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警示】从优秀警察代表、“十大杰出青年”到阶下囚

2018年10月27日07:47  来源:中安在线
 
原标题:【以案警示】从优秀警察代表、“十大杰出青年”到阶下囚

“今天站在这个被告席上,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现在的心情,我深深热爱人民警察这个职业,而今成了害群之马,给组织上丢脸,给人民警察队伍抹黑,对曾经工作过的单位领导、同事、家人造成了巨大伤害,只能在这里真心忏悔,请今天在场的同事及家人代我向所有人说声‘对不起’……”

2018年8月31日上午,站在广德县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旌德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原大队长汪步胜面对庄严的法庭,面容憔悴、目光暗淡,提及家人、同事时,不时频频拭泪,几度哽咽。

汪步胜在担任旌德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期间,违反政治纪律,违反工作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故意销毁账簿、截留罚没款滥发奖金补助、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挪用公款、徇私枉法,2018年7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仕途受挫 信念动摇

“肯吃苦、能干事”,谈起汪步胜,曾与他交往过的人,大多这样评价。

汪步胜出身农民家庭,父母勤劳淳朴,从小教育他要做老实本分的人,对社会有用的人,当汪步胜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俨然成为了父母心中的骄傲。刚参加工作时,汪步胜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有志青年,1999年被组织上提拔为单位最年轻的副科级领导干部,相继被评为“旌德县十大杰出青年”、“皖东南第四届杰出青年”,曾作为优秀警察代表参加全市巡回演讲,他勤恳的工作态度和出色的工作业绩得到同事和领导的一致认可。

心态失衡是汪步胜堕落的推手。事业的成功并没有带来理想信念的坚守,随着时间推移,汪步胜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在他心里,拼命工作并非仅仅为民谋福利,还有为了青云而上,一旦仕途受挫,理想信念的根基便开始动摇。

在基层派出所工作时,汪步胜原以为凭借自己出色的工作成绩很快就能调到县城去,看到身边人相继调到县城去了,自己在基层呆了10余年仍未见动静,内心产生了很大的失落感。汪步胜在忏悔书中写道:“因为仕途不顺,开始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变的贪图名利、贪图享受、贪图金钱了,抵制不了诱惑,自己的手也伸进了单位的‘小金库’。 ”为了办事方便和个人私欲,汪步胜开始动起了歪念,党纪法规的心理防线逐渐崩塌。在特(巡)警大队上任不久就违规设置了“小金库”,这个多达300余万元的“小金库”,让他办了很多别人不可办、不能办的事情,从中得其利、受其惠,滥发奖金补助、值班夜宵、招待费,甚至家中的汽车油费、维修费、手机费等都从这里支出。公家当成自己家,2013年至2018年,汪步胜以需要结账为由4次从“小金库”中提取8.69万元,报销个人汽车油费、维修费、手机费、餐饮费等4.5万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为了报答为其工作调动帮忙的企业老板王某“知遇之恩”,汪步胜2次从“小金库”中挪用公款90万元借给了王某。把单位当成了自家门店,自己家买车、单位同事王某做生意、刘某买房等,先后挪用50余万元,并从中获利6.6万元。

正如他自己所说:“心存侥幸,自己快退居二线工作的时候,马上就清理‘小金库’。 ”掩耳盗铃式的做法,从起初心存侥幸到最终丧失信念……,导致汪步胜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任性用权 执法偏差

“我对反腐倡廉的教育认识只浮于表面,没有把自己的种种问题深刻对照,忘了党的宗旨,忘了党的纪律。对党规党纪无知无畏,导致他法纪意识淡薄、思想防线崩溃。 ”汪步胜在忏悔书中写道。

在任职大队长期间,汪步胜总认为自己资格老,又是一个执法者,别人不可能管到自己的头上,挥舞着手中权力“魔法棒”,破规逾矩、违纪违法,甘于被不法商人“围猎”,为他们“了难”,以此换取不法利益。

任性用权,以赌养警。为了小集体利益,将大队查处的赌博、开设赌场等案件中追缴的涉案款,部分通过不开具法律文书、不作出行政处罚等方式逃避监管,将应当上缴旌德县公安局统一账户上的130余万元罚没款私自截留放在大队“小金库”使用,并以“线索提成费”名义对各办案中队按上缴涉案款的10%-15%比例发放奖励合计25万余元,违纪违法时间长达7年。

无视法纪,执法犯法。收了钱就要“了事”,在汪步胜的“运作下”,对涉嫌开设赌场的7位不法商人,应当立为刑事案件而不立为刑事案件,降格处理,包庇他们不受刑事追究。对本应受到刑事追究的涉嫌介绍、容留、引诱卖淫的大浴场老板夏某,从立案以来长达4年未对3名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甚至出现刑事卷宗遗失,导致难以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

私欲萌生,自毁人生。思想堤坝上出现裂口,腐败病菌必然乘虚而入。 2012年至2015年,汪步胜先后10次收受涉嫌开设赌场老板童某烟酒及购物卡,收受涉嫌介绍、容留、引诱卖淫的大浴场老板夏某购物卡及澡票。为了逃避组织审查,汪步胜故意销毁“小金库”会计账簿,毁灭证据。

正如他自己所说:“办理赌博案件还是延续老的执法理念,一切为了罚没款,而不是依法办案,执法观念发生了严重偏差。 ”执法的不公不严,对赌博案件的放任,导致政府公信力下降,很多人沉迷赌博,造成了许多社会矛盾。

对抗审查 终酿苦果

汪步胜在忏悔书中写道:“组织曾经找过我谈话,让我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但我却不珍惜,拒不交代自己的问题,对抗组织、隐瞒违纪事实,错过了主动交代的机会。 ”

2018年4月,县纪委监委调查汪步胜挪用公款的事,但他毫不珍惜组织给予的机会,对挪用特(巡)警大队“小金库”20万元公款借给企业老板王某进行营利活动的违法事实进行否认,还想方设法掩盖违纪事实,想当然地认为,组织审查就是查查资料、问问话,如果被问话的相关人员都能够口径一致,便可以蒙混过关,彻底走向了背离党和人民的一边。

机关算尽太聪明,自以为瞒天过海,为了逃避组织的调查,汪步胜安排妻子朱某与单位财务人员刘某订立攻守同盟,商定面对组织审查时,就说是个人连续3次将单位20万元借给妻子朱某开店使用,每次很短时间就归还了,规避挪用公款风险。此时的他以为一切安排妥当,可以高枕无忧。

2018年5月,当审查人员把汪步胜带到留置点接受审查时,汪步胜心存侥幸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如实交代了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的事实。

“正可谓‘万恶私为首’,私心是万恶之本,私欲是万恶之源。 ”正如汪步胜自己所说:“随着年纪增长,我思想不再单纯了,开始为自己考虑多了,变得公私不分,对管理对象送的礼金照收不误,长期私设‘小金库’、乱发津补贴、虚开发票、私车公养,尝到甜头一发不可收拾,与党的宗旨背道而驰,变成了私欲的‘仆人’,丧失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公仆本色。 ”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汪步胜在忏悔书中写道:“希望组织上能看在我多年辛苦付出和对自己深刻认识并能端正态度的基础上,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我多么期望能继续服务我热爱的事业呀! ”功不能补过,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江卫华)

(责编:鲁先红、常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