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引江济淮工程考古现场:三千年前安徽人就爱住“高层”

2018年11月30日08:32  来源:安徽网
 
原标题:记者探秘引江济淮工程考古现场:三千年前安徽人就爱住“高层”

  被喻为“世纪工程”的引江济淮工程安徽段已经开工,建成后,滚滚江水将奔向淮河,惠及更多百姓。就在工程施工区域的地下,还埋藏着千百年来古人留下的印记。如何保护好这些文物古迹?今年,我省文物部门开始对引江济淮工程安徽段沿线文物遗址进行考古发掘。11月28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探秘考古发掘现场,揭开了三千多年前江淮流域人们群居的秘密。

1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4)

  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2 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出来的动物骨骼

  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出来的动物骨骼。

2 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出来的陶器,类似现在的蒸笼 (1)

  庐江三板桥遗址考古发掘出来的陶器,类似现在的蒸笼

  神秘方阵现身古河道

  在庐江县三板桥遗址的考古现场,一个个考古探方已经挖掘很深。紧邻旁边的引江济淮施工现场,河道雏形初现,现场挖掘机轰鸣,来来往往运输渣土的车辆排起长队,非常壮观。在探方底下,来自厦门大学的考古团队,正在现场清理出土的陶片、动物骨骼等物品。从高处俯瞰,整个遗址处于一个方形的高台之上,比周围的地面高出好几米。“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发掘,发现这个遗址位于两条古河道的中间。遗址旁边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壕沟,连接两条河道。”现场负责考古的领队张闻捷是厦门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他介绍说,该处遗址为古人生活聚居场地,“沿河而居,取水方便,并且还有一定的防御功能。”

  杨墩遗址现场位于庐江县柯坦镇境内,同样是一个台形遗址。来自安徽省考古研究所的领队余飞正带领着考古人员在进行探方布置。“目前在遗址里发现有类似柱状的遗存,这里原先是不是有一些大型建筑存在,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的发掘考证。”余飞说。

  发现动物骨骼和水稻

  张闻捷所带领的团队负责三板桥遗址的发掘。从 7 月 20 日进场,团队成员经历了酷夏,即将进入寒冬。每天早晨 6点半开始干活,一天要在现场忙碌至少 8小时。

  不过,辛劳和汗水背后的收获,让张闻捷团队比较欣慰。“这是一个典型的台墩类遗址,是安徽淮河以南地区的一大特色,不过发掘的却很少。”

  张闻捷介绍,遗址分为东墩、西墩、北墩,其中北墩是遗址的核心部分,总面积有4000 平方米。引江济淮工程是从墩子的一半经过,其中北墩发掘的是东半部分,面积大约1000平方米。

  从年代看,东、西墩的主体年代都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时期。北墩经历了三个时间段,最早能到新石器时代晚期,中段是商代末期到西周早期,末段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

  “从地层分布看,北墩的序列也十分清晰。”张闻捷说,北墩地层分为8层,最深处挖到4.2米,遗物十分丰富,发现了可修复的瓷器、陶器和少量青铜器共计200多件,陶片有200多袋。同时还发现了不少动物骨骼,比如鹿、牛、鸟和少量的马,“这应该是当时的人饲养或食用后留下的。”

  值得一提的是,北墩采集的土样中,还发现了稻谷的痕迹。“这说明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江淮地区已经开始种植水稻了。”

  “蒸笼”现身考古现场

  “这些是石器、这些是陶器、这些是动物骨骼,还有少量的青铜器。”在考古文物修复库房内,一排排清理出来修复一新的文物摆放在房间架子上。

  “你们看看这个陶器,保存得非常完整,其实这就是古人用来蒸东西的工具,类似现在的‘蒸笼’。”考古人员介绍,这个陶器高大约有 30 厘米,直径 10 厘米,底部为三足,中间是空心,用来装水进行加热,上部有密布的小孔,用来蒸东西,“这就是古人用来加热蒸东西或者进行保温的工具,你们看,发现的这些器物都不是很大,可以推测当时古人应该都是进行分餐制的。”

  古人住处平地起高台

  这块并不算大的发掘区域内,暗藏着不少乾坤。从目前发掘情况判断,这处台形遗址主要还是用于居住。

  那么古代的人们究竟如何在台墩上居住?“从结构来看,它的外围有一圈深壕沟,两侧正好连接着古河道,形成了一道防御性措施。”张闻捷介绍,台墩上中间一圈是房子,用于居住,而从地层上看,这里曾有两次建造房子的过程。人住在台墩中间,两边则各挖一个大坑,用于倒垃圾等物品。

  “比如我们发掘时就见到了一个埋藏十分丰富的淤积层,有明显被水泡过的痕迹。”张闻捷说,这其中能看到木头、编织物等。

  在庐江县柯坦镇的杨墩遗址发掘现场,正在发掘的台形聚落遗址也有 3 米高。为何当时的人们要住在高台之上?“这与当时的自然环境有关。”杨墩遗址发掘负责人余飞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由于南方地区河网密布,水患较多,因此古人选择堆砌较高的墩子生活。

  不过为了生活取水方便,选址一般在河道附近,而墩子周围必定会挖壕沟,起到防水和防御的作用。

  有利于了解淮夷族群

  当然,不同的台墩功能也会不同。“目前发现的大部分是居住功能,也有发现是手工业作坊的可能。”余飞说,这与当时的社会结构和聚落构成有关。

  据考古专家介绍,在江淮地区,台形遗址的分布非常密集。特别是江淮中部到西部地区,相比较东部,台形遗址不仅数量多,而且挨得近。

  “这与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地理位置有关。”张闻捷介绍,台形遗址经历的主要年代是西周晚期,通过文献记载,当时的周人为了掠夺南方的青铜资源,需要开辟由南向北运输的通道。庐江县所在的长江流域一带就在这条重要通道上。为了保证通道畅通,周人曾多次大规模征伐淮夷。而台墩就是在逐步南进过程中设置的据点,类似岗楼的作用。

  据介绍,淮夷是商周时期生活在我国东部的黄淮、江淮一带的古少数民族。夏朝以前生活在今山东、河北等地,称东夷。其中一部分逐渐南迁至淮河流域一带定居,被称为淮夷。

  “此前我们对淮夷大型聚落的发掘几乎没有,这次发掘对淮夷的族群构成、分布、文化面貌、生活形态的了解更加清晰。”考古人员介绍,不仅如此,安徽地区的江淮之间,尤其靠近长江流域的皖南地区对于台形遗址的发掘也非常少,台墩的结构、性质、文化序列、面貌都不清楚,这次集中发掘将能填补安徽的学术空白。

  □相关新闻

  沿线44处文物点需“抢救”

  国内高校专业考古团队支援,已完成6处古遗址抢救性发掘作为一项重大水利工程,引江济淮工程润泽安徽、惠及河南,造福淮河、辐射中原,具有保障供水、发展航运、改善环境等巨大综合效益,是国家重大跨省、跨流域调水工程。而做好工程沿线的文物保护也至关重要。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目前引江济淮安徽段沿线确定的44处文物点需要抢救保护。

  江淮流域文化遗存丰富

  “淮河流域是我国重要的文明发祥地之一,近些年发现了一些重要的古文化遗存。”安徽省考古研究所所长邓峰介绍,比如蒙城尉迟寺、蚌埠双墩、蚌埠禹会村、固镇南城孜、宿州芦城孜、亳州曹氏家族墓葬、寿县楚国都城等,它们犹如一颗颗明珠,分布在淮河两岸。

  江淮之间也是古文明发源地,文化遗存丰富,有凌家滩文化和环巢湖文化遗存,它们既是文明的中心,同时也是中原文化南下交流和南方自然资源北进的载体。

  在这一带内,密集分布着一种商周时期非常显著的遗址形态——台形遗址,面积一般在10000平方米,高出地面3米以上,时代跨越新石器晚期到西周时期,是研究商周时期最重要的文物遗存。

  44处文物点年代跨度大

  早在2014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就对引江工程沿线开展了专题调查,基本摸清了工程沿线的文物分布情况。随后结合规划图纸的优化调整,进行多次复查及论证,2017年8月,形成《引江济淮工程(初步设计阶段)文物考古调查报告》。

  2018 年 3 月,省考古所与安徽省引江济淮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引江济淮工程(安徽段)文物保护合同》。自此,引江济淮工程的文物保护工作全面铺开。

  “已经确认的工程沿线需要进行抢救保护的文物点有44处。”邓峰介绍说,44处文物点年代从新石器至晚清,以新石器至商周时期最多,年代较早,学术意义重大。从规模上看,这些遗址少则一两千平方米,多则上万平方米,体量庞大;从地域上看,庐江县文物点最多为20处,肥西县10处,寿县7处,合肥市高新区4处,枞阳、桐城和淮南各1处,分布范围较广泛。

  2021年可提交发掘报告

  “引江济淮工程的施工时间是六年,但留给考古发掘的时间只有两年。”邓峰说,为了保障考古发掘的进度,省考古所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邀请了国内具有考古资质的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等 12 所高校及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来皖开展合作发掘,并实行第三方监理制度。

  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34处古遗址的勘探,3 处古建筑的测绘,6 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目前已发现周代的部分房屋基址,出土文物多为鼎、罐、鬲、豆等陶器残片以及少量青铜小件。专家介绍,预计在2021年可完成并提交考古发掘报告。这一重大考古项目,有望获得大批考古成果,将带来一次学术研究的高潮,推动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明研究。(寿子童 记者 吴碧琦 王从启)

(责编:鲁先红、常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