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斯雄《花戏楼记》(上)

2017年10月31日10:03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文汇报》(2017年10月31日 A28版)

花戏楼记(上)

作者 斯雄


大关帝庙 吴磊摄

第一次踏上安徽的土地,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而第一站到的,就是亳州。

亳与毫,仅一“—”之差,容易念错,倒也容易记住。《中国药典》上冠以“亳”字的,就有亳芍、亳菊、亳桑皮、亳花粉四种,均为医家推崇的上品。“芍药之种类”,“此都独擅”,尤为繁多。

当地的人很深情地告诉我,“芍药花,是亳州的‘勿忘我’”,当年曾引我无限遐想。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正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亳州的花戏楼。

花戏楼,原名大关帝庙,位于亳州城北关隅咸宁街,始建于清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为山西商人王璧、陕西商人朱孔领发起筹建。现存有清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创建戏楼题名碑》,详述康熙年间在大关帝庙增建戏楼的经过;此后屡有增建重修。

亳州是我国中药材的重要集散地,自唐代就异常繁荣,闻名全国和东南亚一带。清康熙《亳州志》记载:“豪商巨贾比屋而居,高舸大舫连樯而集。”各地客商在亳州城内以“乡帮”而立门户,计有两广帮、上海帮等7个帮,在城内共营建36个会馆,以此作为聚议和招徕行商的场所。

山陕商帮也称晋商,明清之际,富甲天下,以药闻名的亳州自然少不了他们的足迹。

花戏楼,就是当年山陕帮药商修建的会馆,是一组群体建筑,面积3163.1平方米。

旧时会馆功能有三:一则祭祀神灵,二则娱乐亲朋,三则为到异地的同乡们提供一个聚议、安身之所。

与徽商崇拜的精神领袖是南宋时期的朱熹不同,晋商崇拜的精神领袖是三国时的关公,即关羽、关云长。

关羽是河东郡解县(今山西运城)人,被认为是集忠、义、礼、智、信、仁、勇于一身,社会上逐渐形成文拜孔子、武拜关公的文化格局。不仅如此,后世认为关公创造发明了最初的记账法,又以信义为本、忠勇为事,被尊封为财神,四处供奉,祈求关帝保佑平安、财源广进。

穿过新建的题有“花戏楼”三个大字的影壁,见一仿木结构砖雕牌坊,有高大巍峨之势,正是大关帝庙的山门。

牌坊座北朝南,气势恢宏。正面有三门通道,正门中央拱门上方横排题“大关帝庙”四个金色大字,其上竖排有“参天地”三字,左右两边分别是钟楼门和鼓楼门。

“花戏楼有‘三绝’。”导游一上来,就吊足了我们的胃口。

见我们一脸错讹、一头雾水,她指着牌坊说:“第一绝就是山门上的砖雕”。

在正门寥寥数十平方米、厚度不足两寸的水磨青砖上,雕有52幅作品,共雕人物115个,禽鸟33只,走兽67只,组成《李娘娘住寒窑》《三顾茅庐》《白蛇传》《郭子仪上寿》《吴越争霸》《达摩渡江》《老君炼丹》《魁星点元》等戏文6出、人物故事16幅、动物典故24幅。




松鹤延年 吴磊摄

砖雕是中国传统建筑独特的装饰艺术之一,与木雕、石雕合称为建筑“三雕”。在中国众多的砖雕流派中,一般认为有南徽北晋两大流派,不同地域的砖雕艺术风格,既有融合之处,又显示出各自的特色。徽派砖雕清秀雅致,晋派砖雕浑厚朴实。


龙腾致雨 吴磊摄
 



刘备拜乔国老 吴磊摄

大关帝庙正门的砖雕,属晋派砖雕,场面宏大。砖雕上的人物虽然小如花生米粒,但都栩栩如生,结构严谨、线条圆润、题材丰富而又有内在联系,同时吸纳了徽派精巧玲珑、刀法严谨的雕刻工艺,珠联璧合,全部手工雕琢。

“大关帝庙”四字之下,一块名为《郭子仪上寿》的砖雕,最为惹眼。图案雕刻的是唐朝名将郭子仪做寿,文武百官、七子八婿前来贺寿的喜庆场面。

郭子仪上寿 吴磊摄

整块砖雕横长2.9米,竖高0.25米,刻有42个人物,有的扶老携幼,有的坐轿骑马,个个喜气洋洋,满面春风。郭子仪端坐正堂,身后有一个硕大的“寿”字。文武百官依次站立,或手捧贡品,或俯身作揖,形态各异。砖雕画面两侧亭台楼阁玉立,车马人流熙攘,一派富足祥和景象。整个雕刻布局均匀,比例适宜,刻画细致入微,令人叫绝。

《三顾茅庐》的故事,很多人都熟悉。鼓楼上方这幅砖雕的刻画,既有故事性,又有画面感,相当传神:

左边三人为刘备、关羽、张飞,居画面中间、背手而去的,是诸葛亮的弟弟诸葛均。右边在睡榻上睡觉的是诸葛孔明,榻前一茶童正持扇给灶内煽风,灶上放置茶壶一把,旁边有水缸一、水桶二……

“诸葛亮的睡榻前有啥?大家看见了没?”导游又开始卖关子了。

我们瞪大眼睛,仍然看不真切。

“有诸葛亮的一双鞋子,很逼真吧。”导游指给我们看,并在我们一片“哦哦”声中接着介绍,“大家再看榻前右边的屋子,看见什么了?透雕的窗棱和雨搭,有细如火柴杆的竹竿支撑着雨搭;透过窗口,屋里的桌椅和笔墨书籍清晰可见……”

牌坊上的砖雕,大多采用组合型砖雕,刀法细腻,构图新颖。浅浮雕、高浮雕、透雕、镂空雕和线刻等雕刻手法交替运用,考虑布局、位置、比例、大小等关系,还有对称、呼应、疏密、虚实、明暗、刚柔等对比手法,力求主次、远近分明,强调立体感、空间感和韵律美。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