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西民生工程让悲伤成为往事

2018年07月11日09:14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叫邓会慧,家住肥西县花岗镇陶店社区,我出生仅10天,就被亲生父母遗弃,养父母收养了我。养父母当时也都将近50岁,没有孩子,我的到来,给这个没有欢声笑语的家庭增添了天伦之乐。养父母对我很疼爱,我也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无忧无虑快乐童年。

但厄运接二连三降临到我们这个苦难家庭。在我9岁那年,母亲的眼睛越来越看不见东西,到安医检查,医生说是视网膜脱裂,病情非常严重,但最终因家里凑不齐昂贵的治疗费,放弃了治疗,自此之后,母亲一点光线都看不到。

2002年,那年我12岁,我总感觉到腰背酸痛,父亲带我到省立医院检查,诊断为脊柱侧弯,如果不及时治疗,有可能全身瘫痪。但当时做这个手术要六七万元,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考虑到家里的困难,决定放弃做手术,最终,花1500元买了一个脊柱侧弯校正器,采取了保守治疗。然而保守治疗给我留下很大后遗症——至今我身高只有1.2米,体重只有29.5公斤。

由于家庭贫穷、过度劳累以及长年焦虑,2015年,父亲患了食管癌。在与病魔苦苦抗争一年多时间之后,终于带着留恋、无奈、悲伤撒手人寰。父亲一死,家里的顶梁柱倒塌了,我与双目失明的养母成了一对患难与共的孤儿寡母。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民生工程的实施,给了我温暖和力量。2010年,母亲被评为一级残疾人,每年补助360元。从2014年开始,我家就连年被评为低保户,低保标准从一开始每年1000元到2017年的5000元。再加上残疾人生活和护理、母亲的60岁以上老年补助等民生工程补助,现在,我们母女两人生活基本上得到保障。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等民生工程实施,我们母女两人看病也不用发愁。今年,我们社区实施整村推进,我们母女俩都是残疾人,老房子拆迁后租房不方便,镇残联和镇上拆迁办优先安排我们到镇上的公租房里去居住。我们日子现在越来越好,不但我现在心情开朗了,就是一向沉默寡言,性格封闭的母亲脸上笑容也渐渐多了。

正是一路上有民生工程相伴,我们的悲伤才会成为往事,我们的明天才会更加美好。

(邓会慧口述 李先锋 马家贵整理)

(责编:黄艳、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