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厉行节约之风越来越盛,但仍有一些地方的群众迫于习俗、碍于面子举债办喜事。最近,涡阳县全力推动城乡移风易俗——

如何让红白事“瘦身”又“塑心”

2017年08月11日08:39  来源:安徽日报
 

陈规陋习,群众有苦难言

“朋友们,听我说,陈规陋习害处多。大吃大喝风俗坏,铺张浪费把人害。摆酒席,拉账桌,心不情愿没法说……”日前,一场移风易俗文艺志愿演出在涡阳县楚店镇三里赵村的文化广场举行。

“这快板说得实在,俺们这里出个门、盖个房,甚至买个彩电都得给礼,早该杀杀这股歪风了。 ”村干部赵凤田说,群众对没完没了的办事、出礼很反感,但怕被人看不起不敢带头反对。

青疃镇大袁村是一个4000多人的大村,红白事每年不下百场。 “现在一桌酒席三四十个菜的越来越多,餐桌浪费十分严重。 ”村民袁祖光十分痛心地说,一桌菜连三分之一都吃不完,剩下的只能倒掉。

涡阳县礼仪协会秘书长董心民介绍说,涡阳的传统婚礼,要经历订婚、传书、结婚和回门四次大的仪式,每一次男方都要给女方好烟好酒,还有牛羊肉等,一次就得万把块。再加上请唢呐班、租车、酒席等花费,如果家境不够殷实,一场婚礼会让一个家庭破产。

该县城东街道黄庄村的贫困户王新民对随彩礼也是有苦说不出。 “现在农村的婚宴也出现甲鱼、黄鳝了,客人的礼金也水涨船高,三百五百只是一般关系,亲戚之间都要上千元。 ”王新民说,过去别人随多少,他也要随多少,不会因为他是贫困户而受到关照。 “王新民的情况不是个案,这种政府给贫困户‘输血’,传统陋习却给贫困户‘放血’的事,到了迫切需要改变的时候。 ”涡阳县文明办副主任李永说。

今年5月底,涡阳县文明办印制“移风易俗倡议书”,利用电视、报纸、手机短信、网络以及微信等宣传媒介,覆盖式宣传“移风易俗”。文化部门创作小品、快板、三句半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进社区、下农村宣传演出。 “政府带头捅破了‘窗户纸’,说出了群众的苦衷,大家都支持。 ”王新民说。现在,村里人办事,没人再收王新民的彩礼,不过没人因此瞧不起他,反而一起帮助他早日脱贫。

移风易俗,建制度强监管

今年初,涡阳县各相关单位深入调研,形成了调研报告。县里分析汇总后,颁布了关于推动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的实施意见,绘制出切实可行的流程图,为推动移风易俗夯实制度基础。

“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 ”77岁的张玉民,是城东街道黄庄村的老党员。他说,农村移风易俗要靠党员干部带头。在村“两委”、老党员的号召下,村里颁布了新的《村规民约》,农村每桌酒席不得超过380元,随礼不得高于100元,贫困户不得超过20元。 “谁会在乎百八十元的,更不要说贫困户的20元了。 ”张玉民说,县里拿出了实施意见,村里颁布《村规民约》也有了依据。

一方面,全县各级党员干部以身作则,自觉签订 《党员节俭操办红白喜事承诺书》,不邀请或者接受除亲戚外的人员参加,不接受下属以及有利害关系单位和个人的礼金礼品。同时,党员干部还负起监管职责,对不认真履行职责、不严格审核监督,致使本单位干部职工违规办理婚丧喜庆事宜的,除追究当事人责任外,还要追究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的责任。

另一方面,县纪委、监察局严格执行《党员干部婚丧嫁娶监督管理办法》,严格执行“报告备案”制度。规定党员干部因婚嫁丧葬事宜要安排招待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天,规模严格控制在10桌以内,县城每桌不超过480元。涡阳县还将移风易俗纳入文明单位、文明村、星级文明户等文明创建考核体系,对工作不力的单位和个人,取消评先评优资格。乡镇制定移风易俗奖励政策,表彰奖励先进典型,形成示范效应;村级重引导,将移风易俗内容写入《村规民约》,组建红白理事会、道德评议会等群众自治组织,加强潜移默化的作用。

经过县镇村三级协作,涡阳县将移风易俗织成一张隐形的网,共同遏制铺张浪费、大操大办、攀比迷信等不正之风。

文明新风,“瘦身”更“塑心”

“现在办事,我首先向双方事主宣传,要做到不定亲、不传书、不要彩礼、不设账桌、不收礼、不回门,只办结婚当天那一场正席。刚开始有些难度,但现在明显好转,坚持抓下去,形成习惯就好了。 ”董心民说,风俗是长时间形成的,不可能短时间内完全改变,要想给红白事“瘦身”,关键是让群众“塑心”。

“别小看董心民的礼仪协会,他们在群众中威望很高,能起到引领作用。 ”城关街道移风易俗办公室主任孙玲说,礼仪协会也叫红白理事会,由一些有威望的退休干部、乡贤等组成,对于婚丧嫁娶的操办具有较强的话语权。涡阳县每个村都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全县以自然村为单位划分了3702个网格,把8140位理事会成员纳入网格中,实行网格化包保管理。

不久前,城关街道红旗社区居民赵栋良儿子办婚事,由红白理事会的信万里主持操办。 “事主本打算置办个三四十桌,我介绍现在的政策,说服他最后办了十桌,一下子节省了几万块钱,事主非常高兴。 ”信万里说,过去一桌起步价780元,多的要上千元。一年下来,一个城关街道可以节省两个亿婚庆费用,群众负担下来了,自然拍手称快。

涡阳县退休干部于保清儿子的婚礼,给董心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于保清曾任多个岗位一把手,如果没有提倡婚事简办,上百桌都有可能。但是他通知各单位的联络人,每个单位来人不得超过一桌,不收礼金。 ”董心民说,退休老干部带头不收受礼金,给全县的党员干部树了个好榜样。

“通过半年的努力,涡阳县红白事操办呈现出‘四多四少’的良好势头,喜庆多了、程序少了;面子多了、花费少了;融洽多了、纠纷少了;俭办多了、扰民少了。 ”涡阳县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种势头将长期坚持下去,让文明新风刮去传统陋习,塑造社会交往的新风气。(记者 武长鹏本报通讯员 李涛)

(责编:马玲玲、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