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少一些想法

2018年05月15日08:49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全国第二届行书展的作品看后,又想到其他一些展览上的作品,不觉间头脑中就蹦出这么一个题目:请少一些想法。感觉现在很多书法人搞书法,心中杂想过多,既抓不住根本,且少定性,今天想东,明天想西,思想总是在一些细枝末节、无关痛痒的事情上飘忽游移,徒耗不少时光。总结起来,约可分为三类。

在用纸做色上想法多。拼接、粘贴、染色、做旧,可以说是滥觞于上世纪末的七届国展。这种好色和工艺化乱象至2015年的各类书法展赛,几乎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从2016年起,很多书坛的明智之士开始自觉不自觉地予以抵制和反对,投稿者在用纸设色上的形式主义稍有收敛。但由于各类展赛没有旗帜鲜明地在征稿启事或通知中提出不准拼贴、染色、做旧的要求,没有书协切实响应“来一场素展”的倡议,现在各类展赛的参与者仍有很多人在如何用纸、怎样做色的形式上煞费苦心。客观而言,也确实有一些人因于用纸设色上下了工夫,而曾赢得评委的高看一眼。这反过来又助长、引发了一些投稿者在作品的载体形式上继续沿袭花哨的歪风。

在行笔结体上想法多。从全国第二届行书展和近来的其他一些国展及各类省展来看,现在的一些书法人创作时在如何用笔、结体、布局上想法过多,不知道一切技巧和方式都是为了表现审美追求和艺道真谛而取舍操纵的。包括成名成家的人在内的一些作者由于想法多、欲望多,致使笔下浮躁、搅扰、混乱,一笔长撇、一根长竖,往往写得山路九曲十八弯。似乎不这样,就不能显摆自己本领似的。在结体、章法上也是“创新”意识过强,极尽所能,一味捣腾,总是想把自己知道的、会的方式方法不加选择地一股脑地都展示出来,摆布痕迹很重,难以平和对待、安静书写。苏东坡有一段论画之言讲得极为精彩:“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乃若画工,往往只取鞭策、 皮毛、槽枥、刍秣,无一点俊发,看数尺许便倦。”这段话用于论书,同样贴切。以东坡的论量当今很多书法人,俨然都是“书工”而已。

在处世应物上想法多。可以说书法领域在集纳了谦逊、勤勉、务实等崇高的同时,也集纳了所有的贪、嗔、痴、慢、疑。这其中,名利心是罪魁祸首,引发出很多书法人的种种浊思污念。有的人在书法学习的进程中小有斩获,就飘飘然而不思进取,自视为书法家,不在字画主业上用工夫、下内功,却在怎样博得声名、赚取钱财上过多地费脑筋:经常找有关人和单位提供支持,策划个人展;经常联络圈子里的人,举办主题联展;到处参加培训班,这不能说不是为了书法的学习提高,但醉翁之意往往不在酒,是为了攀高枝、建立人脉关系;水平高的、影响大的则在如何办班收取学费上花心思;有的人则拉帮结派搞山头,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打压排挤所谓看不惯的志不同道不合的人;还有的身在体制内,却玩起江湖,以博眼球,搞音乐书法、裸体书法、吼叫书法……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当今社会,由于科技的发展、网络的出现、手机客户端的使用,信息呈爆炸式涌向每个人。这给人们生活上带来极大方便的同时,也因为知识、信息的碎片化,易于使一些人思想飘浮不定,难能深入凝聚在某件事情上。并且由于近几十年来,国民教育在传统优秀文化上的缺失,致使很多人学习书法流于一般技法性的学习,并在拼接、粘贴、染色、做旧的工艺化上和华而不实的书写上卖弄,立身处世、应物做事流于庸俗浅薄,而对支撑书法的优秀传统文化却浸染甚少。不知道中华文化重道轻艺、重道轻技的品格,不知道中国文化的极简美学追求是学习书法等东方艺术应该遵循的,不知道中国文化之于艺术上所重视的旨在人技相融、人艺合一,旨在实现禅艺一如、书道同境的最高境界。不少想法多的人,干的都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的事。

在古往今来的书法大家那里,书法是他们生命和文化的真实践履,是自我的鲜活呈现,是心物一体的,不夸张,不造作,不扭曲,是畅神尽性的自然书写,是为了达至“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理想。西汉杨雄说:“书者,心画也。”清代刘熙载讲:“书,如也,如其学,如其人,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说的都是书如其人、心迹墨痕的道理。而他们期望的圆满之境、究竟之道,则是“致中和”。因为“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

身处红尘,总要应对打理一些仓廪衣食之事,总不能孤高自标而吸风饮露。但凡事有个度,不可放逸无衡,束缚于名缰利锁。书法人若有大理想,就应有大英雄、真名士那样的胸襟、气度、格局,按照中华文化之于书法家的要求去修炼、升华自己,把一切浮华、庸常、琐碎、牵绕、枝节剔除干净,在学习知识和修养德性上砥砺奋进。《道德经》有云:“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学习知识须“为学日益”,不断丰富充实自己;修养德性须“为道日损”,不断放下杂念,清空自己,走向如如不动的无为无住的妙境。

书法人,在用足池水尽墨的功夫,并努力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还须在品格修炼上勤习精进,不断净化自我,简化自我,纯化自我,于创作上紧扣关捩,务必请少一些想法,万法皆备于我而据情使用。如此,方有可能做到技道合一,方有可能实现自己的书法理想。(江永龙)

(责编:刘颖、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