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岗梦”的新主角

2017年09月25日14:57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人民网合肥9月25日电(韩畅)黝黑的脖颈,粗糙的手掌,眼前的黄永昶已看不出家具企业家的模样,这位无锡人在小岗村待了9年,和当地人一样耕作在田间地头,开辟了上百亩规模的循环农业园。

红手印、茅草屋、生死状,当大包干精神安放于博物馆、教科书,历经39载发展,小岗再也不仅仅是凤阳县小溪河镇西头那个村庄。坚守的、离开的年轻人继承了父辈们的闯劲,聚是一把火,散是满天星,而像黄永昶这样的外乡人受到感召,读懂小岗后便留了下来。他们都是新小岗人。

留在小岗的无锡人

“那头是沈浩纪念馆,和我的果园隔条马路。”梨树下,黄永昶指着不远处的徽派建筑,如今他可以平静地提起曾经那位第一书记的名字。

2008年下半年,黄永昶以游客身份来到小岗,看过红手印、茅草屋,听当地百姓聊大包干的过去,身上60后特有的情结被深深震颤。

他第一次遇见沈浩,两人从村头到村尾,从农村改革聊到新农村建设,“投缘,停不下来。吃晚饭我整个人都在发抖,很久没聊得这么畅快。感觉沈浩有种能力,就是和任何人交谈,都可以让对方站在小岗考虑问题。我不像游客,也不是客商,也成了小岗发展的参与者。”

黄永昶在自家农场喂鸡

彼时黄永昶在江苏无锡经营十多年家具生意,一度担任无锡家具协会会长,身家千万。受到沈浩和小岗精神的感召,他将家具生意交给侄儿,只身来到小岗。

2009年11月6日,初到小岗1年的黄永昶突然听到噩耗,沈浩去世。自此村口多了一桩白色建筑——沈浩同志纪念馆,黄永昶相信沈浩并未离开,而是以另一种形式留在了那里。他也决定留下来。紧挨着沈浩纪念馆的一侧,是小岗地势最低洼、最不被看好的土地,黄永昶以高于市场价的资金流转土地,挖塘、种树,养鸡、喂鸭。

“确实感情用事了,从商业角度来看,不会在这里投资。但换个角度想,做生意不能光为钱,也得考虑社会效益。”因为土地流转,当地百姓分到了流转金,家门口就是梨园,老人足不出户就能打工挣钱,又是一笔收入。

黄永昶与合伙人前后投入了2000万,逐步将种植业发展为种植、养殖、水产多位一体的微循环农业。去年光网络订单便下了5万只鸡、100万枚鸡蛋,“等到梨树挂果,亩产能达到1万斤。我们的梨树是韩国进口的,果子成熟后不会掉下来,利用这个特点组织了采摘节活动,毕竟小岗的旅游业一年比一年红火,客流不成问题。”当初“意气用事”流转的土地出乎预料结出“新芽”,梨园发展逐步走上正轨,政府支持下,村村通道路修到园子门口,丰收的货车出得去,满载游客的旅游大巴开进来。

“90后”宣传干事

“高中那会儿死记硬背教辅材料,一篇作文是关于小岗沈浩的,我背下来,结果考了。”成为选调生之前,这是田笑对小岗唯一的印象。 

田笑1992年出生,家住六安市裕安区,郑州大学新闻专业毕业,考取选调生后分配到滁州市凤阳县。

“开始还有点优越感,一本毕业,在校期间算个笔杆子,工作之后方才体会天高地厚,能人辈出。一次到核工业企业考察,跟我一批那哥们说得头头是道,我好奇问,你懂这?他淡淡说,博士学的核物理。”能侃、幽默,90后男孩私下能把行政工作说得通俗诙谐,聊到小岗之后的经历,他严肃起来。

选调生派往县、镇一级不在少数,但分配至村十分少见,小岗村是个例外。数据显示,2016年小岗村接待游客68万人次,其中前来报道的记者就数以千计。为更好服务游客、记者,村委忙时得向县委“要人”。田笑本科学的新闻,又在校报干过一段时间,正逢小岗缺笔杆子,他便自告奋勇到了小岗。

田笑工作中

刚工作就遇到棘手活,走访挖掘新闻素材同时,要着手写小岗三年工作总结,5年发展规划,“2个月连轴转,熬到凌晨一两点是常事。压力越大,进步越快,抗压能力和写作能力显著提高。”回忆“菜鸟”阶段,田笑觉得是满满的收获感。

常年跟着第一书记调研,村里多少个贫困户,哪家又开了农家乐,田笑门儿清,他也摸索出跟乡亲们的相处之道,“刚工作我特书生气,闷在办公室写材料,见人不敢打招呼。后来找到感觉了,跟村民打招呼要大点声,爽朗一点,这样能和大家伙走得更近。”

午休时间,他和同事往食堂走,被后厨严大妈叫住,“周末不回去吧?到我家吃饭去。”田笑笑着点头,回头告诉我们,他是村委里唯一的外地人,逢年过节同事回凤阳县城,他则要坐3小时大巴回六安,工作调不开时便在宿舍里凑合。节假日单位人少,为田笑一人开小灶不现实,所以严大妈经常邀他到家里吃饭,这让他倍感温暖。

“起初确实蹲不住,慢慢接受,慢慢习惯,现在好多了,周末看看书,村里走走,和叔叔阿姨打个照面,挺好的。”不久前县委宣传部缺人手,想调田笑回县里,询问他的意见,小伙子考虑再三选择留下来。“和村民们刚混熟了,打算再干一阵子。”

女猪倌成“新致富带头人”

“老一辈小岗人那么艰苦都敢改革,我们年轻人有什么理由不拼?” 殷玉荣是土生土长的小岗“创二代”,提起父辈们的往事难掩自豪。她用五年的时间,完成从外出打工者到返乡创业者,从白手起家到小岗新致富带头人的转变。

回乡从事养殖以前,殷玉荣在水泥厂当过工人,从事过近十年的运输,看到村里人在家乡发展越来越好,按耐不住回小岗创业的想法。农村家庭都会养点猪、鸡、鸭,但不成气候,殷玉荣觉得应规模化经营,想带动亲戚朋友合伙办养猪场,大家觉得她想法很好,可到了掏钱支持时,都犹豫了。

殷玉荣接受采访

被泼了“凉水”,殷玉荣没有放弃。她的小学、初中时光都在小岗度过,“大包干”、“农村改革”常从老师口中蹦出,出校门便是小岗改革农村纪念馆,这一股子闯劲在年幼的殷玉荣心里生根发芽。

丈夫在外地跑运输,殷玉荣自己办起养猪场,开张不久就碰上口蹄疫,第一次给400多斤的猪打疫苗,猪在圈里乱跑,用断了几个针头才注射成功。有时,照看生病的小猪,打针,洒药,得要忙到半夜两三点。“别人都睡了一觉,我还在猪圈里,确实累,但一想到老一辈人,这算啥!”

得益于互联网,殷玉荣通过发帖向做得好的同行取经,她手机里存着十多个技术老师电话,来电记录一长串。邻居们都说她节衣缩食,对小猪却毫不吝啬,花十多万购买新风系统,从山东买玉米作饲料,玉米买回来也不直接喂,用机器磨成面粉状,生怕小猪吃了不消化,“把猪看得比娃娃还金贵”。

2016年猪肉价格上涨,殷玉荣尝到了甜头,一头小猪往年200元不到,去年能卖1000多元,扣除饲料、水电成本,净赚了50万元。看到殷玉荣做出样子,亲戚朋友们心里也有了底,纷纷想入股。

今年年初,小岗村召开新春座谈会,评选表彰了新的18位优秀致富带头人,殷玉荣作为唯一的女性入选。台上从大包干带头人手里接过证书,她感觉沉甸甸的。

(责编:关飞、马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