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矿井到码头——淮南矿工再就业侧记

2017年09月05日11:54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人民网合肥9月5日电(韩畅)伴随着隆隆的汽笛声,运煤货车驶入芜湖港码头,车门打开,王安军熟练地用卸煤机开始运煤,剩下的残渣再用扫帚清扫出来,待一车煤运完,他蓝色的工作服也透出了汗迹。“这不算啥,过去下矿条件差,辛苦得多。”

矿上的工作,曾经给予王安军丰厚的报酬,最高时一个月他能拿小万把。可近些年,王安军明显感觉压力大了,“行情好时煤炭一度卖到600元一吨,前两年才200多一点。我在的潘一矿开拓三区没活干,隔三差五放假,工资少了一大截。”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淮南市计划在“十三五”期间退出矿井5对,去产能1495万吨/年,这其中就包括王安军所在的潘一矿(600万/吨)。淘汰落后产能不可规避地涉及到人员安置,彼时,整个淮南市需要安置的职工数量是49836人。

王安军是众多面临抉择的矿工的一员,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眼瞅单位没活干,每月3000元出头的工资,他很是犯愁。去年3月22日,矿井贴出一张《招聘启事》,拟从潘一矿招聘172人前往芜湖港工作。新工作就摆在眼前,老王却陷入纠结,矿井下待了快20年,人到中年,再换工作适应的了吗?

王安军同事朱家席也有同样的顾虑,“矿上虽然拿的少,好歹离家近,从我们这去芜湖得倒好几趟车,路上要花半天时间。”他有个朋友在外地当矿工,后来转岗到一家知名牛奶公司送货,可没干半年就适应不了提出辞职,“矿上累是累点,但操作简单,让我转行跟年轻人竞争,精力实在跟不上。”

“矿工职业技能相对单一,再就业培训就显得十分必要。为妥善安置职工分流,淮南市发放稳岗补贴近7000万元,申请拨付事业保险省级调剂金1000万元,多渠道强化技能培训、就业培训。”淮南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与此同时,王安军听说在码头工作一个月4000元,加上市里和企业发的补贴拿到手有5000多,比在矿上时多了不少,另外用人单位进行了为期3天的岗前培训,只要认真学,都能很快适应新的岗位要求。“如果不去芜湖港,工资低,在家闲着也没事。树挪死人挪活,新岗位说不定是新的开始。”

最终打动老王的是矿上的一项政策——所有人员劳动关系、社保关系一年内仍保留在潘一矿,意味着职工随时可以回到原来岗位。“一年多了,这个政策始终没有发挥作用,因为所有转岗的矿工都在新岗位上扎了根。”王安军说。

在矿领导多次交流后,朱家席的担忧也慢慢消除,他还尝试着解开爱人心里的疙瘩,“我换工作不是下岗。不是工作没干好,而是需要适应新形势。反而,新的岗位有了新奔头,既有保障,也不那么累了。”

“待遇是一方面,矿上也给职工再就业做了大量工作。”黄海通曾是王安军的上级,如今已是芜湖港裕溪口煤码头机电维修中心主任。在172名职工前往芜湖港之前,他在芜湖港早已打了前站,先后3次查看工作环境,协调解决工人们工作及生活问题。“打地铺睡了一个礼拜,主要任务就是给职工做思想工作,发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从芜湖港到淮南,交通不便是难题,要转三趟车,为此用人单位安排了专车,将这趟行程用时压缩至4小时。

王安军还记得初到码头的那天,在潘一矿职工和领导簇拥下上了车,到了芜湖老远看到欢迎横幅,鞭炮齐鸣。“宿舍都被打扫过了,床、被子铺得整齐,伙食两荤两素……”

转眼间,从事新工作已有一年多,工友们早已打成一片,业余开展“文工团”活动,一起聚餐、唱歌;爱人老埋怨朱家席长胖了,为此他一有空就沿着江岸跑步,锻炼身体;朱家俊总惦记孩子,为此,他申请把每周休假集中,月中回家一次休息5天。

去年以来,淮南妥善分流安置3.25万人,一批又一批矿工在新的岗位找到归宿。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