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收费难降,超期服役当治

魏英杰

2017年08月02日10:20  来源:钱江晚报
 

高速公路收费问题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受关注了。这并非问题已经解决,而恐怕是大家吐槽无力。近日,一则消息又引起人们对相关话题的关注:交通运输部回复政协提案时表示,面临着债务增长和筹资任务仍然较重的双重压力,从现实情况看,降低高速公路收费尚不具备相应条件。

交通部的回复不无道理。在收费公路问题上,首先就是要破除“免费午餐”的想法。从历史来看,如果不采取“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方式,国内的高速公路网不可能这么快形成体系,为经济发展提供助力。从法律角度看,收费公路是行政许可行为,收费标准和收费期限都是经由政府部门认定的,岂能说改就改,想免就免。再从现实角度讲,拿公共财政去填收费公路的窟窿,把收费公路变成免费公路,等于用全民的钱补贴使用公路的人群,这既不现实也不公平。

但要指出的是,免费和降低收费并不是一回事。现有收费公路不能说免就免,公众都能理解。但是不是有降低的空间呢?难道全国收费公路普遍捉襟见肘,收入都不够还贷和正常开支?如果是这样,难道投资者的计算能力都那么差,或者投资的时候都没想着盈利?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投资者前赴后继,积极参与高速公路投资?要说部分高速公路收费降不下来也罢了,所有高速公路都不能降,这明显“不科学”。

能不能降,也不提了。现在就说一点,高速公路违规收费、超期服役行为,能治吗?既然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和期限都是明文规定的,在规定以外的收费,自然应当认定为违规收费。其中非常普遍的就是形形色色的超期收费问题,也就是到了收费期限后变着名目继续收费。

例如,2014年的时候,原京石高速公路河北段因收费年限到期停止收费,但免费40天后,在原京石高速的路基上,“新京石高速”重新上岗,又获得22年的收费权。除此之外,还有些地方把经营效益好的收费公路和仍然负债较多的公路“打包”,人为扩大债务规模,变相延长收费。更一些地方干脆由政府直接批准延长收费。不管是否收不抵支,也不管期限到还没到,那么多地方都在想方设法继续收费,难怪收费公路永远没有尽头。

近年来高速公路债务确实不断增长,但其中很大程度上在于人为原因。以近日刚公布的数据为例,2016年度全国收费公路总支出为8691.7亿元,其中养护支出476.3亿元,运营管理支出596.8亿元,这两项分别占支出总额的5.5%、6.9%。运营管理支出为何比养护支出还高,大家不妨自行体会一下。难怪高速公路债务怎么也降不下来,确实“事出有因”。

收费不是问题,但不合理收费、违规收费、超期收费,不该成为公路收费“永远正确”的理由。否则,原本不无道理的收费公路模式,就会成为这些乱象的替罪羊。在改进收费公路模式的同时,理应坚决向超期服役等违规行为开刀,这样才能减少公众质疑,使其更好地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