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黄甲镇:山区镇闯出特色脱贫路

2017年07月04日15:23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人民网合肥7月4日电(记者苗子健)位于安徽桐城市大山环抱中的黄甲镇,平均海拔660m,面积107平方公里,总人口1.39万人,其下辖的8个行政村全部为贫困村。该镇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2641户,9136人。就是这样一个纯山区镇,近年来以产业为抓手,培育龙头企业、激发自身动能,在脱贫攻坚战中走出了一条特色脱贫路。2014年脱贫1617人,2015年脱贫2930人,2016年脱贫2450人。2017年计划全镇877户,2425人全部脱贫,8个村全部出列。

基地支撑 因地制宜抓产业

山多地少,是山区镇众多农户贫困的主要原因。黄甲镇依托自然资源,以扩规模、增特色为发展脱贫产业的生命线,统筹规划,精准实施,聚焦茶叶、中药材、高山蔬菜、油茶、苗木花卉、手工业、乡村游等七大特色扶贫产业,着力打造了两万亩桐城小花茶叶、2600亩油茶、2500亩高山蔬菜、3000亩安吉白茶、2200亩苗木花卉、3000亩板栗、2000亩中药材、2000亩瓜蒌子、2000亩薄壳山核桃等产业带为支撑的扶贫产业新格局。

在全镇8个村里,每个村除茶叶基地外,还拥有1-2个产业基地,多种产业共同发展,辐射带动了全镇90%的贫困群众。有了基地的支撑,每个村可以通过把农户的山林、土地适度规模集中,贫困户不仅可以从土地流转中增加收入,还可以进入基地务工赚取劳动报酬,相比之前,贫困户的收入稳定了许多。

龙头带动 实现一地生四金

为了发挥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对贫困村、贫困户的带动作用,黄甲镇大力发展专业合作社。目前,全镇有各类专业合作社32个,带动贫困户约1500户、5210人,人均增收达1500元。

茶叶是黄甲镇富民的主导产业,围绕有机茶叶,该镇重点打造了杨头有机茶合作社、向阳孝祥有机茶合作社和感湾益姑尖茶叶合作社。其中,杨头有机茶合作社还是全国茶叶十大专业合作社之一。合作社通过“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采摘、统一包装、统一品牌、统一销售”模式,吸纳贫困户357户1428人,解决了贫困户卖茶难的问题,户均实现纯收入1.5万元。在这3家龙头合作社的引领下,小花茶叶在深圳、北京两地市场供不应求。

另一方面,黄甲镇还大力引进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石窑村引进浙江安吉客商成立安徽双创公司,流转石窑、葛湾两村的山场600亩,发展安吉白茶;引进上海蒋记集团与安徽美祥集团共同投资1.1亿元,成立安徽美尔马公司,流转石窑、水岭等村山场近3000亩,发展现代林业、旅游休闲等产业。黄铺村引进安徽仙龙湖旅游文化有限公司流转山场,种植油茶和薄壳山核桃,

通过“龙头企业+基地+贫困户”的产业扶贫机制,黄甲镇实现了“一地生四金”,即:组织引导群众以土地经营权流转“获租金”,扶贫资金入股龙头企业“变股金”,贫困群众就地打工“挣薪金”,盘活土地等资源入股合作社或龙头企业“分现金”,拓宽了贫困户的增收渠道,带动了贫困户增收脱贫。

多管齐下 激发脱贫自身活力

要实现贫困户稳定脱贫,必须激发贫困户自身创业活力。黄甲镇实施“阳光工程”、“雨露计划”,为农村贫困劳动力提供培训,开展“培训1人、就业1人、脱贫1户”的扶贫工程,培养“有文化、懂技术、能创业、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确保每个贫困家庭劳动力接受1次以上技能培训,学会至少1项实用技能,实现1人长期就业。去年以来,共举办茶叶培训班15次,电商培训班5次,养殖技能培训班8次,建筑技能培训班2次,全年共培训贫困户800余人次。发放各类技能合格证书600余份,切实增强了贫困户自主脱贫的能力。

依托该镇劳动保障所成立黄甲镇劳务输出服务公司,收集各类劳务用工信息,向用工单位输送贫困户劳动力,双向对接,引导更多贫困户外出就业。目前,全镇外出就业贫困人口达3000多人。另一方面,该镇还组织无法外出就业的贫困劳动者在家从事手工编织、来料加工、农产品深加工等。

黄甲镇还由镇政府牵头,各村建立“以奖代补”扶贫基金,由镇财政监管,贫困户提出产业发展申请,经村审核后实施,由镇、村验收合格后,按标准计算补助款,直接打到贫困户的“一卡通”账户上,确保扶贫基金真正用在贫困户产业发展上,让脱贫攻坚产生强大的内生动力。

党支部引领 发挥火车头拉动效应

基层党组织是一支“永不撤离的扶贫攻坚队伍”。黄甲镇在脱贫攻坚中通过打造“支部+”,形成“支部引领、干部带头、党员示范、群众参与”的党建扶贫新模式。

葛湾村党总支与一山一凹家庭农场合作,把鸡苗送给有技能的贫困户分散养殖成熟后购回,20余名贫困户年增收2000元。三新村党总支引进党员客商张值苗,投资4000万元兴办安徽中森生物科技公司,成立了企业党支部,张值苗利用自身的客户资源,主动联系帮助全镇120户贫困户销售茶叶6000余斤,户均增收2300余元。黄甲镇通过“支部+经济组织”、“支部+能人”、“支部+党员带动”等模式,将党组织的火车头拉动效应最大化发挥。 

(责编:金蕾欣、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