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一原镇党委书记忏悔:几天不收钱心里就有失落感

2017年09月06日10:53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原标题:【忏悔录】从天堂跌入地狱 我的人生没有假如

——霍邱县孟集镇原党委书记杨德春的忏悔

处理结果:2016年11月7日,杨德春因违反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等待杨德春的将是法律严惩。

简历:杨德春,1967年11月出生,大学文化,1989年7月参加工作,199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6年3月至2016年8月,历任霍邱县孟集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党委书记,霍邱县轻纺协会会长、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正科级)等职。

我叫杨德春,现年49岁。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小时候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有上顿愁下顿,衣服补丁连补丁。直到上高中我也是长年掏咸菜罐。那时的艰辛我记忆犹新。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历经磨难,我终于在1986年考入皖西联合大学,在工民建专业学习三年后,于1989年7月我被分配到石店区牛集乡担任团委书记,1991年我当上了副乡长。

在组织的关心下,1992年撤区并乡,我到高塘乡任副书记、副乡长一职。2002年10月我在龙潭镇任副书记、镇长。2006年3月,组织上把我调到霍邱东片重镇孟集镇任镇长。2009年我又被提拔为孟集镇党委书记,主政一方。孟集镇这个舞台给了我施展才华的机会。2014年我又被组织上调至县直任轻纺协会会长兼经信委党委委员、副主任。

回顾人生历程,我能从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学生一步步成长为一名正科级领导干部,在每一个阶段都凝聚着组织的心血和期望。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没有我所工作过的地方父老乡亲的关爱和呵护,我今天仍然是一个一般工作人员。回想我参加工作的27年,组织上给予我的太多了,我终身感激不尽。可如今我却掉进违纪违法深渊,自毁前程。我追悔莫及,万分痛恨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天?错不可逆转,一切都晚了。我痛苦品尝自己酿成的苦果,幻想着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梦。可残酷的现实却每天真实地呈现在我眼前。

随着任职时间的增长、职务的升迁和环境的影响,我不自觉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看到周围老板们坐豪车、穿名牌、上酒楼、大把花钱,过着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生活,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诱惑。特别是在我担任孟集镇一把手后,开始主政一方,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这时候,围着自己转的人多起来了,自己感到风光了,就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事事讲排场,摆阔气,整天迎来送往。请客吃饭的人,接连不断,有的为了撑面子,有的为了拉关系,有的另有所图,隔三差五地请我,我每请必到,每到必喝,每喝必醉,伤身体,误工作,毁形象。

刚到孟集工作的时候,对下级和老板送的红包、钱物,我还是很谨慎的。随着收受红包、钱物的次数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我却来者不拒。日复一日如此,便习以为常了。在贪欲激流里,我已难收手和难回头。

2012年以来,我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深为收受那么多钱财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也曾退过少量的,但全部都退又缺乏勇气,缺少担当。自己总认为孟集镇是个小地方,反腐风暴不一定刮得到。我天真地认为这事别人不知道,时间长就没事了。

2012年县纪委对我进行信访初查。我采取事先与有关人员通气,订攻守同盟、提供假证据等方式应付调查,用假象迷惑调查人员,侥幸过关。这次调查后,我暗自庆幸,没有被查出问题,洋洋自得,认为自己就是没问题。自己并没有从中汲取教训,也没有警醒。反而认为组织调查轻描淡写,好应付。还我行我素不悔改不收手,仍然收与拿。直到此次我被纪律审查,才如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

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首先是放松学习。我自从当上基层领导干部后,一逢学习就借口工作忙顾不上,或是学习也敷衍应付,是读书看皮,看报看题,走马观花。没有静下心来认真学习过,更没有系统学习过。有时学习也浅尝辄止,不求甚解。对党的大政方针、党纪党规和一些法律常识知之甚少或一知半解。更不能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所以在我的工作中办事情、想问题,只凭经验,凭感觉,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借鉴他人的做法,没有绷紧党纪国法这根弦,更没有办事情想问题自觉用党纪国法这根标尺去衡量。由于没有理论指导,没有党纪国法的支撑,没有借鉴他人的成功经验,盲目瞎闯,所以做出的决策肯定是错误的,是荒谬的,甚至是违纪违法的。自己不懂还不虚心向别人学,上级要求也不肯学。总之不想学、不愿学。

其次是宗旨意识淡化。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全体党员必须牢记的,并为之践行的。共产党员要心中装着群众,时刻想着群众的安危冷暖。我作为一个有二十六年党龄的老党员,对孟集的发展不热心、不出力,对群众的所诉所求不关心、不调研,对组织的重托不用心、不理睬。为自己安乐窝着想,打自己的小算盘。整天追求奢华的生活,财迷心窍。把为人民谋福祉、谋利益代之以服务企业、服务老板,从中大肆收受贿赂。

第三是生在福中,忘记根本。我从小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历经磨难,才得以肩负着父老乡亲的重托,家人的期望,踏上工作之路。刚开始还算努力,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慢慢走上领导岗位后,忘乎所以。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兄们,忘记了母亲的叮嘱和殷殷期盼,更忘记了过去那常背的咸菜罐。因而在工作中,身边的群众,他们同我的父兄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却对他们视而不见,对他们的所求所盼充耳不闻,对他们冷暖漠不关心。把他们对自己的尊重视为当然,对他们的苦、穷不究其根源,一律视为懒、不会干,对他们的申辩认为是刺头、在找茬。殊不知他们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为他们服务是自己的使命,他们是根是本,没有他们我将是无根之木,无水之鱼。在糖衣炮弹的轮番进攻下,我失去了农民的本色。

第四,追求享乐,财迷心窍。我当上基层领导干部后,生活也发生了改变,一改过去“土老帽”形象,扔掉了过去补丁服装,穿上名牌,讲阔气,讲排场。过去挨饿受穷的情景时时浮现在我眼前。因此我对于金钱的渴求如嗜酒般地贪婪。看到钱我本能地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加之奢华的生活需要金钱做基础。这样捞钱便是我的所求:送来的,来者不拒;不送的,想办法索取;送少的,想法设法使其多送。几天不收钱心里就有失落感。为捞钱我费尽心机,绞尽脑汁,整天脑子里尽想着如何谋钱。一切为谋钱让道,一切为谋钱服务。除了钱还是钱,唯有钱好,钱迷心窍,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

对家庭和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我深感内疚,难以面对。我87岁的老母亲,天天站在门口翘首盼儿归,一想到这情景,我心如刀绞。我的爱人和儿子都急需我照管,特别是我的儿子,今年初三,中考在即,面临人生的一次抉择,他多么需要我帮他辅导、解疑排惑、排忧解难。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深陷自己亲手编织的“笼子”里接受组织调查。

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按照我夫妻俩的正常收入,我们家人足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不让他们担惊受怕,他们不会孤立无助,儿子也不会无人辅导。

假如我没有违纪违法,我就能照顾家人,老母亲会安享晚年,爱人就不至于让她独自面对难以预料的未来,儿子在中考的角逐中也会多一人助威。

假如我没有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我就能在组织给予的岗位上,还能为霍邱,为百姓尽点微薄之力,弥补我对组织的亏欠,对百姓的愧疚。

但是没有假如,只有冷冰冰的现实。现在我一想到老母亲、爱人和儿子的现状和今后的生活,心里就一阵酸楚、凄凉,感到万分痛苦。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就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一般。希望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以我为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对于已经犯错误的同志,我以切身经历劝告,千万不要心存侥幸,甚至目前还在不收手、不收敛,最终等来的,必定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六安市纪委)

(责编:鲁先红、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