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救火英雄孟鸣之的“铁汉柔情”

2019年01月29日11:48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2019年1月18日2时27分,合肥市肥东县一粮油贸易有限公司谷物烘干机发生火灾,肥东县消防救援中队出动2辆消防车14名指战员前往处置,战斗员孟鸣之在烘干机顶部利用水枪向内部灌水清理阴燃时不幸滑落烘干机内,壮烈牺牲。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2岁。

孟鸣之曾参与过1500余场灭火行动。在2019年拍摄的新年视频里他腼腆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但愿我的战友、班长、家人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他祝福了所有他认识的人,却唯独没有他自己。

孟鸣之参加负重训练

一个特别憨厚的小伙儿

孟鸣之,广西桂林人,1996年12月出生,2015年9月从地方高校新生入伍,肥东消防救援大队四级消防士。在战友们的印象中,他是一个特别憨厚的农村小伙,个头不高,黝黑精瘦,不爱说话,在人群中并不容易引人注意,但时常露着两排明晃晃的大白牙,对着你腼腆地笑。

刚入伍那会,战友们第一次见到他,总感觉他身体瘦弱,说话声不大,很内向,像一个刚转学的小学生,目光里是陌生和不知所措。相处久了,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憨厚的小伙子,闲暇时间凑在兄弟们身边,大家笑他也跟着傻乐,打球时喜欢都把球传给了其他人,见到进球他就很开心。平常最脏最累的活,别人不愿意干,他都愿意干。在浓烟烈火前,他常常二话不说,冲在最前面。

慢慢地,他用自己最大的真诚和善意融入到整个集体,大家都很喜欢他。

生命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

2019年1月18日凌晨2时27分,肥东县一家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发生火灾,一个高约13米的谷物烘干机着火,如果不及时处置,会引燃周边6台大型机器和附属厂房,造成重大财产损失。

灾情就是命令。接到报警后,肥东县中队立即出动2部消防车、14名消防员赶赴火场。为尽快控制火势,孟鸣之和战友们迅速展开战斗,靠前作战,第一时间抵近烘干机底部,架设水枪阵地,实施有效灭火。

3时30分许,烘干机外部明火被扑灭,内部火势也得到有效控制,但仍有阴燃现象,不时冒出浓烟。此时,正值凌晨时分,由于缺乏人手,公司内部存储的18吨谷物无法及时转移。一旦灾情扩大,这批可供40万人食用一天的粮食受灾,势必干扰全县人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不可估量的社会影响。

人民利益大于天。经过进一步侦查,中队长李洋决定:在烘干机顶部架设水枪阵地,从观察口向内射水,加快灭火速度,彻底扑灭火灾。中队长一声令下,孟鸣之主动请缨,和合同制队员李晓俊一起,顺着唯一可用的、宽度仅为20㎝、垂直高度13米的楼梯爬到烘干机顶部,利用水枪向内部灌水,进行冷却降温和阴燃清理。由于烘干机顶部可用于操作面积仅为1.62㎡,中间还有0.25㎡的观察口,可供人员踩踏操作的实际面积仅为1.37㎡,登顶灭火的孟鸣之转个身都十分困难。看到抱着水枪一动不动的孟鸣之,李晓俊大声喊道:“班长,我们换一下吧,这样你太累了。”孟鸣之头也没回,回答道:“今天情况复杂,还是我来!没事,我挺得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现场烟雾越来越浓,有毒气体越来越多,从观察口不断溢出,将孟鸣之和李晓俊完全笼罩起来。气温越来越低,孟鸣之却全身滚烫,瘦小的身影在弥漫着烟雾和毒气的空间里忽隐忽现,持续战斗了2个多小时后,突然,孟鸣之听到空气呼吸器传来“嘀嘀嘀”的报警声。“晓俊,我的空呼没气了,马上给我换一个。”孟鸣之一边说,一边抱紧水枪,小心地移动身体,在最佳位置继续打击火点。话音刚落,他脚下一滑,从烘干机顶部滑落下来,掉入烘干机内部。

中队指战员立即展开施救,第一时间将他从烘干机内抬出来,并迅速送往肥东县人民医院救治。6时10分,火灾被完全扑灭。此时,孟鸣之已经躺在医院内,危在旦夕。上午11时40分,肥东县人民医院宣布孟鸣之因抢救无效,英勇牺牲,年仅22岁。

孟鸣之(左一)和战友们在一起

小孟,你的快递到了!

就在孟鸣之走的第二天,中队收到了写有“孟鸣之”名字的快递!这一刻,仿佛孟鸣之又回到战友们的身边,但望着熟悉的名字,他们又再度失神,泪流满面。“小孟,赶快下来拿快递,再不下来,我们就拆了!”战友们的“威胁”却再也唤不回那个憨憨的小伙子。

身边的战友一直无法相信他离去的事实,一群20多岁的小伙子哭成了泪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在整理孟鸣之遗物时,他们会时常恍惚,拿在手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成为战友们追思英雄的记忆,并一次次祈祷这只是一个噩梦,能够快点醒来。

孟鸣之的朋友圈则永远停留在了1月17日,他的个人签名写着:

“你才摔过几跤,就说这是人生,可是你就摔了一跤,怎么就一生了呢!”

从小有个消防梦

孟鸣之从小就崇敬消防官兵,他们就是他心目中的烈火英雄。怀揣着这份梦想,他毅然投笔从戎,离开家乡广西,报名加入了消防部队。

他虽然瘦弱,却特别能吃苦,训练从不含糊,别人训练爬楼五栋,他就爬十栋。支队组建集训队,集训队训练量大,又苦又累,不是所有年轻小伙子都愿意。孟鸣之主动报名进集训队,他瘦瘦小小,基础不好,训起来对自己却狠,800米负重能跑3分50秒,不是最快的,但绝对让队友对他由衷的敬佩。他讷于言,紧张时还有点结巴,人群里并不出众,但四个月集训他没有缺过一次训练课。带队干部说,他省心得让人心疼。

当兵的第2年,他就被选送参加了市消防支队的铁军集训队。第3年,就被任命为副班长,成为了中队、大队乃至支队的“训练标兵”。2018年底,他再次代表大队参加支队年终业务对抗赛,拿下大队个人总分第一,为大队勇夺支队总分第二名立下了汗马功劳。

4年,短短1562天,孟鸣之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场上。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训练中锻造出了钢铁般意志。虽然刚刚度过22岁生日,孟鸣之的身上早已伤痕累累。最长的一道伤口,是在训练时留下的,当时就缝合了6针。

作为消防救援队员,孟鸣之深刻理解“时时会流血,天天有牺牲”这句话的含义。即便面临生死考验,他也冲锋在前。

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只有不足2米。那是2018年8月15日晚上,肥东县内高速公路上发生严重交通事故,一辆满载32吨硝酸铵的半挂货车着火。危难关头,孟鸣之主动请缨,和战友们迅速抵近灭火、稀释降温,即便面对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他丝毫没有犹豫和退缩,而是多次往返前后方,按照指挥部命令,及时扑灭了明火,成功避免了一起可能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的火灾事故。

参加工作4年来,孟鸣之累计参加各类灭火救援战斗1500多次,从高空、水下等各类灾害现场救出遇险群众50余人,先后荣获优秀士兵1次、优秀士官1次、嘉奖2次,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

再也无法兑现与好友的诺言

孟鸣之牺牲后,一位开农家乐的大姐专程赶到了队里,为孟鸣之家人捐上了500元。大姐说,这个小伙子给自己家捅了好几次马蜂窝,一直不记得他的名字,却记得他憨憨的笑。“小孟跟我家儿子同一年入伍,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孟鸣之生前的好友也从广西赶到了合肥。“他上一次休假回家是去年8月,我还去车站接了他,他说今年过年带我到他家吃饭,没想到那一面竟然成了永别。”初中同学何一兰是孟鸣之生前心仪的女孩。“每次孟鸣之休假回家总是第一个见我,跟我说消防队里的趣事。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另一位好友蒋彬得知噩耗后,也连夜乘飞机赶到合肥,“说好的我结婚你当伴郎,你怎么就食言了呢?”在追悼会现场,蒋彬一度哽咽到不能自已。

“他家里条件不太好,父母在家务农,身体也不是很好,还有个上小学的弟弟。他想为家里分担些压力,不舍得花钱,总把零花钱寄给家里。”中队长王祥回忆说,前些天孟鸣之还给家里买了一部手机,可这个礼物他却没能按时寄回家里。

送给家人的礼物没有送出,队友们约定送他的礼物也无法送出了。“今年6月,他说他要戒烟,要省钱。我跟他约好,只要他戒了烟,过年就给他奖励。”王祥哭着说,孟鸣之前段时间已经戒了烟,中队很多队员看他戒烟后也以他为榜样跟着一起戒,“他做到了,我却奖励不了他了。” 

孟鸣之生前床铺

队长的礼物收不到了,手机也无法亲手交给父母了,和好友的许多约定也无法一一兑现了,但是孟鸣之的床铺仍然被战友们保留,点名时仍然会喊他的名字,因为战友们觉得小孟依然还在他们身边。

孟鸣之的家乡位于广西省的深山里,家里很穷。作为家中长子,又是唯一走出大山的孩子,他心里有着一份责任。入伍后,每次拿到津贴,他都第一时间寄回去,补贴家用。妈妈心疼儿子,在信中反复叮嘱他,留点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但每次他都说“队里伙食好,自己都长胖了,你们就放心吧。”

2018年12月1日,是孟鸣之的22岁生日,这个憨厚的小伙子郑重的许下两个愿望:一是回到爸妈身边,为家里盖一栋新房子,二是尽好消防员的义务,明年争取入党……

从业3年出警1500次

悲痛、感伤、遗憾……是这几天肥东消防救援中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可是他们还来不及悲伤,急促的警铃一次又一次把他们带到了火场。小伙子们一边流着泪一边整理着装登上消防车,他们多么希望出警回来能看到那露着大白牙的腼腆的笑。

肥东中队是安徽省出警量最大的一个中队,孟鸣之牺牲的那一天,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哭,紧接着就要奔赴下一个救援现场。

有人问,孟鸣之当消防员三年多怎么出了1500次警,是不是多了?可事实就是,他所在的中队一年就出警1500次,最多一天就出动了30多次。

面对困难危险,是前进还是退缩?孟鸣之用生命完成了这道选择题。(赵越)

(责编:关飞、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