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小说编剧周梅森:沙瑞金最难演李达康很让人痛心(图)

2017年04月17日07:10  来源:广州日报
 

 

  李达康很让人痛心

  广州日报:李达康这个角色很火,产生了很多表情包,号称微博流量担当。你如何看待李达康?

  周梅森:这种人愿意干事,而且执政风格非常强悍,这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有相当一部分。应该说这些干部为我们的改革开放立下了汗马功劳,有大贡献,但是也不避讳,他们的毛病也非常明显。

  最明显的一点是权力不受限制,不习惯被监督,不愿意被监督。他做事有效率,硬干乱干什么都敢干,有时候就会被人讨厌,所以落马的也很多,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我个人觉得,这类干部比懒政不做事的干部、贪污腐化的干部要好得多,也是最令人痛心的一部分干部。

  我有义务写出来

  广州日报:和十几年前相比,你现在写政治题材小说在尺度上有没有很大变化?

  周梅森:我不想变也得变,我写《人间正道》《中国制造》时,不能想象一个小处长家里能有2亿现金,我不可以想象。这个戏不仅仅是个官场小说,不是这么简单,它实际上讲了一个大中国的故事,讲中国面临一个抉择,必须要把腐败遏制住。

  广州日报:你为何喜欢写政治题材小说

  周梅森:我不是官员,我就是个作家,我同时又是非常关心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变化的作家。我觉得一个时代,总要有一部分作家做见证人,要对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进行思索,进行巨量的思索,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作为一个作家我有义务把它写出来,有一点我是相信的,健康的力量最终总要战胜黑暗。

  剧本过审走正常程序

  广州日报:有人说电视剧比小说尺度更大,你如何看?

  周梅森:没有,还是小说尺度大一些,小说里的一些人物结局和电视剧结局都不一样,电视剧和小说有很多都不一样的。

  广州日报:这部电视剧是通过怎样的程序,最终和我们见面的?

  周梅森:最高检在审查等各个方面完全都是走正常程序,通过审查和最高检、国家反贪总局没什么关系。我们是正常报检,广电总局也是正常履行审查程序。

  我的个人观点是,只要达到了标准,准确、深刻地反映当代社会生活,不是虚假的、片面的,那电视剧当然可以通过。这不能搞题材决定论,关键在于怎么拍。

  我写作时没有提纲

  广州日报:这部电视剧收视率如此高,你觉得最大原因是什么?

  周梅森:很多电视剧为什么不好看,因为那都是桥段的拼凑,还有人把一些成功的作品桥段拿来东拼西凑,那就更不像话了,那是抄袭。

  我的作品自始至终是有要求的,必须创造出鲜活的文学人物,要原创。我写作没有提纲,开始写作的时候,谁好谁坏我不知道,人物根据他们自己的性格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我对他们身不由己,这就是创作。

  我把这一点要求到剧组,要求导演,要求演员,必须创作。吴刚和张志坚当时找过我,问怎么去演李达康和高育良,我说你们自己琢磨去。我要和他们说了,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因为他们太优秀了,都是大表演艺术家。吴刚演得这么好,这就是创作。编剧在创作,导演在创作,演员也在创作。在团队里,创造是我们追求的唯一目的。做不到这个层次,不可能在社会上有这么强烈的反响。

(责编:郭宇、马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