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灯“守艺人”

2019年03月13日10:37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在岳西县田头乡,正月戏灯有着悠久的历史。每到正月初,近百人组成的花灯队,挨家挨户进,表演穿花灯、舞狮子、唱高腔等节目,每户戏半小时左右,以此祈福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美满的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制作花灯的老手艺人林国平,56年默默坚守,成就了深山里一年又一年的盛会。几十年的潜心钻研,练就了炉火纯青的花灯制作技艺,他说,若是有人想学,他愿倾囊相授,只希望将这一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阔别26年 再现灯会盛景

“到我家戏灯是初八晚上,前后热闹了近半个小时呢。”说起正月里的灯会,67岁的林程根一脸兴奋:先有两盏报喜灯来报信,说戏灯队伍马上就要来了,紧接着,12盏正灯进了门,后面跟着双狮、亮旗、八仙、亮对、亮扁,总共有27盏灯,再加高腔演唱及锣鼓喇叭伴奏,83人组成的戏灯队伍,浩浩荡荡就进了家门。节目表演从穿花灯开始,满堂的花灯,变着花样来回穿梭,眼睛都不知看哪儿好了;花灯停下后,双狮便开始摇头摆尾,翻腾跳跃,威武得很;舞狮之后,是文戏,八仙演起了《八仙过海》、高腔也唱了起来……到结束时,已近晚上12点,因有戏灯不过12点的习俗,灯便靠在了林程根家,第二天晚上6点钟,从他家出发,继续前往下一家。

“好多年都没有这样热闹过了。”林程根说,上一次方边村北山片办平安灯会还是在26年前,去年听说灯会要继续办起来,他特别开心,带头捐了3000元,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也能看上村里的传统灯会。在正月的灯会中,他家父子三人齐上阵,他是执报喜灯的,大儿子负责打鼓,小儿子扮演“八仙”中的铁拐李。这些戏灯的才艺,他是从老一辈那学来的,今年他又将其传给了两个儿子,手把手教他们怎么打鼓、怎么扮演铁拐李,“这样的文化遗产,理应要传下去。”

“现在日子过好了,老百姓都有这样的文化需求,希望能再拾起老传统。”灯会的组织者余先治说,去年发起倡议时,村民们表现得都很积极,北山片8个小组107户全都参加了,户户都有捐款,少则300元多则数千元,花灯队也都是本村人,买衣服、化妆、表演节目,村民们都是自己准备好。

今年的北山平安灯会,从正月初六傍晚6点开始,挨家挨户戏灯,每晚12点前准时靠灯,到正月初十晚十二点圆满圆灯。

扎灯56年 在寂寞中坚守

花灯制作人林国平,今年灯会的27盏灯,有19盏出自他之手。

今年66岁的林国平,10岁开始自学花灯制作手艺,经他手而出的各式花灯不计其数。但现在仅剩的,只有一盏走马灯。这盏走马灯,造型很是精美,外形像一顶轿,有内外两层,内层圆形灯罩上,画有人物、花草,外层是六边形灯罩,每条棱皆以镂空彩纸衔接,镂空的细碎花纹都是用刀刻出来的,每个角上还挂有长长的花穗,绿叶红花,彩色穗子,颜色亮丽夺目。

“这盏灯最大的特点是遇热会自己转动。”林国平拿来两支蜡烛,点燃放进灯里,很快,灯就转了起来,灯面上绘制的图案也跟着动了起来,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林国平介绍,这盏灯中间有根流气管,顶上糊的是用报纸剪的百叶,蜡烛产生的热力,会驱动流气管带灯转动。要让灯转起来,可不容易,制作的时候需要注意很多细节,比如,里层圆形灯罩上的四根竹篾,每根之间的距离必须是一样的,差一点点,灯都不会转。这盏灯他花了两天时间才做好。

林国平的花灯技艺,很多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10岁时他就开始扎花灯,自己摸索,想怎么扎就怎么扎,做好后送给周围的小伙伴们玩。后来他也跟着当地扎花灯的老师傅学过,农忙之余,扎花灯一直是他最大的爱好。花灯上的画,都是他用毛笔画的,他的房间布置得像文人的书房,笔墨纸砚样样都有。

在村里,像林国平这样会扎花灯的老师傅屈指可数,今年灯会,他承担了绝大部分花灯的制作,从腊月十二开始,每晚得忙到12点钟。灯会的花灯,大小不一,形式多样,有报喜灯(2盏)、正灯(12盏)、亮旗亮扁亮对(5盏),就算是他这样手脚麻利的老师傅,每盏灯至少也得花一两个晚上。比如正灯里的双八角,有12处凹进去的、8处凸出来的,单是缠灯篾的纽子就要100多根(灯篾之间需要用皮纸搓的纽子来绑定,一来永远不会松动,二来可保证每处的捆绑力度是一致的)。

“一盏花灯,从刨篾、做骨架,到糊纸、贴花、描图做画,全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林国平独居在山里,他说,扎花灯最讲究的是“精准”二字,需要安静的环境,得全身心投入。竹篾的厚薄、长短,绑骨架的力度,都得是一样的,必须精准到分毫,差一点点都会影响到整体造型。他刨的灯篾,厚度不足一分,跟圆珠笔芯差不多粗细,他说,只有灯篾刨得足够细,扎出来的花灯才灵巧。

随着年岁增长,林国平开始担心起了技艺传承问题,多年前妻子因难产去世,家中独剩他一人生活。他说,若是有人想学,他愿倾囊相授,只希望将这一传统技艺传承下去。(查灿华 吴传攀 蒋向华)

(责编:范晓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