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郑蒲港新区:产业“挑大梁”脱贫有“良方”

2018年09月12日16:18  来源:中安在线
 

郑蒲港同创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生产基地.jpg

  郑蒲港同创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生产基地

  据皖江晚报报道, 向贫困户敞开大门、开展农村饮用水改造……山鹰纸业和马鞍山华衍水务,因为“百企帮百村”活动扎根郑蒲港新区,以企业带动激发贫困群众脱贫的内生动力,为新区高质量脱贫注入强劲“动能”,成为郑蒲港新区强力推进脱贫攻坚的一处生动缩影。

  做强产业,是脱贫根本。今年以来,郑蒲港新区坚持把产业扶贫作为精准扶贫工作的重点抓手,已投入扶贫专项资金2780余万元,其中1063万元用于产业扶贫。通过持续推进“重精准、补短板、促攻坚”专项行动,郑蒲港新区依托生态优势,积极扶持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石斛、瓜蒌、毛豆等产业,推行“党总支+合作社+贫困户”的扶贫模式,积极探索特色种养新样板,乡村面貌焕然一新,为全区贫困户打造了一条“短期能增收、长期能致富”的产业脱贫之路。

郑蒲港姥桥镇姥长村140亩虾稻共生田.jpg

  郑蒲港姥桥镇姥长村140亩虾稻共生田

  “虾稻混养”走出致富路

  再有一个多月,姥桥镇姥长村的140亩虾稻共生田就能收割了。按照姥长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夏发平的话说,这是他们全村的希望。

  姥长村有一条主干道叫姥长路,路南有3000亩农田,圩田较多。“这里最适合虾稻混养。”夏发平说,这种一季稻一季虾的种养模式可以充分利用土地特性进行效益最大化,今年试验的140亩田如果收益好,会进一步推广,让路南边的老百姓都能尝到甜头。

  郑蒲港姥桥镇姥长村虾稻共生田 工人正在进行人工除草

  夏发平算了一笔账,虾稻混养田6月中旬投入生产,采用人工插秧控制苗间距,不打农药,到10月中下旬收割后,预计能收获4.5万至5.5万公斤稻谷。“村里成立了马鞍山姥长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通过直营店等各种方式售卖,这些稻谷卖的钱既增加了村集体收入,也提高了村集体为民办事的能力。”

  在夏发平看来,特色种养的优势在于能带动周边贫困户自力更生脱贫致富。“虾稻混养田的田间管理一直是贫困户在负责,我们按天结算工资,等技术成熟了,就把这种新的种养模式无偿教给大家。”

白桥镇陈桥洲村村民正在毛豆地里打药.jpg

  白桥镇陈桥洲村村民正在毛豆地里打药

  贫困户毛定银是姥长村特色种养的受益者。因大脑动脉瘤手术,毛定银一家欠下30万巨债,如今二级伤残的毛定银左侧偏瘫无法干重活,父亲又是聋哑人,仅靠妻子在外打工赚取微薄收入。2014年,毛定银一家建档立卡成为低保贫困户,家中墙上挂着一张精准脱贫的帮扶表格,上面详细记录着各项帮扶措施。今年,他与另两个贫困户一起,承包了村里2.7亩自种自养的田地,种起了毛豆,虽不及健康时赚得多,但一年政府也补贴4000元。

  “要不是有政府的扶贫政策,我们压根活不下去。”毛定银算了一笔账,种毛豆补贴4000元,低保金一年7248元,村里的公益性岗位一年18600元,再加上孩子的教

  育补助和妻子打零工挣的钱,如今,一年人均也有一万块钱收入。“之前的欠款已经还得差不多了,今年,我们家就能脱贫了。”

郑蒲港姥桥镇官塘村石斛基地.jpg

  郑蒲港姥桥镇官塘村石斛基地

  “一株仙草”长成大产业

  “上个月吊蔓西瓜卖了4.85万元,光伏电站也有10万元收入,还有村集体入股投资的石斛基地分红15.84万元……”姥桥镇官塘村党总支书记周德付算了一下,保守估计,今年村集体收入30万元还能出点头。

  然而,3年前,官塘村集体经济收入不仅为零,还债务缠身。

  官塘村村民主要依靠外出务工讨生活,留下来的基本都是老人和小孩。2014年10月,官塘村被列为贫困村,如何搞活村集体经济,成为村干部们头疼的难题。一方面因为前景不明朗,大伙顾忌太多;另一方面村集体还欠着债,大家积极性也不高。

  2016年,姥桥镇官塘村敢想敢试,率先开展金融产业扶贫试点工作,探索“一自三合”模式,结合当地特色产业,成立村生态农业公司,集中124户贫困户的620万元小额信贷资金,与国有同创公司共同成立了马鞍山思源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同创公司作为农业产业园,在大力开展园区带动扶贫户的同时,还作为思源公司的大股东,具体负责管理、运营和销售,官塘村生态农业公司则负责农户的土地流转和贫困户用工。通过建立石斛产业扶贫基地,在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的同时,带动了贫困户增收脱贫。

郑蒲港姥桥镇官塘村 村民收获石斛.jpg

  郑蒲港姥桥镇官塘村 村民收获石斛

  “石斛是我国传统的名贵中药,与雪莲、人参、首乌、茯苓、苁蓉、灵芝、珍珠和冬虫夏草并称为‘中华九大仙草’。”周德付回忆,基地撬动了官塘村产业扶贫的关键点,小小石斛也成了官塘村致富的“黄金草”。由于石斛的生长周期一般在3到4年,同创公司就采取预分红的形式。当年,官塘村集体拿到预分红款4万元,贫困户每户分得5000元。总额虽然不多,但村委会账面上开始有了收入。

  2016年,官塘村启动生态农场项目,去年年底完成基础设施建设,主要用于发展红提葡萄、吊蔓西瓜、黄桃、草莓等有机水果种植。就在前不久,刚刚成熟的4亩吊蔓西瓜,因糖分足、口感好且细嫩多汁,一上市就销售一空,为村集体带来了4.85万元的收入。

  “接下来将在西瓜大棚里种植草莓,顺利的话年底就能上市,这又将是一笔村集体收入进账。”周德付知道,一旦有了集体收入,村里就有发展条件,搞好公共服务,提升村容村貌,改善生产环境,最终给村民带来切身实惠。

郑蒲港白桥镇红旗村的瓜蒌基地 (2).jpg

  郑蒲港白桥镇红旗村的瓜蒌基地

  “瓜蒌扶贫”扶出好“钱景”

  初秋时节,在白桥镇红旗村的瓜蒌基地里,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贫困户尹贤芸正和十几位村民一起,忙着给瓜蒌除草。

  尹贤芸今年52岁,几年前,丈夫意外死亡,她和儿子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虽然种了8亩多田,但种田的收入难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2014年,尹贤芸成了贫困户。“我承包了8.8亩瓜蒌田,每年1亩田给我480块钱的管理费,一年下来能拿到4224块钱。”尹贤芸说,除了在瓜蒌基地打工,她还通过村里的劳务公司找到了保洁工作,每月有800块钱的收入,“加上每年3375块钱的土地流转收入,一年能有17000多块钱,日子越来越好了。”

2018091120325947_0fdGVXxV.jpg

  郑蒲港白桥镇红旗村的瓜蒌基地

  2016年5月以来,红旗村先后对基地范围内闲置土地进行流转,以每亩450元至500元的价格承包土地520亩,涉及贫困户22户,全面发展产业,实现产业全覆盖。同时鼓励贫困户参与产业发展劳动,以80元至130元日工资标准让20多户贫困户和30多户一般农户在示范基地参与田间管理,获得务工收入,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瓜蒌收获后根据市场行情,可获得每亩2500元至3000元的种植收益,保证集体收入稳定增长。“自从村里建起了瓜蒌基地,贫困户有了家门口的产业脱贫项目。”红旗村党总支书记葛开云说。

  据了解,2016年底,红旗村成功通过省第三方评估,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达到脱贫标准,贫困村达标出列。2017年以来,该村大力推进产业发展,着力于八大工程建设,进一步巩固提升脱贫质量。

  一技在手脱贫“底气足”

  51岁的尹祥洲是白桥镇陈桥洲村村民,妻子患重病卧床,每年吃药检查就要花费一万多元,再加上前两年孩子读高中,开销不小,让他处处捉襟见肘。

  自从他们家被列为扶贫对象,享受“351”“180”及“一扩展”政策后,大部分医药费都能报销,对这个家来说可谓雪中送炭。然而,尹祥洲却不愿白要国家钱,得知陈桥洲村正采取“党总支+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开展“自种自养”种毛豆,尹祥洲便闲不住了,除虫、除草、施肥、田间管理,对农业技术有一定了解的他加入到了“自种自养”的模式中来。“过去一万元可难挣了,全家总是欠外债看病,现在在家门口就能有事做,也方便我照顾妻儿。”尹祥洲说。

2018091120394349_IkocbCZO.jpg

  郑蒲港新区石斛产业扶贫基地 王文生摄

  陈桥洲村采取的“党总支+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吸纳113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在村集体土地上自种自养毛豆。“只要参与的贫困户,每年将有4000元的补助。”陈桥洲民族村村委会主任马仁海说,由合作社提供种子、技术指导和销售等服务,激发了贫困群众内生动力,毛豆卖了钱还将继续再分红,户均增收约1800元。

  郑蒲港新区白桥镇红旗村扶贫驿站毛绒玩具加工中心 王文生摄

  通过扶贫政策的实施,大力发展产业扶贫,为郑蒲港新区探出了一条致富路,大大增加了贫困户和贫困村集体的收入,同时,也改善了非贫困村的基础设施。今年,郑蒲港新区安排产业扶贫资金1063万元,其中,215万元为到村产业资金,促进村集体发展,848万元用于到户产业发展;另投资950万元用于非贫困村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628万元用于农村小农水建设。

  目前,郑蒲港新区两镇已对12个村(社区)进行了全覆盖培训,大大激发了贫困户自身发展动力;对已发展特色种养业贫困户,依托专业合作社、种植养殖大户、职业农民、龙头企业,为贫困户产前、产中、产后提供农业生产物资和技术服务,同时,新区抽调两镇农业技术专家成立特色种养业产业扶贫培训指导组,广泛开展科技培训工作。今年,发展达省标自种自养贫困户801户,超额完成608户的任务。( 张令琪 通讯员张彦飞 熊亚民)

(责编:刘颖、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