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宇文玥坠入冰湖是第几集 冰湖诀别楚乔才看透真爱

2017年07月13日07:37  来源:大众网
 

  原标题:《楚乔传》宇文玥坠入冰湖是第几集 冰湖诀别楚乔才看透真爱

  第37集 - 楚乔上任秀丽军教头 箭法精准受称赞

  楚乔知道燕洵担心自己,她笑着宽慰他,不就是骁骑营吗?她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就没怕过什么。燕洵知道她的心思,他现在已经不是三年前的燕洵了,是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军营中嘹亮的呐喊声响彻天际,楚乔一身利落的深蓝色紧身衣,墨发高束,显得格外英姿飒爽。楚乔是皇帝亲封的女教头,元彻亲自接见了她,楚乔在燕洵患难时期对他不离不弃的那份忠义让元彻很是佩服。他接到一个字条,看过后让楚乔到秀丽军任职。

  楚乔出去后,元彻随即叫了宇文玥来,刚才的纸条就是宇文玥写的,他希望楚乔能到秀丽军中任职。骁骑营的人大多都是长安贵族子弟,个个桀骜不驯,楚乔一个刚刚脱离的奴籍的女子,要想在这样一群人中立足,恐怕比登天还难,但秀丽军就不同了,他们来自燕北,在定北侯的事情上没有出力,对燕洵怀有愧疚之心,楚乔去那里应该不会被为难。

  宇文玥为楚乔打算的如此周全,元彻还注意到楚乔的佩剑是残虹剑,与宇文玥的破月剑正好是一对,他调侃地问宇文玥是不是真的喜欢楚乔。这个问题宇文玥并不打算回答,见元彻找他没有什么要事,转身出去了。

  楚乔一路找过去,正好看到秀丽军副统领贺萧被统领薛致冷绑了刁难,众士兵跪在地上求情,贺萧铮铮铁骨并不屈服,薛致冷以动摇军心罪为由头想要对他行刑。眼看那贺萧就要被带下去,在一旁观看很久的楚乔突然发声,说了一句:慢着。

  楚乔只是新来的箭术教头,薛致冷处理自己手下的兵,让她不要多管闲事。楚乔劝他最好将此事上报骁骑营主帅元彻,他现在要杀的不是普通的副将,而是秀丽军的将领,秀丽军是镇守长安的重兵,可不是他薛致冷一人的府兵。薛致冷被楚乔噎的说不话来,不甘心地带着自己的人离去。

  秀丽军全部出自燕北,因三年前没能出手救定北侯背上了忘恩负义的污名。贺萧趴在床上养伤,他手下的葛奇、乌丹瑜商量着是不是能通过楚乔联系上燕洵,以表明衷心。他们说话间楚乔敲门进来,她拿了上好的金疮药给贺萧。

  今天多亏楚乔,贺萧才得以幸免于难,他好奇楚乔是怎么知道他的。燕洵要回燕北,楚乔早就将可以争取到的帮手寻思了一个遍,秀丽军正在其中。不过这话她没有对贺萧几人说。

  夜幕降临,幽静的小树林里,贺萧独自一人吹着筚篥。楚乔过来,贺萧知道她是燕洵身边的人,对她说起了自己的私事,自从三年前的事之后,他们就莫名背上了叛徒的名头,他被兄长赶出了家族,妻子因他被马匪杀害。

  楚乔闻言,仗义地说要帮他报仇。贺萧从她这里看到了希望,如果燕洵肯相信他们,秀丽军就能摆脱叛徒的污名。其实秀丽军背上叛徒的名号也有他们自己的责任,当年他们反应迟缓,被人钻了空子,直攻燕北重地。楚乔告诉他,现在燕洵相不相信秀丽军不是叛徒并不重要,燕洵的幽禁之期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秀丽军如何做才是最重要的。

  燕洵已经在为出长安做足准备,他们在长安大范围的布置了火油。出长安之路必定艰险非常,他们准备妥当,只差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元彻自幼长在魏贵妃身边,把她视为生母。魏贵妃不想将淳儿嫁给萧策,想要提前给她定亲,让元彻过来,就是想和他商量一个合适的人选。元彻从魏贵妃那里出来正好在御花园遇到淳儿,向她稍微透露一些定亲的事,提亲打个预防针。淳儿关心驸马人选,元彻只说是个知根知底的人。

  燕洵知道楚乔到了秀丽军中,决定去看看她。此时,骁骑营中,宇文玥与元彻一起用餐,元彻拿楚乔调侃宇文玥,宇文玥笑他堂堂一个皇子竟如此八卦。元彻提醒他楚乔和燕洵同甘共苦,情义非凡。这些宇文玥心中都清楚,被人这么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让他更加难受,但他已经做好远远看着楚乔幸福的心理准备了。

  宇文玥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极目远眺,他目光停留的地方,燕洵和楚乔站在那里。燕洵来看楚乔,贴心的为她准备了护手凝脂,两人说说笑笑气氛极好。

  随后,楚乔在训练场上教授箭法,并亲自示范,她双箭齐发全都正中靶心,士兵们鼓掌连连。正在这时,宇文玥走过来,看到靶子上的箭冷言问是谁射的。听他的语气还以为是射的不好,楚乔低声回答是自己。宇文玥了然,抬手也发出两箭,正中靶心,众人叫好连连。宇文玥见秀丽军弓箭老旧,提出要为他们换一批新箭,让楚乔跟着他去拿手令。说了那么多,也只是想和她独处而已。

  到了宇文玥的房间里,他端坐在案后一动不动,楚乔不想和他耗费时间,让他赶紧写手令。宇文玥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没有研磨他怎么写。楚乔无法,只好上前研磨。宇文玥心中欢喜,嘴上却嘲讽她自打嘴巴,前几日是谁说以后再也不会侍候他的。

  楚乔闻言,扔下墨石不干了。宇文玥见好就收,提醒她安分守己,燕洵所图太大,魏光的事他已经帮他们摆平了,但是只此一次,希望他们好自为之。

  魏贵妃将淳儿和宇文玥凑在一起吃饭,其用意不言而喻。淳儿百般不愿都表现在脸上,魏贵妃留他们独处。两人都知道对方心思,看宇文玥一副冷冰冰地样子,淳儿起了玩笑的心思,问他不能娶到她这么美丽大方的公主遗不遗憾,宇文玥言不由衷地配合她说遗憾的样子,彻底逗笑了淳儿。

(责编:吴西露、苏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