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潮”成就“凤还巢”的“阜阳热度”

【查看原图】

  阜阳新城区。记者李博摄

  题记:“把穷苦和梦想装进行囊,把脱贫和致富寄托远方,把青春和汗水奉献城市,把财富和希望带回家乡。在城市,铸造的是辉煌;回家乡,撑起的是脊梁。无论在哪里,你都与1000万父老乡亲共同大写着两个字——阜阳。 ”这首《阜阳农民工之歌》唱出了改革开放大潮中中国农民工的心声。

  40年来,历经改革开放洗礼的中国农民,已华丽转身,活跃在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各个领域。

  为了梦想,再苦再累也不怕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入城市成为普遍现象,农业大市阜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掀起汹涌澎湃的“民工潮”。

  最初,他们被称为“盲流”。他们中的大多数涌向了建筑工地和工厂,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们干的是最辛苦也是最危险的工作。然而,靠着勤劳和坚韧,这些被称为“盲流”的农村人,在城市顽强地生存下来。

  “作为全国五大农民工输出地之一的阜阳,输出的农民工是全国所有农民工中最能吃苦耐劳的,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是从事最脏、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作,瓦工、木工、油漆工、清洁工、掏粪工、挖煤工,卖菜、卖水果、卖早点、捡破烂,再苦再累也无怨言。”退休多年的阜阳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王学敏对记者说。

  老家在临泉县高塘乡、如今在北京做蔬菜生意的姚启中回忆往事,感慨良多:“1991年,我19岁,按农村习俗,到了该说媳妇的年龄,但是家里穷得叮当响,没办法,我决定和村里的几个人一块出去闯荡。走出去,或许能改变命运。”怀揣着过好日子的梦想,在邻居的帮助下,姚启中来到厦门。初到厦门,两眼一抹黑,尽管吃住条件很差,可他仍觉得比农村老家好得多,因为在这里靠体力能挣到工钱,一个月可以拿到几百块钱。这是他之前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为了攒钱娶媳妇,他在建筑工地上做工的同时,还帮助工地食堂干活,为的是能吃食堂提供的免费剩饭。在这里,姚启中吃了三年剩饭,也攒了5000多块钱。

  听说姚启中在外务工挣到了钱,家里有人开始上门提亲,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娶到了和他一样穷的媳妇李荣。之后,他带着妻子去北京卖菜。

  在北京,姚启中每天天不亮就骑着人力三轮车去蔬菜批发市场进菜,然后再骑车赶到西城区的广安天陶市场。在那里,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水泥台子就是他的摊位。卖菜吃了多少苦,姚启中已不愿过多回忆。每当累到极点,姚启中就鼓励自己:“偌大的城市,一定会有我们的容身之所,总有一天,我们农民工也会站在舞台中央! ”

  尽管在大城市扎根很难,但贫困家乡与繁华都市之间存在的巨大落差仍然吸引着大批农民像潮水一般涌向北京和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曾经任上海铁路局阜阳车务段段长多年的李亚伟回忆说:“以前阜阳火车站只是一个二等小客站,候车室只能够容纳300人。每年春节刚过,不断涌来的农民工便开始向车站聚集,车站成了人的海洋。寒风中,上万人等候在车站广场,看了让人震惊。 ”

  如今,阜阳火车站已成为京九线上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火车站之一,春运期间最高日发送旅客超过10万人次。许多农民工打趣说,这个车站就是咱农民工车站,没有咱农民工,就没有这个现代化的车站。因为当年汹涌的民工潮引起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先后投入10多亿元对阜阳站实施改造升级,从而使过去的小客站运能大幅提升。

【1】【2】
来源:安徽日报  2018年10月25日08:44
分享到:
(责编:马玲玲、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