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人首次登顶世界第五高峰

2018年05月28日07:05  来源:安徽商报
 

  缪彦煜登顶后展开旗帜

  安徽商报讯 今年5月13日,来自我省马鞍山市的登山爱好者缪彦煜,成功登顶海拔8463米的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据悉,马卡鲁峰是一座比较“小众”的雪山,虽然海拔比珠峰低了400多米,但却更难攀爬,尤其是其中一段1000米长,近乎垂直的冰崖更是令人望而却步,因此罕有人至。目前,全球仅有462人成功登顶马卡鲁峰,却有43人不幸遇难,死亡率近10%。尽管成功登顶,但缪彦煜却经历了向导病逝等意外情况,所幸“雪山接纳了我们”,缪彦煜说。

  登顶马卡鲁峰 成我省第一人

  缪彦煜是马鞍山市一名登山爱好者,也是当地登山运动协会会长。从2016年开始,他开始攀登高级别的雪山,并成功登上了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和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随后,他开始挑战8000米以上的雪峰,并将第一站放在了马卡鲁峰。

  今年4月2日,缪彦煜抵达尼泊尔并开始高海拔适应性训练。 4月17日,进入马卡鲁大本营。 5月8日,瞄准登顶时间窗口离开大本营。经过5天的时间,于5月13日凌晨一举登顶成功,实现了自己人生目标中坚实的一步,

  登顶成功后,缪彦煜双手展开一面印有马鞍山城市精神“聚山纳川一马当先”的旗帜,在海拔8463米的马卡鲁峰实现了安徽省登山运动史上历史性的突破,成为安徽第1位成功登顶马卡鲁峰的幸运儿,也为安徽省非奥运动项目的发展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它比珠峰矮 却比珠峰“恶”

  在全球范围,海拔超过8000米的山峰有14座,珠峰、马纳斯鲁(世界第八高峰)、卓奥友(世界第六高峰)这3座山是登山爱好者常去的地方,其他11座则很少有人涉足,海拔8463米的马卡鲁峰就是其中一座。

  马卡鲁峰为世界第五高峰,坐落于中国与尼泊尔边境,名称来自于梵语“大恶”。因其超高的海拔、复杂的山区结构和多变的局部天气,在每年的登山季,吸引着来自世界范围内的登山爱好者来攀登。据喜马拉雅数据库(该数据库记录了每名登山者的信息)显示,截至去年底,全球范围内登顶总人数为462人,死亡人数为43人,死亡率接近10%。从这个角度说,马卡鲁峰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死亡雪峰”。

  登顶不是征服 得感谢雪山的接纳

  对于此次登顶,缪彦煜不愿使用“征服”这个词,而说“感谢雪山接纳了我们”,这是登山圈里的通行说法。缪彦煜解释说,对于自然,人类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任何一座雪山,哪怕海拔只有4000或5000米,只要它稍微“动怒”,你的生命便岌岌可危。而在当地人的心目中,每座雪山都是一个神,你没有能力征服它。

  2009年,马鞍山人陈钧钧登顶珠峰,成为我省登顶珠峰第一人、全国登顶珠峰教师第一人。为了纪念安徽人首登珠峰10周年,缪彦煜准备挑战珠峰。

  登山之苦

  千米长垂直冰崖 一天内要登完

  马卡鲁峰的攀登条件十分恶劣,其中一段1000米长的冰崖更是险中之险。缪彦煜说,这段叫马卡鲁拉岩壁,非常陡峭,从下面向上看几乎是垂直的,需要通过向导放下的路绳,一点点攀爬上去,几乎全段路程都是被吊在岩壁之上。马卡鲁拉岩壁的攀岩难度在于,它既有岩面,也有雪面、冰面,甚至混合面,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很难坚持下去。

  更困难的是,这段岩壁要在一天之内完成,如果不能完成,到了夜间,山上的气温会降到零下40℃,而且狂风呼啸,登山者被吊在半空可能会被冻死。

  返程中向导生病 在山下营地病逝

  散居在喜马拉雅山两侧的夏尔巴人是一个神秘的民族,他们受登山队的雇佣,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架设全长达7000米至8000米的安全绳。缪彦煜请的夏尔巴向导名叫达瓦,今年32岁,育有一儿一女。在下山途中,达瓦突发高山疾病。因天气恶劣,直升机未能及时上山,尽管有几位夏尔巴人将他轮流背下山,但依然在大本营的凌晨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记者 苏艺)(图片由缪彦煜提供)

(责编:关飞、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