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一花季少女患怪病 暴瘦成“纸片人” 

2018年07月18日07:10  来源:合肥晚报
 
原标题:花季少女暴瘦成“纸片人” 只因得了这种怪病

如果一个女孩的18岁可以选择,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样度过。低烧已经断断续续维持了近一个月,丁成兰浑身无力地躺在狭小闷热的屋子里,下床行走已经成为奢望。头疼发作大脑一片空白,连最简单的吃饭都要家人“伺候”。如果不是身份证上醒目的出生年月,很少有人能将眼前这个病恹恹的女孩,与刚满18岁的花季少女联系在一起。2017年8月份,一场潜伏在身体里“怪病”突然发作,将这个不满18岁的女孩硬生生地折磨成了“纸片人。”

花季少女被医生诊断出“怪病”

今年18岁的丁成兰家住在肥东县杨店乡胜利村,16岁那年因为父母无力负担姐弟二人的学费,丁成兰选择辍学跟随亲戚到浙江温州打工,挣钱供弟弟上学。在外打工的一年多时间里,丁成兰一直放不下家里人。2017年,丁成兰离开浙江回到合肥,理由是离家近,方便照应老家的父母和年迈的奶奶。远在农村的一家人虽然生活清贫,但好在一家人团团圆圆。谁知好景不长,2017年8月份,一场“怪病”彻底击垮了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2017年8月份,丁成兰突然感到头疼,耳朵里嗡嗡直响,起初她并未放在心上,以为只是普通的头疼,去药房拿点药就没事儿了。谁知没过几天,一天深夜,丁成兰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随后失去了意识。等她清醒过来,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经过检查,医生告诉丁成兰,先前的头疼只是大脑发出的预警信息,头部CT显示,丁成兰患上了一种脑囊虫病,这是一种由寄生虫(猪绦虫为主)所传染的顽固性颅脑内疾病,是由于口服了猪肉绦虫虫卵,发育成囊尾蚴,经过消化道进入肠系膜小静脉,再由体循环最终到达脑部,患此病后会导致脑组织及大脑中枢严重损伤,头疼、浑身无力、肢体运动障碍,甚至继发癫痫,视物不清,甚至失明。

听完医生的诊断结果,丁成兰一下子愣住了,自己怎么会得这种病!在医生的询问下,丁成兰告诉医生,自己以前在外打工时,因为休息时间有限,来不及好好吃饭,经常买点烧烤凑合着填饱肚子。由于饮食不规律,而且路边摊卫生情况得不到保障,自己可能是在那时感染上了这种“怪病”。“当时觉得天都塌了,很无助,也很害怕。”丁成兰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当时没钱,家里也负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没办法做手术,只好采用保守治疗,靠药物缓解病情。“当时想着我先打工挣钱,然后再去医院把病治好。”就这样,丁成兰一边工作攒钱,一边吃药治疗。一段时间过去后,病情已经得到了较好的控制。

“怪病”复发危在旦夕

还没等丁成兰攒够钱去医院看病,病情再次恶化了。2018年4月份,丁成兰开始断断续续地发起了低烧,靠简单的退烧药根本起不了作用,父母赶紧带着女儿来到安徽省立医院做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丁成兰的病情很不乐观,除了先前的脑囊虫病,还伴有盆腔结核、继发性癫痫、多囊肾、肾结石,且持续高热,病情危重。看到医生开具的病情说明,丁成兰的母亲雷家碧那几天寝食难安,“晚上睡不着就躲在被窝里哭,她才刚刚18岁就已经为这个家奔波劳碌,为什么还要让她得这种病。”雷家碧告诉记者,女儿的病复发以来,一家人跑了四五家大医院,但是都没办法保证能够治愈。“去年孩子还胖乎乎的有120多斤,现在已经瘦得没有人形了,只有76斤了。”提起病床上的女儿,丁成兰的母亲忍不住红了眼眶。

丁成兰说,现在自己整天躺在床上,连起床行走都需要别人搀扶,“浑身使不上劲,也没什么胃口,发烧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普通的退烧药对我根本不起作用。”如今连最简单的吃饭都需要靠人“伺候”。丁成兰告诉记者,刚得病的时候自己感觉十分痛苦,“我的家庭原本就很贫困,为了给我治病,家里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一大笔债,当初说好要好好地照顾这个家,现在自己反而成了全家人照顾的那一个,我觉得对不起爸爸妈妈。”

一家五口人有三个人是老“病号”

除了躺在病床上的丁成兰,家里还有两个老“病号”。丁成兰的母亲雷家碧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2015年,雷家碧被医生诊断为尿毒症,因为换肾需要巨额的医药费,万般无奈之下,雷家碧选择保守治疗,现在不得不靠每周3次的透析维持生命。为了方便照顾妻子,靠种地为生的丈夫丁必所只得放下家里的农活,带着一家五口人从肥东老家来到合肥市区,租住在简陋的城中村中。一家四口加上年迈的奶奶挤在仅有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平时做饭就在楼道里简单凑合。下午6点,记者赶到丁成兰家中时,一家人正准备吃晚饭,桌子上仅有三个素菜,连荤菜的影子都看不见。

作为一家之主,丁必所的身体也不是很好。长期的过度劳累,导致这个中年男人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有时候天一热,走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我的身体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儿和妻子,她们比我遭的罪多多了。”提起家里人,这个中年男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丁必所说自己无能,给不了女儿最好的医疗条件,还拖累着儿子早早地辍学在家,“儿子今年才14岁,初中刚上了半年,每次回来问我要生活费,我总是打个‘折扣’。他也懂事,渐渐地孩子跟我说,不想读书了,想打工赚钱养活一家人。是我对不起孩子们。”

住院治疗半个多月身上仅剩59元

早年因为妻子患上了尿毒症,已经掏空了这个农村家庭的老底。2017年,女儿又不幸患上了脑囊虫病,丁必所从亲戚朋友那里辗转借来了10多万元,带着女儿四处奔波于各大医院。2018年4月份,丁必所揣着仅剩的2万多元带着女儿住进了安徽省立医院,经过20多天的治疗,女儿的病情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高昂的医药费也成了丁必所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住院治疗20多天后,女儿丁成兰明白家里的难言之隐,提出要出院。交完医药费,仅剩59元,丁必所带着女儿回到了农村老家。“亲戚朋友都被我借了个遍,我想卖房子救女儿,可是家里的房是危房,一到刮风下雨就不停地漏水,哪有人会买这样的房子。”

司大姐是丁必所的远方亲戚,看到丁必所的窘境,司大姐拿出了自己平时在工地做小工时攒下的2万元,借给了丁必所。“兰兰(丁成兰小名)真的太让人心疼了,这么小的年纪就得了这种病。”司大姐告诉记者,丁成兰十分懂事和孝顺,逢年过节都会给奶奶买衣服和营养品,遇见村里的亲戚,也热情地打招呼问好。而一手带大丁成兰的奶奶,看见躺在床上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孙女,忍不住捂着脸哭了出来,“她小时候就一直和我睡,是我一手带大的,她总说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地孝顺我,我不要她孝顺,只要她健健康康的就行,我孙女才18岁,还没成家呀。”

求求好心人救救我的女儿

因为负担不起女儿的手术费,目前丁必所一家人只能返回租住的一间房里,“这里一个月租金300元,比住在医院便宜点。”丁必所告诉记者,省立医院的医生曾建议他带着女儿去上海的医院治病,那里的医疗技术更好。“现在去上海的路费还没凑齐,我正在努力筹钱,先带着女儿去上海的医院看看。”司大姐表示,因为丁大哥一家都没什么文化,自己让弟弟帮助丁大哥在网上申请了爱心募捐,目前已经有不少好心人捐献了自己的爱心,但由于网上募捐的截止时间还没到,爱心捐款暂时提现不了,而丁成兰的病每耽搁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因此丁大哥想呼吁社会上的好心人救救自己的女儿。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也想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个18岁的姑娘,请联系合晚热线:96511(见习记者 卫晓敏)

(责编:鲁先红、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