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第38-47集:侯亮平遭陷害破局自证清白 李达康王大路易学习老友再聚

2017年04月20日08:23  来源:中国青年网
 

第38集 - 郑西坡阻止王文革的报复 侯亮平被陷害遭实名举报

高育良还是接受不了祁同伟对自己的学弟动杀机,祁同伟很清楚陈海的性格,知道他是绝不会通融的,告诉陈海的结果就是自投罗网,面对你死我活的艰难选择,他只能对陈海下手,对他的恩情只能来世再保。高育良非常震惊,他质问祁同伟,什么时候处置自己。而且,侯亮平对陈海感情至深,不会坐视不管,祁同伟这是在引火烧身,自取灭亡。

祁同伟看到侯亮平调查蔡成功,抓捕欧阳菁的时候,他还暗自庆幸自己是安全的,没想到李达康不但没有全力反击,还知难而退,欧阳菁竟然供出刘新建,才让祁同伟措手不及,他很清楚这次中央的这次反腐风暴是无人可以抵挡的。

祁同伟提醒高育良,赵立春向中央推荐高育良做省委书记,眼看就要呼之欲出了,可是中央先派来一个田国富,改组了省纪委,又空降了沙瑞金,彻底断绝了高育良的上升之路,在之后就是侯亮平。中央是不是盯上了赵立春然后盯上汉东省,再加上赵瑞龙太过招摇,四面树敌,得知赵瑞龙已经脱险。高育良才送来一口气,可是祁同伟更加担心的刘新建,只要侯亮平就事论事,不扩大案情,祁同伟他们就能涉险过关,赢得一些缓冲期为撤离做准备,因为祁同伟和高小琴对侯亮平的劝说失败,他必须要搞掉侯亮平,高育良思忖良久,决定可以先把侯亮平搞走,因为吴惠芬正在做侯亮平的工作,他让祁同伟等消息。

其实侯亮平的咄咄逼人是有目的的,他就是要逼出他一直不想正视的真相,高育良暴怒之下的直白诉求,师母翻出陈年旧情的感化,目的和祁同伟是一样的,在温情脉脉的面纱后面,不也是一场鸿门宴吗。正在这时候,钟小艾给侯亮平打电话询问和高育良谈话的结果,得知高育良表现很奇怪,钟小艾无比担忧地提醒侯亮平不要再遭受和陈海一样的陷害,其实,侯亮平已经预感到有一场暴风雨就快来了。

郑西坡送沙瑞金他们离开大风厂,随后,他接到汤成兰的电话,得知王文革和三车间的两个工人去仁义巷蔡成功的岳父母家,他们要抱着蔡成功的儿子跳楼。郑西坡急忙赶过去。

此时,王文革他们准备冒充抄水表的要去蔡成功的岳父母家。看到郑西坡他们匆匆到来,王文革他们迅速开车离开,郑西坡紧追不舍。郑西坡给王文革打电话,劝他不要冲动,更不要连累工友,因为今天沙瑞金亲自来大风厂,封条已经撕掉,他们的股权有希望讨回了,王文革根本不信。

沙瑞金和陈岩石一起来医院看望陈海,沙瑞金直言相告陈海是被人所害,因为陈海掌握了汉东的腐败分子的犯罪线索,所以制造了这起车祸。原来是沙瑞金的党校同学向他推荐的刑侦高手赵东来,陈岩石也知道赵东来曾经受过公安部的表彰。沙瑞金表示,如果不是案件有了眉目,自己都没脸来看陈海,陈岩石最担心的是侯亮平,沙瑞金希望侯亮平要提高警惕,要有政治智慧,让各个部门加强对他的保护。

高育良回到家,他早猜到侯亮平不会被说动,很无奈地让吴惠芬给祁同伟打电话。有气无力地表示她和高育良已经尽力了,但是侯亮平固执己见,不愿通融就是不听,他们也无能无力了。祁同伟明白,吴惠芬刚想说但是,被高育良一把夺下电话。

侯亮平做了一个噩梦,蔡成功情绪激动地大喊要举报自己,他被惊醒了。

第二天一早,高育良接到京州市检察院检察长肖钢玉拿来的卷宗,举报侯亮平涉嫌受贿,高育良推掉了所有的安排,和肖钢玉来到澡堂泡澡。高育良得知蔡成功举报侯亮平,蔡成功和丁义珍一起开煤矿,高育良觉得蔡成功一个人的证词不够,肖钢玉称在工商局有侯亮平的亲笔签名和身份证复印件,而且侯亮平已经接受了四十万的干股分红,有民生银行的转账凭证。高育良还提醒肖钢玉一一六那天晚上侯亮平给陈海不停地打电话,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高育良深知厚颜无耻地告诉肖钢玉,自己怀疑是侯亮平做局制造车祸暗害陈海。最后,高育良告诉肖钢玉他们都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要打赢这场仗,承诺让肖钢玉当省检察院检察长,还警告肖钢玉不许耍滑头,并嘱咐他要和季昌明搞好关系。高育良决定连夜找到沙瑞金,让他亲自拿下侯亮平。

侯亮平从陆亦可那里得知赵瑞龙失踪了,高小琴也去香港谈一个港资项目,他很吃惊。又得知京州市检察院在调查蔡成功,赵东来刚开始以为是侯亮平派来的人,结果发现是肖钢玉亲自督办了一个蔡成功的新案件,涉及到省检察院的某位领导,赵东来让陆亦可提醒侯亮平小心。陆亦可想起最后一次提审蔡成功的时候,蔡成功曾经说到他那里进来两个黑社会的人,他已经感觉到危险了。侯亮平担心蔡成功被黑社会威胁,让赵东来去调取监控录像。侯亮平猜到祁同伟已经拿起法律的武器来对付自己。

最后,侯亮平郑重交代陆亦可,不管自己被隔离审查还是被拘留失去自由,陆亦可一定要突破汉东油汽集团这个堡垒,还要尽快加强对他们的查账力度,这个堡垒一旦突破,祁同伟他们就会土崩瓦解。侯亮平担心夜长梦多,决定立刻审讯刘新建。

与此同时,蔡成功交代,他从高小琴那里借款五千万,和丁义珍,侯亮平合办了一煤炭公司,蔡成功占百分之七十股权,他们俩各占百分之十五的干股,三年给侯亮平共分红四十万,一次性打到侯亮平民生银行卡里。还送侯亮平一箱中华烟,一箱茅台酒和一万元现金。蔡成功口口声声要戴罪立功,他揭发侯亮平包庇自己,曾经劝他不要怕,他会保护自己,果然侯亮平很快就调到汉东来了。来了之后对自己百般包庇,还让蔡成功装病。

吴惠芬和把自己轻度抑郁症的体检报告给姐姐吴心怡看,吴心怡很着急,埋怨她不该瞒着自己,劝吴惠芬一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能任由病情发展下去,吴惠芬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为了芳芳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赵瑞龙从镜鉴周刊时政记者那里得知,沙瑞金这次带着中央的指示来到汉东,就是要搞掉李达康和高育良,汉东方面关注的公司里其中两个都是赵瑞龙的。沙瑞金想用三个月的反腐风暴来否定汉东改革开放三十年。记者还听说侯亮平不干净,如果沙瑞金不把他调到汉东来,他有可能出麻烦,他和赵瑞龙核对了一下侯亮平的犯罪案例。

侯亮平和陆亦可提审刘新建,他故伎重演又是百般推诿,揪着林华华骂他是狗不放。侯亮平心平气和地聊起刘新建的军队大院生活,他非常羡慕刘新建每天能听着军号军歌的生活,并说自己也有军人梦。刘新建打开了话匣子,本以为自己在部队干一辈子,可是后来改革开放,人们满脑子都是挣钱。

高育良迫不及待连夜找到沙瑞金汇报,侯亮平被蔡成功实名举报,涉嫌严重经济案件,沙瑞金大感吃惊,当得知侯亮平和丁义珍蔡成功一起做煤炭生意,沙瑞金觉得不可能,是天方夜谭。高育良很痛心,沙瑞金却觉得很蹊跷,怀疑有人对侯亮平动手脚,可是高育良坚持咬定侯亮平就是资深的腐败分子。

第39集 - 侯亮平争分夺秒突破刘新建 高育良迫不及待停职侯亮平

沙瑞金让高育良说出他的意见,高育良提议把侯亮平从现在的岗位上拿下来,不能再让侯亮平侦办一一六的案件,沙瑞金坚持想一想再做处理,高育良坚持叫停侯亮平,让肖钢玉顶上,沙瑞金让白秘书立刻叫来季昌明。

侯亮平听说当年赵立春在省军区的年度总结报告中发现了刘新建的写作才能,才决定调刘新建做自己的文字秘书,后来又做了警卫秘书,前前后后一共给赵立春做了六年的秘书。刘新建很感激赵立春的知遇之恩,把自己从一个副营级的转业军人,破格提升到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刘新建想起自己的光辉的历史,满脸的春风得意。侯亮平顺势说,刘新建对赵立春的报恩的情结很重,斥责他为了报恩不惜牺牲国家利益。

此时,季昌明接到沙瑞金的电话,让侯亮平停止审讯,季昌明很不理解,眼看就要有突破,沙瑞金却坚持不能授人以柄。

侯亮平严厉指责刘新建,他为了报恩,把汉东省委当成了梁山忠义堂,把赵立春当堂主,把汉东油汽集团当成了赵家的提款机。侯亮平听到了季昌明耳机里的提示,让他停止。侯亮平取下耳机,把手机关机,继续审讯刘新建。与此同时,高育良也打来电话,季昌明示意林副检察长来接,高育良首先叫停侯亮平的审讯,然后设法通知季昌明到他办公室有要事相商。高育良挂断电话,将侯亮平已经停止审讯的事情告诉了身边的肖钢玉,可是他心里还是不踏实,他很了解侯亮平,担心他不肯轻易停止,让肖钢玉迅速赶往省检察院监督执行。

侯亮平继续和刘新建展开攻心战,刘新建对哥们讲义气,可是他们却一个个都盼着他去死,如果不是将他拘捕,他现在恐怕连命都没有了,刘新建不相信。

季昌明给陆亦可打电话,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请求在给他们半个小时时间,季昌明决定去见高育良。陆亦可进屋把半个小时的期限写下来告诉了侯亮平。

季昌明把侯亮平被实名举报,停职接受调查的消息电话通知了钟小艾,钟小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侯亮平把丁义珍在非洲的照片拿给他看,并且严厉地正告他,检察院已经对汉东油汽集团展开全面调查,真相将很快大白于天下,即使刘新建一句话都不说,最终也能零口供定罪,那样刘新建将失去一个量刑时从轻的机会。侯亮平继续讲述刘新建的红色家族的先辈们的革命事迹,没有他们就没有新中国,可是刘新建仅仅是为了报一个人的恩,就去挖新中国的墙角,其实他本质上不是一个贪婪的人,相信他在背诵共产党宣言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他的主观并不想成为党和人民的害群之马,但是没有抵挡住一己私欲,背叛誓言,背叛信仰,背叛人民。刘新建被侯亮平慷慨陈词震撼了,他立刻打断了侯亮平的话,他掩面思考,内心激烈地斗争。

此时,肖钢玉奉命急匆匆来到省检察院指挥中心,立刻给林副检察长打电话,得知他在审一个渎职侵权的案子,而且马上就完事了,肖钢玉只好等待。

季昌明来到高育良的办公室,得知是蔡成功实名举报侯亮平,季昌明不相信。正在这时候,肖钢玉向高育良电话汇报,自己进不去省检察院的审讯指挥中心,也不知道侯亮平在哪里,更不清楚林副检察长在审讯什么人。

高育良放下电话向季昌明指示,即使要挥泪斩马谡,也要把侯亮平绳之于法。季昌明告诉他侯亮平已经被撤下,高育良才松了一口气。

刘新建追悔莫及,他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为了替职工谋福利,从2000年5月开始,他通知财务把账上暂时用不到闲置资金给了很多私营企业和股份公司做过桥贷款,共得利息六千多万,一部分给员工,其余的部分他和一些高管都分了。

肖钢玉派人一直在看守所外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看到看到侯亮平和陆亦可出来,他们立刻打电话通知了肖钢玉,肖钢玉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立刻通知高育良。高育良指责季昌明,为什么不把侯亮平撤下来,季昌明解释是侯亮平太累了,可能就在休息室睡着了,高育良不甘心,催促季昌明给侯亮平打电话,结果电话关机,高育良立刻转告肖钢玉,命他就在那里原地等。季昌明坚信侯亮平,不同意对他立案,和高育良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季昌明决定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汇报,最后两人商定,先将侯亮平停职,等调查清楚再做处理。季昌明请求高育良慎重对待此事,并让他转告肖钢玉,有任何事情都要向自己汇报,因为他还没有退休,他会为党站好最后一班岗。

肖钢玉想派人进去查看侯亮平到底在干什么,因为没有手续,也只好作罢。

刘新建交代了澳门赌博的事以后,半个小时的时间到了,林副检察长让侯亮平停止审讯。肖钢玉冲进指挥中心,他四处查看,担心侯亮平畏罪潜逃,趁机打听刘新建的审讯情况,林副检察长一问三不知,肖钢玉无奈只能离开。

侯亮平很遗憾,刘新建眼看就能交代赵瑞龙的事,可是审讯被迫停止,他让陆亦可通知赵东来,密切关注刘新建,任何和他接触的人都要有记录。

侯亮平和陆亦可一起走出看守所,陆亦可发现有人跟踪。这时候,钟小艾打电话给侯亮平,她很担心别人拿蔡成功和侯亮平做局,侯亮平让她放心,坚信自己能破局,钟小艾让他去找陈岩石反映。陆亦可下车质问那些跟踪的人,得知是肖钢玉派来的,陆亦可生气地打电话向季昌明问明情况。

肖钢玉就在季昌明的办公室,陆亦可的电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季昌明指责肖钢玉,不管他拿的谁的尚方宝剑,对侯亮平的监视也应该事先和自己打招呼,肖钢玉拿出蔡成功的举报材料。催促他立刻立案,季昌明向他宣布和高育良商量的结果,暂不立案,停职反省。由吕梁和肖钢玉牵头成立调查组,先把基本的事实调查清楚,再经省检察院党组慎重研究,并报请省委批准以后,再做下一步决定。肖钢玉认为中间环节太多,不利于办案。季昌明看到侯亮平和丁义珍合伙开公司的资料,忍不住笑了,这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

陆亦可火冒三丈,她坚持要参与对侯亮平的调查,不能让肖钢玉他们为非作歹,眼睁睁看他们挖坑把侯亮平埋掉。侯亮平已经两天没有休息了,他有气无力,但是却异常平静地劝陆亦可,一定要好好办好刘新建的案子,不要分心,侯亮平坚信,正因为他们如此狗急跳墙,恰恰证明了自己的方向是正确的,陆亦可想去找高育良汇报,侯亮平制止了他,因为肖钢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陆亦可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妈妈吴心怡那么讨厌高育良。

吕梁在检察院门口等侯亮平回来,让他直接去见季昌明,陆亦可坚持要参与对侯亮平的调查,侯亮平制止了她,嘱咐她要养精蓄锐,郑重地把刘新建的案子拜托陆亦可。陆亦可看着侯亮平疲惫的背影,大声喊他的名字,表达自己的支持与鼓励,侯亮平回身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责编:吴嫣然、关飞)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