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从“融入长三角”到“我的长三角”

韩 畅

2018年06月25日16:5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地处皖东南,与苏、浙同时接壤,宣城承载着安徽向东看的殷切期望。

从“目标向东看、步子向东迈”到“向沪苏浙对齐,在全省争先”,再到“争当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安徽排头兵”,宣城东向发展的口号一以贯之。然而,“融入长三角”和“我的长三角”之间,是一道深深的鸿沟。

6月1日,上海松江举行的G60科创走廊第一次联席会议上,G60科创走廊总体发展规划3.0版出炉,宣布宣城成为G60科创走廊高端“俱乐部”的一员,也意味着,该市如愿完成从“融入”到“成为”的质变。

长三角新一轮发展大潮风起云涌,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机遇,也是各市间比拼实力的考场,身为G60“新生”,宣城如何把握科创走廊这一重要抓手,在新平台中凸显优势,取长补短,互利共赢?

长三角上的科创新兵

“全国文明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宣城有很多标签,但要被称作科创城市,还有很多路子要走。”宛陵科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李乔说。

常年奔忙于长三角地区,在李乔看来,宣城与东部相邻城市的差距之间,实则蕴含机遇,这一点,G60科创走廊总体发展规划3.0版中就能看出端倪——打造“一廊一核多城”总体空间布局,聚焦五大着力点,推动五个一体化。“‘一体化’是科创走廊的精髓,也有利于弥合宣城的科创短板。”

科技创新无疑是科创走廊俱乐部的门槛,实际上,宣城市早有动作。

“市里目前有6个一号工程,宛陵科创城是一号工程中的一号工程。”宛陵科技公司工程部工作人员杨刚颇为自豪地说。在他身后,占地138亩,总投资6.83亿元的一期项目如火如荼,钢结构厂房以每月一层的速度向上“生长”。“项目本身就是一次创新。我们采用建筑产业化理念,构件在工厂里提前预制,运到项目上只需拼装、焊接,高效、基本无污染。”

宣城智谷软件产业园

项目尚未完工,招商工作已先行。合肥工业大学宣城研究院、科大讯飞宣城研究院等20余家科研院所和高新技术企业已明确入驻宛陵科创城。杨刚告诉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项目一期工程建设,建成7.6万平方米,力争让引进的科研院所年内入驻,同步启动人才公寓建设。

“前期住房免费,项目对接也很顺畅。园区工作人员很细心,解决了我们生活上的后顾之忧。”安徽工程大学宣城产业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王峰说,该研究院曾在沿海地区实地考察,发现部分创客中心人均办公面积仅5平米,生活成本也很高。综合比较,最终落户环境优美的宣城。

宛陵科创城的迅速发展,是宣城加快建设创新平台建设的缩影,宣城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宣城新增省级以上创新平台21家以上,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85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25%和17.1%。强大的科创内生动力,将推动宣城全面接轨沪苏浙,实现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扎根宣城的萧山人

五年前,站在宣城市城东的一片低洼土地上,来自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新塘街道的喻国强怎么也想不到,这里将是中国羽绒之乡新塘羽绒产业的新归宿,而自己将在这片皖东南的土地上奋斗很多年。

杭州市萧山区新塘街道是著名的羽绒之乡,改革开放后,羽绒产业如雨后春笋在城市边缘兴起,高峰时曾有1000多家羽绒企业,产值过百亿。随着城市化演进,偏远的羽绒厂房被城区包围,夹杂在闹市里,变得越来越刺眼。

喻国强是萧山区新塘街道办事处招商科科长,他一手促成了宣城与新塘的合作。五年前,喻国强带着20多家羽绒企业进行产业转移,考察了13个城市,最终选择落户宣城。

宣城距离新塘仅200公里,除了区位优势、供地能力,最吸引喻国强的是宣城人的办事效率。他的手机至今保存着三个微信群:宣城新塘羽绒产业园群、羽绒产业园招聘群、进出口服务群。朋友圈好友囊括宣城市委市政府领导及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环保、消防、招工……无论什么问题,无论什么时间,只要在群里说一声,马上有人出来解决。”

眼看宣城新塘羽绒产业园一期工程落成,喻国强选择继续留在宣城,他近期当选为宣城市政协委员,在合肥工业大学宣城校区附近买了房,爱人也在宣城找到工作。

“带着20多家企业‘嫁’到宣城,我是娘家人。很多话宣城方面不好说,从我口中说出来,大家更容易接受。”喻国强说,产业园有着比同类园区更高的环保标准,每家企业均签订责任状,如若发现哪家偷排污水,除缴纳环保罚款外再交20万元给园区。

“搬到宣城,厂房由过去的20亩扩大到现在的50亩,投入5000万元全新生产线,使得工艺水平极大提升。”安徽荣达羽绒寝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佑渭觉得,落户宣城不仅仅是一次厂区搬迁,也是自身升级转型的一次逆转。

宣城市现代服务业产业园区党工委书记张勇坦言,最初承接新塘羽绒产业时,市委市政府因为环保问题进行过激烈讨论,经过多次实地考察、慎重决策,才决定引入。“所有企业自建污水处理系统,污水可实现90%再利用,另外10%排入园区污水处理厂大循环,实现了无污水排放。”

张勇认为,宣城新塘羽绒产业园的合作模式具有鲜明特点且十分高效。宣城方面与萧山区新塘街道签订协议,宣城搭建平台、提供土地、政策。萧山区新塘街道负责规划、招商。双方分工明确,互惠互利。

他介绍说,宣城新塘羽绒产业园今年可实现30亿产值,到2020年,产值预计突破100亿。这片有望冲击国内最大羽绒产业的热土,也是宣城融入长三角史诗中的一块拼图,G60科创走廊第一次联席会议上,宣城签下《宣城萧山产业园项目框架协议》、《松江宣城产业园项目框架协议》等大单,硕果累累。

截至目前,宣城13个省级以上开发区均与沪苏浙园区签订了共建协议。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与吴江经开区签订合作协议,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加快聚集,锂电池产业链基本形成。苏皖合作示范区也在扎实推进建设中。郎溪开发区无锡工业园、常州工业园,广德开发区PCB产业园等一批共建园区加快建设,集群式承接沪苏浙产业转移。

宁宣杭高速平兴枢纽互通连南接北

促融合 先修路

宣城地处皖苏浙3省交汇区域,位于沪宁杭大三角的西部腰线,是中部地区承接东部地区产业和资本转移的前沿阵地。在3.0版本的G60科创走廊总体空间布局规划图中,宣城处于9个城市组成字母Y字的中心地带,是G60安徽城市群中距离G60科创走廊最近的城市。

地缘相近、人缘相亲,然而,对比区位优势,宣城此前与长三角地区的交通对接却并不顺畅。彼时,从宣城市区赴苏、浙两省,除了G50几乎没有直达的高速公路。

6月1日,皖沪苏浙四省交通运输部门联合签订《长三角地区打通省际断头路合作框架协议》,明确打通省际断头路第一批17个重点建设项目,其中,涉及宣城的断头路项目有3处。

省际断头路这一“老大难”问题摆到长三角的台面上,无疑对把守安徽东南门户的宣城是重大利好。

宣城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许笑慧介绍说,高淳至宣城高速公路江苏段、溧宁高速公路江苏段(溧广高速江苏段)、申嘉湖西延高速公路安徽段(申嘉湖高速西延宁国段),这是“长三角“将打通省际断头路中涉及宣城的3条,截至今年年底,宣城境内的路段将全线贯通。

“断头路难办,毕竟不是宣城一家说了算,还涉及到跨省、跨市、跨部门等方方面面。G60给了我们平台,也给了我们底气。”许笑慧说,为解决断头路问题,宣城市交通运输局采取电话回访、发函督促以及主动拜访座谈等方式,及时跟踪项目开展情况。

打通与东部地区的交通隔阂,宣城鼓点正稠。近日,宣城市市长张冬云赴江苏省南京市、常州溧阳市,主动对接两地重点交通项目建设。连日的座谈、协商,南京市、溧阳市的政府主要负责人纷纷表示,加快推进各项前期工作,争取早日开工建设。

持续扩展交通外延,也不忘修炼自身内功。2011年,宣城市一级公路只有21公里,如今达到360公里。到2017年底,全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近400公里;宣城高速公路宁千、溧广、宣狸3条高速已与苏浙呈“逆向对接”格局,随着S214定十路、郎溪至溧阳两条一级公路,宣城市连通江浙的一级公路已经有4条,在跨省水运项目的进度上已经超过南京、常州。

补齐科创短板,打好产业基础,深化交通合作。宣城将G60科创走廊建设作为全面接轨沪苏浙的首位战略,在长三角一体化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正如G60科创走廊第一次联席会议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宣城市委书记韩军所说:“我们聚力创新发展,由‘不见经传’为‘崭露头角’;聚力产业对接,由‘穿点成线’为‘全面开花’;聚力互联互通,由‘卡脖短板’为‘同高对接’。宣城有实力、有能力、有潜力驶上G60科创走廊这条高质量发展的‘高速路’。”                   

(责编:关飞、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