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你》谁说青春片女一号必须可爱?

2017年08月01日08: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则是把小说原著中的意识流写法洗去,编织了一个“中规中矩”、时间线完整的青春故事。这其中有着从文学作品到影像媒介转化之间的考量,改编是成功的。文学青年秋水遵从父母的意愿考入医学院,在仁和医科大学本硕博八年连读的大学生活中,结识了一群好兄弟,也遇到性格截然不同却一样爱他的小红和赵英男。阴差阳错、兜兜转转,错过与过错,怀念与感悟,还是“青春无悔”式熟悉的配方,不同的却是,这个本属于70后的故事却在今天引起了年轻观众的共鸣。

  在这部讲述90年代大学生故事的作品中,他们谈摇滚精神、念舒婷的《致橡树》与北岛的《回答》,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和《斯普特尼克恋人》,听《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追的星是彼时艺名还叫王靖雯、尚不是天后的王菲……跨越过20余年的“代沟”,能够点燃众多的80、90后,究其原因,是其所展示的“青春”的精神内核:对自由的向往和一点点年少轻狂的叛逆。

  在剧中,秋水在深夜广播时喊出了诗人鲍勃·迪伦曾说过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还幸存的,一种是已迷失的,我们的身体虽然被囚禁在这里,可是我们的灵魂永远不会迷失”,在这一刻,我们看到的是“正青春”特有的气质。

  青春片这一类型在中国市场始于2013年赵薇执导的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自此,国民的怀旧情绪就不断被消费,充满怀旧感的符号、各种年代提示物、自带回忆的柔光滤镜,再加上N男N女的排列组合,拼凑出了无数“不知道是谁的青春”的烂片。它们片名各异,但却有着同一副面孔:千篇一律的“疼痛青春”、“肿胀青春”,然而“青春的迷茫”早已让观众审美疲劳。更何况我们看到的是被整齐切割开的青春期和成人期,镜头一转的时间,任性妄为的少年,“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就变得克己复礼、沉稳世故,主人公的变化只能通过服饰发型来表现,除此以外毫无成长,更谈不上连续性。

  到如今,青春片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变成了烂片的同义词,《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出现,可能正是让我们看到了青春片的不同打开方式——可以不堕胎、不撕扯、不歇斯底里,而片子的女主角也是可以不可爱的。

  在这一点上,被称为是“90后老戏骨加金马影后”的搭档,演员张一山与周冬雨的“山雨”组合,两位演员演技都在线,无疑是电视剧的加分项。在张一山的表演中,我们或许还能看到余罪的痞气,甚至还能看到刘星的“贫”,但我们在秋水身上也看到了记忆中班上那个喜欢“搞事”的“坏小子”,这些人物序列背后有一个共通点:叛逆少年,他有一些痞气,笑起来还带着一点坏,但却透着我们文化中特有的“侠气”,替兄弟出头,通过爱女生来爱世界。

  从《七月与安生》到《喜欢你》再到《春风十里不如你》,周冬雨走的也都是同一条“古灵精怪”的路线。周冬雨所扮演的小红,虽然在人设方面争议颇多,却让现实生活中那些平凡的女生们第一次在影视作品中有了“脸”,她们不再是青春剧里的背景板、青春故事中的路人乙,而是高高扎起两个小辫子、笑起来五官挤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邻家女孩。

  当原著《北京、北京》中“胸大腰细,整个医学院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的小红,被呈现为一个爱折腾、有些偏执却也有些可爱的柴禾妞,让我们看到爱情故事的女主角,不一定只能是美艳动人的、乖巧听话的或是文静大方的,她们也可以是随遇而安、天性自由的。

  《春风十里不如你》所采用的不囿于原作、“边想边拍”的方式,导演进行的人物再创作,打破的是青春影视中女性角色脸谱化、标签化的藩篱,赋予了角色鲜活的生命。她们不再是作为男性欲望凝视的客体,不再做被摆弄的洋娃娃,而是拆掉了身上的提线,自由生长。

(责编:范晓琳、马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