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镇长名气还大的乡村邮递员 33年坚守为的是那份情

2017年05月09日07:21  来源:合肥晚报
 

公元前202年楚汉战争末期,西楚霸王项羽被韩信率领汉军围困在巢湖东南岸边银屏山区的一座巍峨大山。由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韩信使用计谋派人用箫管吹奏楚歌,楚军士兵听了思亲怀乡,纷纷丢弃兵器四散而逃。后人把这座大山称为楚歌岭,原来山下的一个小渔村也有了散兵镇的名字。

话说散兵镇有一个小小的邮政支局,33年前,年轻的郑爱军从这里走上了工作岗位。从那以后,银屏山区来了一位群众信赖的邮递员,他进矿山、入农户、到学校,忍受酷暑严寒和寂寞孤独,饿了吃一口自带的干粮,渴了喝一捧山沟里的水,每天往返崎岖不平的山路, 累计投送报刊50多万份、信件几十万封,从未发生丢失和延误。

微笑的“山里人”淳朴性格

黝黑的皮肤,一身绿色邮政服,来去脚下生风,见人总会回赠一个灿烂的笑容。时代变了,郑爱军“山里人”的淳朴性格从来没有变。

两年前,记者采访合肥市劳动模范时,曾跟随郑爱军沿着蜿蜒的山路,翻越楚歌岭,一直到银屏山区深处;两年后,郑爱军当选安徽省劳动模范,他还是年复一年风雨无阻地奔波在这条山区邮路上。5月7日晚,记者拨通郑爱军手机聊起近况,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除了冬天骑摩托车冻得双手麻木,其他都还好。”

刚参加工作时,他早上6点出发,背着几十斤重的邮包翻山越岭,沿途一路投递五六十个小村,中午到达山顶,傍晚6点才能回来。遇到雨雪天气,投递完以后来不及回到山下,只能留在山上过夜,裹一条棉被蜷曲在山村的老祠堂,或与林场的护林员相伴。后来,上山的羊肠小道变成了公路,他上山投递也骑上了配发的摩托车,十几年间骑坏了两三辆。

70余公里山路,13000余户分散居住的居民,郑爱军负责的是散兵镇邮政支局最难走的一条邮路。在这条邮路上,他曾因踏到独木桥上的青苔滑跌到河里,也曾遇到过野猪、恶狼;山洪暴发时,他踩着泥水进山;暴雨天,为了摆脱身后的球形闪电,他将摩托车开得飞快;冬日山上积雪半个月不化,他自带铲子辟出道路。

常年户外工作,郑爱军落下了风湿的毛病,女儿劝他该歇一歇了,可他依旧全年无休,就连大年初一都要来邮局转转,不然总会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他说,“邮局就是我的家,邮路上的乡亲就是我的亲人,我放不下。”

33年坚守为的是那份情

有人问他守着一条邮路33年,值得吗?郑爱军坦言,“曾经我也想过离开。可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他们。”早先,镇上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喊他一道去,郑爱军不走,心里放不下的是那一份份温情。

“一般人哪里能坚持那么多年。”谈起郑爱军,散兵镇政府宣传委员陈露这样说道,“现在很少能看到他这种眼神了,没有欲望,内心平静。他一笑,你会有很温暖的感觉。”

山里人都像称呼自家人一样叫他“老四”,见到他总会说,“老四,今天来了,中午就别走了,到我家吃饭。”“老四,下雨天地滑,骑车慢点。”有一年冬天,郑爱军一头栽进冰水里,不得不穿着半条湿棉裤投递。一位孤寡老人看到后,当即脱下自己唯一的棉裤让他换上。“想到这些,我心里就非常感动,哪里还能离开?”他打开邮袋说道,“这封信是从部队寄来的,家书抵万金,我可得及时送到;这份《合肥日报》,是施全根老人的,他可是老党员了,退休后,我得保证他能及时听到党和政府的声音,这些是我的责任。”

魏正金老人在村中开了唯一的一个代销店,经营烟酒日用杂货和农资产品,听到熟悉的摩托车突突声,正在店里忙碌的老人知道是郑爱军来了,赶忙出了门,老远就打招呼。郑爱军不光帮他带来了报刊,还帮他捎带来一些种子、农药、化肥等小件农资产品。“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默默帮助大家,不求回报。”魏正金老人说道。

亮党员身份敢于显身手

货车司机小张还记得那个惊心动魄的日子,“亏了投递员师傅及时赶上告诉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一天,这位司机开车送货路过散兵镇,把抽剩的烟头扔出窗外,一阵风又将烟头吹回到车后的货物上,点燃起大火,眼看就要烧到油箱,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这时,郑爱军刚好路过,全速追上拦住货车,并帮着将火扑灭,站在一旁的人却说他傻,“别人都躲得远远的,就你跑过去,油箱要是炸了,你这条命还要不要了。”

一辆运牛货车拐弯时,不慎掉下两头牛,这在当地价值4万元,郑爱军路上经过看到赶紧把牛拴在一旁追到镇上,找到急哭了的司机;路边沟里的杂草丛中,他发现了一个不省人事的醉汉,扛在肩上徒步一个小时送到卫生站;在路边石缝里捡到不知谁掉的2000元,他一路打听,最终找到了失主……

很多受到帮助的人,想要通过赠送东西的方式感谢,每当这时郑爱军总是婉言谢绝。郑爱军说,“我就亮出身份,说自己是党员,这么做是应该的。他以后要是可以多帮帮别人,我这忙也算没白帮。”

郑爱军的事迹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散兵镇现在有句流行语,“可能有人不认识镇长,但绝对认识郑爱军。” 记者 袁兵 文/图

(责编:关飞、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