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候鸟法院”转型记

韩 畅

2018年06月19日11:5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2012年,全国铁路“两院”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原蚌埠铁路运输法院完成改制,更名为合肥铁路运输法院,成为安徽省最年轻的基层法院。全国58家铁路基层法院中,该院也是唯一需要异地搬迁的法院,也因此被称为“候鸟法院”——大部分工作人员长期奔波于合肥和蚌埠;70%的案件采取远程审判。

由原来单一受理铁路案件转变为地方案件、铁路案件两手抓,期间,还面临机构编制“三定”、人员身份转换、案件管辖调整等一系列问题。落户合肥5年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是如何深扎基层,转型过程中又是怎样实现华丽蜕变的?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董开军考察合肥铁路运输法院设在合肥南站的法官工作室

以铁为主 适度能动

合肥铁路运输法院位于合肥市经开区翠微路,建筑的背后是合肥翠微苑小区,东面是一家幼儿园。临近中午,人来人往,给这座基层法院增添了不少轻松的市井气息。

5年前,面对改制后的新体制、新环境和新任务,走进这幢建筑的“候鸟法官”们并不轻松。“要融入地方法院管理体系,又要面对上海和安徽两地法院两套不同的审判管理体系。难度很大,放眼全国,没有可借鉴对象。”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杨艺说。

既有地方法院共性,更有专门法院的特性。面对挑战,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及时调整工作模式,全面建立起与地方财政保障相衔接的财务管理制度、财务保障体系,建立健全与地方法院职能相适应的司法政务保障和司法行政管理制度。

“以铁为主,适度能动”的工作思路逐步厘清。在优质高效办理好铁路专门案件的基础上,合肥铁路运输法院积极与涉铁单位保持工作联系,认真做好司法延伸服务工作;强化司法建议,帮助提升铁路企业管理水平。通过对涉铁案件的审理,积极发现铁路企业经营管理的漏洞和不足,认真分析案件背后的原因所在,帮助、指导铁路企业填补经营管理漏洞,提升科学经营管理水平。

合肥铁路运输法院院长杨艺率队走访上海铁路局合肥机务段

“候鸟法官”的新岗位

“离开蚌埠时,女儿才5岁,现在已经上5年级了。”5年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巨龙保持着“两边倒”的工作状态——周一到周五合肥办公,周末回蚌埠陪小孩和家人。

从蚌埠到合肥,巨龙改变的不仅是工作状态,“除了办铁路案件,还有地方交办案件,特别是执行类案件。对我来说,这是全新的岗位,过去案件单一,操作难度相对较低。现在办的案件种类更多,更复杂。”

为了适应新的挑战,他在合肥市中院研究室挂职了一段时间,2015年又主动请缨到安徽省高院审监二庭挂职8个月。“感觉视野拓宽了,学习到更多的案件审理思路。”巨龙说。

“铁路法院应该保持专门法院的特性,回归地方司法体系以后,也应当具备地方法院的共性。”杨艺说,该院认真研究《最高法院关于铁路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的司法解释》,针对运用中的具体问题提出相关建议,积极向省高院、市中院进行汇报,争取地方案件的办理。

“江淮风暴”中的担当

改制以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致力于服务安徽铁路事业发展及合肥区域经济发展两个大局,以审判执行工作为第一要务,特别在办理地方执行案件方面,做到“千方百计、千言万语、千辛万苦”,力争案结事了,屡办大案难案,创出了“铁法执行”的特色品牌。

为落实最高人民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工作部署,今年4月3日起,安徽法院打响了一场“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在“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如火如荼开展之际,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对“执行不能”类的案件主动作为,向上级请战,请求拓展案件管辖范围,通过上级法院指定的方式来承担“执转破”案件。创造了以一个破产案件消解243件“执行难”案件的纪录。

该院还将今年5月定为“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宣传月,立足铁路专门法院特色,充分运用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司法拘留等强制措施,在安徽合肥、蚌埠、阜阳、滁州、淮南、淮北、安庆、黄山、六安、宿州等十地火车站陆续开放大屏滚动播放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多名“老赖”或其家人在多重威慑之下,主动到法院要求履行法定义务。

相距160公里的审判

“法庭内的情况,被告人通过视频能否看清?”

“能够看清。”

“被告人,声音能否听清?”

“能够听清。”

“现在开庭。”

这是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审判的一起案件,大屏幕的对面,是远在160余公里外的蚌埠铁路公安处看守所。与常见的刑事案件开庭模式不同,这起案件的法庭内只有法院、公诉人、辩护人,被告人则在蚌埠的远程审判点。

“过去,每次开庭需要法官、法警从合肥开车赶到蚌埠开庭,异地开庭带来了审判效率低下,押解安全风险提升等诸多问题。”杨艺介绍,2014年,合肥铁路运输法院紧紧抓住安徽省高院大力加强信息化建设的这一契机,及时将信息技术运用到刑事审判工作中,在铁路看守所建立了高清远程视频提讯系统,接入法院数字法庭系统,实现法庭审理与看守所之间音频与视频的同步传输、记录。法官、公诉人和律师可通过屏幕远程与在看守所的被告人面对面开庭。

2015年1月至7月,该院已有近70%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刑事案件通过远程视频审理,在被告人权利得到有效保障的前提下,大大提高了审判效率,化解了押解的安全风险,节约了司法成本。

不仅如此,近年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紧扣安徽高院审判管理“三化”年建设工作大局,抢抓机遇,定下“高起点设计、合理化投入、分阶段实施”的信息化建设工作思路,对服务器、交换机等核心设备大力投入,秉承“投入少、应用多、见效快”的建设理念,目前建成了适应工作实际需要的,集云桌面、大平台为一体的较为完备的信息化体系。            

(责编:鲁先红、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