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斯雄《花戏楼记》(下)

2017年11月01日08:28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文汇报》(2017年11月1日 B7版)

花戏楼记(下)

作者 斯 雄

钟楼、鼓楼墙面同样嵌满砖雕,技艺与题材,一如正门。“范睢逃秦”、“蟠桃孝母”、“寿比南山”、“鸳鸯戏莲”等等,莫不巧夺天工,形象生动。

历经300多年日晒雨淋,我们惊诧于花戏楼砖雕居然能够完好无损。

当地人告知,亳州民间当年在烧制青砖的过程中,运用一些特殊工艺,掺进发丝、棉絮等调和物,使得青砖具有很强的抗腐蚀能力。

岁月无痕,精华留存。可叹花戏楼青砖独特的烧制工艺业已失传,花戏楼的砖雕遂成艺术绝唱,成为世间珍品和孤品。

在正门入口处,左右两边分列两根高16米的铁旗杆,被称为花戏楼的又一绝。

铁旗杆 吴磊摄

旗杆共分五节,每节分铸八卦蟠龙等图案。蟠龙盘旋而上,顶端铸丹凤一对,昂首翘尾,似引颈长鸣,展翅欲飞,生动传神;凤顶上高悬日月,光芒四射;每根旗杆还有三层挂着风铃的方斗,悬挂24只玲珑的铁风铃,微风吹过,风铃叮当,清脆悦耳。

旗杆造型独特,高大雄伟,世所罕见,令人称奇。其铸造与竖立方法,至今仍是个谜。

走进院内,迎面正对关帝庙大殿,殿高10米,坐北朝南。大殿分前后殿,前殿券棚是五架结构,雕绘富丽堂皇,为观戏所用;登四步台阶入后殿,殿宇高大宏伟,是大关帝庙的主神祭位,供奉关羽木雕像,肃穆、威仪。两侧原立有关平、周仓像,毁于侵华日军。

大关帝庙前石狮子 吴磊摄

与大关帝庙正对面、正门牌坊的背后,即是座南朝北的戏楼。

戏楼分上下两层,下层为进入院内的通道,上层是演戏用的舞台。舞台前伸,形如“凸”状,四方翼角,屋面琉璃铺饰,金碧辉煌。舞台全木结构,用六根立柱顶立,檐角之下立方柱六根。

戏楼 吴磊摄

舞台正中屏风透雕二龙戏珠,上悬匾额曰“清歌妙舞”,中间上下场门有二额“想当然”、“莫须有”。台前悬挂木对联曰“一曲阳春唤醒今古梦,两般面貌做尽忠奸情”。舞台两旁小台有二侧门,额上题“阳春”、“白雪”。

戏台上方的藻井中,有“龙凤呈祥”、“鹤舞朝阳”、“鹿灵献寿”等彩绘图案九幅。抱柱之间有两重大枋,枋上垂莲悬狮,隔成两段或三段,每段都是大木透雕,层次分明,玲珑剔透,其精巧与前门砖雕交相辉映。

舞台屏风 吴磊摄

木雕的内容主要是三国戏文十八出,如《长坂坡》《割须弃袍》《七擒孟获》《三气周瑜》《击鼓骂曹》《空城计》等等。其余藻井,梁枋之间布满彩绘,有戏文、人物、花鸟、山水等。戏楼木雕通体施以彩绘,色彩浓烈,对比强烈,人物形象逼真,灵动鲜活,极富通透的立体感和真实感。

戏楼明间面北老檐枋东侧木雕 吴磊摄

木雕彩绘,为花戏楼的第三绝。虽历经岁月风霜,至今仍然色彩艳丽,难以想象。遗憾的是,当时所采用的“一色三套平涂”彩绘技法,据称已经失传,以至于一些失色之处,后人不敢贸然补色。

牡丹 吴磊摄

由于戏楼的砖雕、木雕、彩绘多以地方戏曲折子戏为主要内容,故俗称花戏楼。随后逐渐成为包括大关帝庙、戏楼、武穆王庙、火神庙、朱公书院等总体建筑群的统称。

花戏楼的砖雕、木雕、彩绘,代表了清盛世建筑艺术和雕刻艺术风格,内容之丰富,艺术之精湛,技艺之高超,令人叹为观止。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碑记称,“关帝庙特华,内及雕镂藻绘之工,游市廛者,每瞻不能去”。

方寸之地,展现大千世界。戏楼“三绝”蕴涵的深厚文化内涵,更是意蕴无穷、耐人寻味。

长坂坡 吴磊摄

牌坊上部左右两边的雕塑内容,都像是一组连环画,有故事有情节,更有文化。比如,上右画面为“麟吐玉书”的石雕,竖条内容为“六合同春”。其下分别有“狻猊”、“怒蟾斗狮”、“三阳开泰”、“鲁隐公爱鱼”、“陶渊明爱菊”、“五世其昌”等——表现对于文明的追求,要有像狻猊、怒狮那样热烈的追求和奋斗精神,有像鲁隐公、陶渊明那样的心境,才会有“五世其昌”的好结果。既反映了市民文化中企求平安、多福、发财的世俗需求,又展示出对于美好生活热烈追求的社会理想和审美情趣,让人津津乐道,流连忘返。

空城计 吴磊摄

遥想当年,每年三次举办祭祀关帝的活动,大关帝庙的香火一定很旺,求财祈福求平安的香客络绎不绝;同业、同乡们每每聚议、娱乐,有如堂会的戏台演出肯定热热闹闹、红红火火,除了晋剧、秦腔,或许也少不了豫剧、黄梅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走出繁华散尽的花戏楼,我分明看到了一抹远去的岁月,一段凝固的记忆,一种精深的文化,一个盛世的繁华,还有生生不息的人生追求。

是啊,古往今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亘古不变,始终如一;唯有积极有为、奋发向上,方能海阔天空,幸福平安永驻。

 

相关链接:

荐读 ▏斯雄《花戏楼记》(上)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