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宇文玥坠入冰湖是第几集 冰湖诀别楚乔才看透真爱

2017年07月13日07:37  来源:大众网
 

  原标题:《楚乔传》宇文玥坠入冰湖是第几集 冰湖诀别楚乔才看透真爱

  第33集 - 围猎即将开始 楚乔被推至风口浪尖

  皇帝生性多疑,此番他特意叫元彻过来说起军权与当年处置燕世城之事,表面上说是对元彻手握军权很放心,但聪明的元彻知道父皇这是在警告他,不要步燕世城的后尘。

  安静雅致的小屋中,宇文玥与燕洵坐在桌边喝茶。宇文玥想将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但悲剧已经造成,燕洵并不想听任何解释,他起身就要走,宇文玥在他走出去之前终于问了那个一直想知道的问题:星儿没有死,她一直在你身边对不对?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非常肯定。燕洵反问:是想再杀她一次吗?这句话只戳宇文玥的心窝子,一针见血。

  回到莺歌苑,燕洵小心翼翼地帮楚乔处理脖子间的一丝伤痕,他告诉楚乔宇文玥已经知道她未死的事。这件事楚乔早在发现拿错剑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但那又怎样,她现在是楚乔,不是宇文玥身边侍候的小丫头了。

  明月高悬,夜色幽幽。元彻自皇宫出来后,直接去了青山院。这两年多以来,他与宇文玥一起奋勇杀敌、同生共死,已经将对方当成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元彻将皇帝对他的夸奖说给宇文玥听。宇文玥听后,剑眉微挑,问元彻相不相信这是皇帝是真心话。元彻冷笑,但皇上召他回来的同时,又把他的死对头三皇子召了回来制衡他,皇家哪有什么真心可言。

  宇文玥此番回来,算是功成名就,又与手握实权的元彻交好,这让宇文灼甚是欣慰,看来谍纸天眼的复兴指日可待了。东方忌随元彻一起回到长安,他提醒元彻杀了燕洵更为妥当,否则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倒是与元彻的想法不谋而合。东方忌提醒他堤防宇文玥坏事,元彻知道宇文玥对燕洵兄弟情深,只希望他不要辜负他的一番信任。

  青山翠微,鸟语花香,郊外猎场,元嵩指挥人布置场地。远远看到楚乔跟着燕洵过来,元嵩瞬间眉开眼笑,快马迎过去。他神神秘秘地拉着楚乔借一步说话,走到没人的地方,元嵩开心地告诉楚乔再过三个月,父皇就恩准他出去开府建衙,到时候他就能娶王妃了,到时候就让楚乔去他府上。楚乔听后一脸无语,去你府上做什么,当一个锦衣玉食的奴婢吗。

  这话可算是伤了元嵩的心了,他什么时候把她当奴婢看过呀。楚乔还有事不欲再多说,她急着走,元嵩一脸担心,提醒她小心一点。楚乔走到一处密林,发现一只兔子受伤了,好心地帮它治伤。一声霸道的声音传来,巴图哈家族的年轻一辈扎玛和扎鲁正在射箭比赛,这只兔子就是他们的猎物。此刻看到楚乔,扎玛改了主意,射人岂不是更有趣,她拿箭指着让楚乔快跑,楚乔当真就听话的在前面跑。眼看一支箭射到她脚下,楚乔知道自己两条腿是怎么也不可能跑得过人家的骏马的,她停下来,说是这样玩没意思,若是她骑着马,扎玛来射岂不是更刺激,更能证明她的箭术了得。扎玛听后眼前一亮,欣然同意。

  楚乔骑上马,心下一狠,用匕首直接刺在马身上,马疯狂地跑了出去,扎玛这才知道上当了,而楚乔已经跑得快没影了。

  与此同时,燕洵的大帐里,他收到元嵩送给楚乔的礼物,送礼物的小厮还特地说明要楚乔亲启。小厮走后,燕洵走近礼物盒子,漫不经心地打开发现是一件质地精良的锦衣,他心中不快,拿起杯手一歪,剩下的水悉数倒在衣服上。燕洵吩咐阿精将他打算送给公主的衣服拿来,楚乔回来后,燕洵将衣服送给她,同时将元嵩送来的衣服给她看,楚乔手一摸,竟然发现那衣服有些湿。联想起刚才燕洵送自己的衣服,楚乔莞尔一笑,他这是吃醋了吧。

  就在这时,扎玛找了过来,燕洵和楚乔出来。看到燕洵,扎玛一脸嘲讽,奚落他是丧家之犬,她想教训楚乔,燕洵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别说是她,就算是皇上,燕洵也不会让别人动楚乔一根汗毛。

  扎玛笑燕北又多了有个情种,当年燕世城为了白笙得罪皇上落得如此下场,现在燕洵又为了楚乔得罪她,看来燕家是彻底无望了。燕洵执意不让,在人家地盘上,扎玛只好暂时收手,但是围猎还有好多天,来日方长。

  元彻得知了这件事,好奇楚乔到底是什么人,能让燕洵这么护着。宇文玥知道瞒不住,告诉他是自己以前的一个奴婢。闻言,元彻若有所思,注意到宇文玥的佩剑换了。

  今晚会举行盛大的宴会,燕洵怕扎玛回来找茬,让楚乔跟自己一起去,还特意让她穿上自己送的衣服。楚乔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赵西风知道楚乔没死,冷笑一声,和魏舒游计划着要将她置于死地。赵西风走后,魏舒烨提醒魏舒游不要太过分,燕洵已经获得皇帝准许自由出如莺歌苑,过于针对他只会引起皇上不满,魏舒烨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心中还念着与燕洵的兄弟之情,但魏舒游从来不是个听劝的人。

  月亮悄悄爬上夜空,篝火已经点燃。楚乔一身女装,温婉可人的站在燕洵身边。元嵩看到楚乔没有穿他送的衣服,一脸的不开心,让她赶紧换上自己送的那件,她现在身上这件根本就不适合她。或许元嵩说的是对的吧,毕竟燕洵之前是打算将它送给公主的,与楚乔风格根本不搭。

  这样的场合,燕洵免不了要去应酬,楚乔站在原地等他。皎洁的月光照亮整个围猎场,宴会上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但宇文玥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她今天明显特意打扮过,穿着华丽的衣裙,梳着精致的妆发。宇文玥直直地走过去,问楚乔还不记得自己,多希望能从她嘴里听到一句记得。时隔三年,楚乔再次面对宇文玥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失望和心痛,只是言不由衷地恭喜他得势。她对燕洵言笑晏晏,却对自己如此冷淡,这让宇文玥心中陡然生出一丝火气,他让楚乔转告燕洵,不要多生事端否则第一个不放过他。话虽如此,但宇文玥其实只是不想看到他们有事。

(责编:吴西露、苏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