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永龙:“沃展”不办的积极意义

2018年06月13日15:2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沃兴华在四川的展览不办了,一时成为全国书坛关注和热议的话题,迅速刷爆微信朋友圈。有很多书法界名人纷纷跟帖发声,表达不解和愤懑之情。也有很多书法爱好者和一般民众留言,认为沃兴华的作品是丑书,其书法展胎死腹中,正合大众之意,等等不一而足。这次“沃展”未能办成,所引发的舆论热议度,应该是沃兴华和四川方面都始料未及的。

办书法个展,多数情况下都是某位作者欲借展览总结自己、展示自己、推介自己、宣传自己,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就展览举办地的领导和相关工作人员而言,则想法比较多,情况比较杂。有的是认为展览书家水平高,办展览可以为本地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家提供一个欣赏、学习、借鉴的机会,有助于推动本地书法水平的提高;有的则把接受书家来办展作为一种工作看待,可以为举办的场馆所属方搞到一笔收入;有的是因为拉拉扯扯的关系的介入,因展览主角学生、朋友、亲戚等人的张罗而举办的。各种情况相互交织和重叠,牵涉难以明说的名利关系和艺术理想。所以一旦遇阻不办,关联方必然反响强烈。特别是沃兴华这样的当代书坛重镇,其展览不能如期举办,必然引动书坛哗然。

“沃展”不办,起初闻之,不禁为之欷歔,甚至也如李强一样,蓝瘦香菇。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以为“沃展”不办是件大好事。

就四川方面讲,“沃展”不办的原因,综合各方面信息,不管真假,约有四种:沃兴华先生与四川博物院接洽合作上出现问题,才取消或延迟展览;由于四川博物院的展览档期出现问题,导致“沃展”办不成;展讯预告发出后,网上说沃兴华作品是“丑书”之类的负面评论太多,甚至有人举报,说沃书太丑,有误导大众之嫌,主办方迫于舆论压力而取消展览;某位或某几位领导看不上沃兴华的探索性作品,甚至是鄙夷厌恶,从而暗里明里要求不予举办。

例举的几个原因中,后两者是众人诟病最多也最为集中之所在。作为敬重沃兴华的书法人,发发这样那样的情绪化议论,乃至于如刘正成、侯勇、牛子、马啸、施晗等数位先生所有的激愤之词,都是可以理解的,不平则鸣嘛!但如站在四川省博物院、四川省书协的位置上来看待或者说应对舆情,自然就会有自己的一套考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屁股决定脑袋——这几乎是每个人都无法挣脱的怪圈——考虑的结果就是取消展览。而取消展览之后的强烈舆论反响,毕竟是后来的事情,谁又能有先见之明呢?

就沃兴华先生来说,从目前情况看,他应该在窃喜,会觉得自己走进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估计他会想:未曾料到会有这样的舆论关注和热议,真是有失有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甚好,甚好!因为很明显,本来的一个区域展,现在俨然成了全国书坛关注的网络展,受众面岂是一个四川博物院的展览所能比拟的!沃兴华现在所能收获的要远远大于如期举办展览所能得到的,可谓进项颇丰。从这个层面来理解,这次的“沃展”不办,阴差阳错,却大为成功,意义非同凡响。

“沃展”不办,更有意义的是引发全国书坛热议此事,引发众多书法人把目光投向当代“丑书”代表之一沃兴华先生,从而进一步观照以沃兴华等人为代表的“丑书”,品鉴“丑书”,解读“丑书”,争论“丑书”。还可能引发出一次集中的理性的批评,拨乱反正,厘清是非,让大家悉知何为书法、何为写字,弄明到底什么是“丑书”、什么是“美书”,辨别“丑书”和“江湖书法”的界限,引导大家如何胸怀雅量地正确对待逸出传统美学范式的探索性书法并预判其发展前景,以及思考如何做好中小学生和普通民众的书法审美教育,等等。

这次“沃展”未开幕即闭幕,在短时间内迅速发酵成为书法界多年来热议度最高的舆论事件,还必将继续发酵,并很有可能向深度发展。以冷静的历史的眼光来审视,“沃展”不办,其衍生出的积极意义是沃兴华先生及其支持者们,乃至整个书坛都求之不得的,是一次凤凰涅槃式的新生。在客观上,起到了类似于谭嗣同赴死而唤醒民众般的意义。

“沃展”不办的积极意义要想得到最大限度地发挥和彰显,将现在的一般性的情绪表达和是非争吵导引至学术批评的良性轨道,让其真正成为当代书法史上的一件大好事,就须对其下一步的舆论走向予以正确把控,并紧紧抓住契机善加运筹。这有赖于各位书法大咖勇于作为,有赖于书法界的纸媒、网媒共同努力,有赖于中国书协和各省级书协积极介入、主动谋划。如此,才会变可能为一定,才能实现“沃展”不办积极意义的最大化。(江永龙)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