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是永不消逝的民族记忆

丁建庭

2017年08月15日11:19  来源:南方日报
 

8月14日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她们曾经遭受的苦难已经化为民族记忆的一道深深伤痕,提醒着我们勿忘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中国必须强起来才不会受欺辱。随着时间的流逝,“慰安妇”幸存者已经越来越少。12日晚,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黄有良离世,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以欺骗、诱拐或强迫手段,迫使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为日军提供“性服务”,中国至少有20万以上的妇女先后沦为“慰安妇”,朝鲜半岛的受害者也不下14万-16万人。“慰安妇”是战争中遭受性暴力的受害者,她们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大多都会被疾病、饥饿、屠杀或自杀夺去生命。据统计,有高达75%的“慰安妇”被蹂躏致死,而幸存者多数无法生育,加上传统男权社会的性思想,导致许多人终身生活在痛苦中。历史不容遗忘。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对中国等受害国人民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它不会随着幸存者的年老去世被忘却,而应该成为永不消逝的民族记忆。

“慰安妇”问题在战后曾长期被遮掩。直到上世纪90年代,在一批有良知的学者和相关女权团体和人权团体的协助下,在包括中国、韩国以及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敦促下,日本政府才开始对“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慰安妇”的真相也才得以逐渐浮出水面。所谓“河野谈话”,就是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代表日本政府宣布调查结果的谈话,谈话承认“日本军队直接或间接参与了‘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的运送”,并表示“诚挚道歉和反省之意”。“河野谈话”原本就是迟到的忏悔和谢罪,但即便如此,到了安倍政府上台后,竟然声称“河野谈话”有“大问题”——“内容和措辞当年曾受到韩国政府的干预”,并且在国际上一再宣称“日本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没有能证明军队或政府部门进行强征的证据”,试图借此否定“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这正是安倍政府的一大罪恶。但不管其怎样极尽否认、歪曲、美化之能事,“慰安妇”的事实都不容篡改,更不容被遗忘。

在世界“慰安妇”纪念日前后,不少曾经的受害国和地区都举行了纪念活动。国内有媒体对全国范围内“慰安妇”幸存者进行走访慰问,给她们送去温暖关怀,也通过她们的口述“抢救”历史的记忆;80后导演郭柯执导的国内首部获得公映许可证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也在纪念日这一天正式在全国公映;台湾民间团体发起“一人一心,一人一信”活动,要求日本政府正视“慰安妇”议题,尽速兑现道歉、赔偿等各项民众诉求;韩国公交车上安装“慰安妇”少女像,提醒民众勿忘历史……这是不忘历史的应有态度,是对“慰安妇”的深沉纪念,同时也是对民族记忆的一种守护。特别是随着幸存者的不断离世,以及年轻人对这段历史的渐行渐远,更应该宣扬这段历史,让人们有机会走进“慰安妇”幸存者的生命故事,深刻理解战争的残酷和军事性暴力的罪行,不要忘记历史,不要让悲剧重演。对于那些歪曲历史、膜拜“鬼子”的人,要像打击“纳粹”一样打击,绝不容忍和平时期的“汉奸”。

记住这些“慰安妇”幸存者,守住这段永不消逝的民族记忆,或许是对苦难历史和受害者的最好纪念。去年5月,包括中国、韩国、印尼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日军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希望这一申请能早日获得通过,以便让国际社会和年轻人更多了解。对人类而言,这是基本正义和良知。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