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定价”不是停车场漫天要价的理由 

2018年07月12日08:36  来源:光明网
 

近日,北京市民张先生在北京西站南广场地下停车场遭遇“高价收费”,停车4天被收费2210元。记者实地探访时,停车场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停车场所属公司为私营企业,运营成本较高,所以未设置价格封顶。丰台区发改委价管科回应记者称,政府已放开价格管控,该停车场由企业自主定价,这种定价“无上限”。

车辆停放4天被收费2210元,这算不算高?对于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而言,这恐怕不算,据他介绍,还有交3000多、8000多元的车主。而对于一般车主而言,这个价格堪称天价,网上的大量质疑就说明了一切。横向对比,首都机场的停车费“封顶”就是80元一天。同属于交通枢纽,同在一座城市,一个一天80元,一个一天480元,6倍的价差真的合理吗?

客观而言,像北京西站这样的交通枢纽,车位有限,停车需求又大,停车费高出一般区位的标准完全可以理解。合理的溢价设置,也能够充当调节出行方式的杠杆之一。但在讨论多少价格合适时,首先得厘清一点事实,那就是作为公共区域的停车位,必然具备公共属性,它先得承担起为旅客提供基本的车辆停放需求的功能,而不是把牟利放在第一位。这一点,管理部门得有数。

一个细节是,北京西站南广场地下停车场工作人员称,由于运营成本高,所以停车费没有封顶。此话姑且信之,但企业所谓的高成本构成中,大头可能是租赁或者说是承包费用,而这一部分应由公共管理部门确定。若不顾公共利益,管理部门将停车场资源外包完全当作营收渠道,把承包费用定得过高,运营企业也自然会想尽办法提高收费标准。可见,这样的天价收费,实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自主定价”。

支撑交通枢纽停车场适当溢价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即是提高车位的利用效率,最大限度方便市民的出行需求。然而,实际操作中,该停车场的相关做法无疑自相矛盾。当记者以车主身份询问是否可以按月或者按年包车位后,停车场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可以按年包,半年1100元/月,包全年还可以再优惠。如果停车费定价高昂是为了避免长时间停车带来的使用效率下降,那设置包月、包年停车位,岂不是与此背道而驰?由此看来,上不封顶的高价,是否真是为了避免占位式长停,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政府已放开对这部分停车场资源的价格管控,实行企业自主定价,这个从规定层面看,确实不假。但问题是,企业自主定价,是否就意味着可以毫无边际的漫天要价?市场化定价,也得真正按市场的套路来办,而涉事停车场的一些表现,明显不符合一般的市场做法:一者,停车费上不封顶的规定,放眼全国也少见,而无明确提前告知消费者相关收费信息,这么做的企业恐怕也不多;二者,北京西站的停车场即便市场化运营,如果不是借助重要的交通枢纽地位,这样的定价又何来底气?所以,自恃地段自主定价,实际上还是难逃“此路是我开,若想经此过,留下买路财”的“趁火打劫”意味。

自主定价不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漫天开价。但这个问题,不能只是指责收费企业的利益熏心。有必要从公共的角度追问一句,北京西站的配套停车位资源供应真的充分了吗?企业搞天价收费,是不是也是停车资源过度紧张带来的恶果?(朱昌俊)

(责编:黄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