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监狱21名服刑人员回家过年:已全部“归队”

2019年02月12日17:18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2月4日,除夕,安徽出现大面积浓雾天气。清晨5点,当人们还沉浸在梦乡中等待太阳升起,准备扫门窗、贴春联、过大年的时候,安徽20所监狱的21名服刑人员早已起床收拾好了行囊。因为,这一天,是他们离监探亲的日子。

今年过年不用再撒谎了

上午7点,监狱大门缓缓打开,服刑人员王某在民警的陪同下走了出来。王家姐弟立马奔了过去,与父亲相拥在了一起。

“今天过年,都别哭。”王某说。但彼此想要绷住眼泪的表情,掩不住思念的浓烈。王娟伸手帮父亲理着帽子,看到藏在里面的满头白发,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王某今年70岁,家住安徽淮南。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减刑1年8个月,余刑1年11个月。

因为雾锁高速,王某的回家路并不好走。但在车里,被亲情围绕的王某丝毫没有感到路途漫长,一路上与孩子们有说不完的话,想弥补这些年“缺席”的遗憾。

原来,由于妻子去世的早,王某一人将四个子女拉扯长大。如今家中母亲90多岁高龄,儿孙们成家立业,已经五世同堂。

“奶奶知道我回去吗?”王某有些犹豫地问。

“知道,在家等你吃饭呢。”见父亲面露担心,王娟接着说,“奶奶年年都盼你回来,我们不敢说实话,就骗她说你在外面要账,要到就回家了。”

听了女儿的话,王某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母亲年纪大了,虽然每次孩子们来探监时都说她身体很好,但他总会担心孩子们是在骗他。所以他一直在积极改造,争取早点回家见她一面。

下午1点,王某一家抵达家乡,去当地派出所报到后,立马赶回家中。还没跨进家门,王某就被家人团团围住。看到孙子、重孙子,王某又是抱又是亲,笑地合不拢嘴。但穿过人群,看到拄着拐杖的母亲时,王某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王某哽咽地向母亲道歉:“妈,我知道错了,我回来晚了。”

“爸,奶奶,今天过年,我们先吃团圆饭吧。”王军的孩子们想打破这种难过的情绪,张罗着两位老人与亲戚入座。

他与母亲有个约定

年三十的早晨,宿州监狱服刑人员丁某早早整理好内务,此时,窗外突然响起了喧天的锣鼓声,原来,是监狱服刑人员锣鼓队正在欢送离监探亲人员回家过年。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的丁某已经8年没有和家人团聚了。

早晨8点刚过,丁某便在民警的带领下经过各项检查走出监管区,并见到了前来迎接自己的儿子。已过而立之年的丁小延(化名)见到父亲后紧紧将其抱在自己怀中,喜极而泣,而丁某却颇为冷静,按照监狱要求更换服装,带上电子手环,安静地坐在车中等待返乡旅途。

上午10时,丁某在儿子的陪同下终于来到母亲的住所,见到了面容憔悴的母亲,丁某卸去了所有的心灵伪装,扑跪在病榻前,连着叩了三个响头,将头抵在母亲怀中放声痛哭,直言自己不孝,没能亲自奉养母亲,而丁母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却又说不出话,只是像孩子一般呓语。如此母子团聚的时刻让在场的亲友无不动容。

团圆饭罢,丁某来到弟弟坟前兀自跪了下来,将儿子带来的纸钱尽数洒在坟头上,只是说了句“阿忍,我对不起你”,便哽咽难语,良久,转身离去。

原来,丁某入狱后,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儿子不得已向在外地务工的叔叔求助,丁某弟弟探母心切,竟在返乡途中遭遇车祸,从此阴阳两隔。

当晚,夜色降临,丁某打来一桶热水,拒绝了儿子递来的板凳,跪坐在地上为母亲洗脚,细细挑去母亲指甲中的泥垢,“母亲,你我约定,您一定保重身体,我一定踏实改造,早日回来孝养您。”

或许,此刻,将成为他返回监狱后,最美好的回忆……

这次,我想回学校看看

“这次离监探亲机会来之不易,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你最想去哪里看看?”在离监探亲前的一次谈话中,宿州监狱狱政科长蒋磊问道。

他低头不语,沉思着,好像在回忆着什么,片刻后,他缓缓抬起头,用试探性的语气答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回学校看看”。

他叫王小可,“小学时每次考试从未掉出过全校前3名,中考以688分考入省示范高中淮北一中,高中时成绩也很不错,考个一本大学不成问题。”独生子女的王小可在父母眼中一直是全家的骄傲与希望。可一切的美好都在2011年的寒假戛然而止。

2011年1月份,正读高三的王小可结识了两个社会无业人员孟小辉、孟小号,对法律懵懂无知的他在挑唆下,为了追求所谓的刺激,以假装买东西为掩护,夺取商家中华香烟两条。初尝甜头后的他没有就此收手,先后多次在附近市县以同样的方式夺取商店香烟,共获利4万余元。最终,王小可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7个月。寒假过后本应返回学校的王小可再也回不去了,学习的地方不再是书声朗朗的校园,取而代之的是高墙电网环绕的监狱。

2月4日,监狱大门缓缓打开,一家人早已等在监狱门外,“妈,我回来了”像平时放学时跟家人打招呼一样,王小可用最简单的言语告诉家人自己的归来。此时王小可的母亲徐女士早已泣不成声,她张开怀抱去迎接那个曾经“走失”的让她最骄傲的儿子,只能重复着“回来就好”表达心中的喜悦。

2月4日下午,在父母的陪伴下,王小可准备去自己的母校——淮北市一中看看。路上,王小可打开了话匣子:“以前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们都喜欢我,因为我成绩好,现在,哎,成了囚犯,对不起老师的教育……”小可在学校里走了一圈,还在大门前拍了一张照片,但原本兴奋的心情突然变得低落。这条只有10分钟路程的回校路,他却走了八年,将来他还能回去吗?

此次离监探亲时间为3天。按照要求,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每天要向监狱报告自己所处位置和活动情况,并与管教民警进行微信视频接受监督。2月7日下午4点前,必须返回监狱。

离监探亲结束后,小可如期返回监狱,当晚,小可所在监区还组织了一场分享会。兴奋而归的王小可用两个词总结了离间探亲的所见所感,“第一词就是‘变化’,外面的变化太大了,大家知道吗现在人们不发短信了,都用微信,现在出门买东西也不用带钱了,用手机扫码就能支付……第二个词就是‘感谢’,能离监探亲首先感谢国家和政府的好政策,大家只要踏实改造,明年离监探亲的可能就是你们,其次要感谢我的亲人,尽管我犯了错误,给他们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你们的家人也不会放弃你们,他们正张开怀抱迎接你们的归来……”。

据了解,2018年元旦、春节期间及清明节期间,安徽监狱27名服刑人员离监探亲,去年至今,全省监狱共有48名罪犯享受到离监探亲政策。

据安徽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晓刚介绍,开展离监探亲是深入践行“五大改造”新格局的生动实践,实现了法度和温度的有机结合,有助于进一步提高服刑人员改造质量。

安徽监狱将从政治和全局的高度,规范化、常态化地开展离监探亲工作,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促进服刑人员积极改造、向善向好。(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朱显宇)

(责编:关飞、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