,里面装有25万元现金。虽然深感震惊和害怕,但被贪念占了上风的赵春淮还是收下了这笔钱。也正是这第一笔巨额贿赂彻底击溃了赵春淮内心深处已经动摇的防线。

2006年,陈某为了医院变更地址和申请执业登记先后两次找到赵春淮请求帮助,并分别在事前和事后到赵春淮办公室各送了5万元现金。为了傍上这棵大树,从2004年到2017年的13年间,陈某在每年的春节、中秋节期间,都给赵春淮送去1万元现金。仅陈某一人,赵春淮就受贿61万元。

贪欲一开,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在市卫生局副局长、市卫计委副主任的职位上,赵春淮利用职权,共收受陈某等8人所送财物计78.5万元。

大权独揽利令智昏,疯狂敛财变本加厉

2007年,赵春淮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次辉煌——他被提拔为正县级,担任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我是想把医院从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地推进,是奔着这个目标去要大干一场的。”想大展拳脚、实现抱负的赵春淮,心里琢磨着换了一个新的单位,过去的就算了,在新的岗位上重新严格要求自己。为了提醒自己,还在工作日志上用浓浓的黑体字写下“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等廉政警言。然而,墨迹未干,赵春淮在三院的第一个项目——门诊大楼的建设上就没管住自己。

2007年5月,三院门诊大楼项目对外招标,某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陆某通过朋友引荐找到赵春淮,并带上10万元现金请他在项目招标中予以关照。赵春淮同意帮忙但当时并没有收下这笔钱。顺利中标后的一天,陆某约好赵春淮在三院附近的车上送给他30万元现金。为人办事后,赵春淮这次没再推辞,而是笑纳了。整个工程期间,每到传统节日前后及工程最后的决算审计阶段,陆某都会送给赵春淮现金,先后一共7次,每次都是30万元,之后还在逢年过节陆续送上礼金。仅门诊大楼一个项目,赵春淮就收受现金221万元,这也是他单项业务中收受金额最大的贿赂。

尝到权力带来的甜头,赵春淮的胆子越来越大,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设备采购、人员招聘、药品采购都成了他的生财之道。而这正中了一些不法商人的下怀,为了得到赵春淮的“恩准”,这些商人们挖空心思,竭尽所能地围猎这个大权独揽的一把手。而赵春淮在围猎中早已忘乎所以,打着加快医院发展的旗号,玩弄权术,疯狂敛财。

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理张某为了获得赵春淮好感,多次利用医博会、学术交流等形式,安排其在深圳、厦门、重庆、内蒙等地旅游、宴请,两人之间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2008年、2010年、2011年,张某先后在其公司彩超中标后,送给赵春淮现金3万元、5万元、10万元现金。2012年,这家公司再次中标一台金额为115万美元的64排CT,为了感谢赵春淮的帮忙,张某再次奉送上回扣。因金额较大,赵春淮授意张某将回扣换成11.7万加元,汇入了其亲戚在海外的账户内。5年时间,仅张某一人就向赵春淮送上了30万元人民币和11.7万加元。

从2007年到2014年,医院的设备和药品采购几乎都打上了赵春淮的烙印,先后收受张某等13人所送财物计298万元人民币及11.7万加元。这也是他收受贿赂最多的业务项目。

惊弓之鸟难收手,深陷泥淖悔已迟

赵春淮在忏悔书中说,到了后期,收受贿赂的总额越来越大,心里压力巨大,想把以前收受的贿赂都退回不大可能,想不再收了也不可能,因为有些事情已形成了惯例,很难收手了,麻木了。他明明知道这些送来的钱像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哪天就爆炸了,也只能收下去。

随着反腐力度的不断加大,看到身边接二连三被查处的违纪违法人员,赵春淮的内心受到很大触动,想到自己的重大违纪违法问题,感觉利剑悬头、冰冷刺骨,心情低落到极点。即便如此,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凭小聪明应该能搪塞过去。他将收下的贿赂先是存放在银行,后来数额大了,害怕被查,就一点一点以现金的形式转移到亲戚家,以逃避检查。同时,他向组织申请调整工作岗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2014年年底,赵春淮调整回市卫计委工作。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如愿离开“是非之地”的赵春淮在市卫计委副主任的岗位上还是没管住自己,仍然利用手中的审批权力收受四家医疗机构奉送的现金12.5万元,甚至在被留置审查前两个月的2018年春节前夕,还在办公室收受巨额贿赂。

纸终究包不住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贪婪和疯狂终究有抵达终点的一刻。

2018年3月26日,市纪委监委启动对赵春淮的审查调查,当办案人员来到赵春淮办公室,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时,他才彻底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灵魂如果被金钱锈蚀,堤坝便不摧自毁,腐败堕落就会如决堤之水,将贪婪弄权者淹没于污浊与肮脏中不能自拔。党员领导干部如果缺乏防范意识,放松警惕,甚至像赵春淮那样谋求自我安慰,就如同“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很容易坠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来源:江淮风纪

(责编:鲁先红、常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