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国庆称雄 电影话剧互为好助力?

2017年10月10日08:35  来源:广州日报
 

  头评

  新瓶装旧酒

  还是老酒新酿 

  开心麻花连续三年三部电影,都获得了成功。将话剧改编成电影,是新瓶装旧酒,还是老酒新酿,其实就在一线之间。

  今年3月,至乐汇话剧《驴得水》在广州上演,借着去年同名大电影成功的东风,两场演出一票难求。我和一位编剧朋友同去观看。这部黑色幽默十足的话剧,让人在大笑之后陷入悲凉。我说这是一部难得的好剧。编剧朋友却说:可能我以前看过电影,所以没有太多惊喜。

  在“看过”这个故事后,观众的要求自然会更高。这种情况下,电影如果只是简单地新瓶装旧酒,显然是难以吸引观众的。

  好在,无论是《驴得水》还是《羞羞的铁拳》,在改编成电影时,虽然也被质疑舞台感强,电影感薄,但都在努力地将老酒新酿。

  整体主线是一致的,故事结尾也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人设和细节上,这在很多时候也是根据舞台与银幕这两种不同的艺术载体来调整的。所以,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更多的是黑色幽默、是喜感,在银幕中看到的,更多的是人物、是人性。

  最终,同一IP的话剧和电影,带给我们的视觉感受和心理余响,都会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老酒新酿,这不光是介于两种不同艺术载体的客观需要,更应该是主创内心的主动追求。

(责编:刘颖、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