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奕宏被导演公认“最难搞” 回应:不是我难搞,是创作难搞

2017年11月17日08:44  来源:北京日报
 

倔——

就喜欢跟导演“死磕”

段奕宏的倔,是刻在骨子里的。当年为考中戏跟父母闹情绪,他吼出“你们要不让去,我就恨你们一辈子”后,摔门而去;大学毕业时,他拿着成绩单闯进文化部,就想质问部长一句,“我这样的成绩,为什么不能留在北京。”曾经血气方刚的少年心性早已被岁月磨平,但在表演中,他还维持着最后的倔强。

难搞,是圈内对段奕宏的公认评价,他常常因为一个表演上的细节在片场跟导演、对手演员“死磕到底”。他并不否认这一点,反而觉得非常必要。他说自己每接一部戏前,都会做好以后再也不跟这部戏导演合作的准备,他生怕因为权威、人情在表演上受到束缚。他也不迷信所谓灵光一闪的才华,一拍大腿就叫嚷,“对!这个主意好。”他总是以一种审慎的态度面对创作:“迅速想出来的就是好主意吗?表演一定得经过理性的判断,筛选出最理想的方式。”

导演陈正道就曾被段奕宏的倔给“虐到心累”。拍摄《记忆大师》时,段奕宏常常对剧情、台词提出意见,除非陈正道能透彻地分析清楚,说服段奕宏,他才愿意演出来。有一场戏,为了角色到底喝不喝一瓶水,二人争得面红耳赤,一连拍了20多条。导致陈正道感慨,“再也不想跟段老师合作了,他对于角色的建构太复杂,让导演压力很大。”然而,他又忍不住想再给段奕宏写个角色,因为“他是一个只演戏不搞关系的演员”。

《暴雪将至》里有一场酒馆里老余逼迫嫌疑人试穿证物鞋的戏,试戏过程中,段奕宏觉得这场戏的整体张力不够,他与导演开始商量。一个小时后,四种不同的演法诞生。然而谁也说服不了谁用哪一种,于是便把四种演法都试了一遍,一直拍到晚上十一点多钟。

“我们要搞清楚,是导演和演员合作,还是两个创作者一起合作。如果我们都承认是两个创作者合作,那就变简单了。”段奕宏笑言,“不是我老段难搞,是创作本身难搞。我还是希望大家互相成全,在创作上不轻易放弃每一个表达的呈现。”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怕这种“难搞”伤着别人。

(责编:刘颖、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