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模式:产业园区发展新引擎

2017年03月07日14:38  来源:合肥日报
 
原标题:PPP模式:产业园区发展新引擎

一个月前,我国首个关于各类开发区的总体指导文件《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首次提出“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开发区建设,探索多元化的开发区运营模式”,鼓励以PPP模式开展开发区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类项目建设,鼓励社会资本在现有开发区投资建设、运营特色产业园。

事实上,这早已不是有关PPP的第一个政策了,上世纪90年代,PPP概念便引入国内。在新型城镇化建设快速发展大背景下,国家层面密集的政策推动PPP模式,旨在解决产业园区建设中缺资金又缺效率的“两缺”问题。通过PPP模式,公平与效率实现兼顾,企业也获取了长期稳定的合理回报。随着《若干意见》的出台,2017年或将迎来PPP大发展的“元年”,PPP模式将在更广阔的领域得到推广应用。

PPP模式产业园区发展的新引擎

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政府与企业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它的优势在于: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公共服务,拓宽了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政府能减轻财政支出压力,减少对微观事务的直接干预;加大资金投入弥补“短板”,百姓可以享受到更好的公共服务。

上世纪90年代,PPP模式引入国内后最早在基础设施、能源等领域得以快速发展,随着各项政策的推出和实践的深入,PPP模式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得以推广应用。今年2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以PPP模式开展开发区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类项目建设,鼓励社会资本在现有开发区投资建设、运营特色产业园。2016年9月,安徽省人民政府印发了《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试点省建设的实施意见》,强调拓宽城镇化项目直接融资渠道,建立健全PPP、特许经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城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

中国的产业园区一直缺乏一个政企合作的长效机制,社会资本运营方既缺乏束缚,也缺乏激励。短期开发有利可图,长期运营缺乏资金支撑,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PPP模式一旦纳入园区运营中,政企之间就建立了长效均衡机制,政企利益诉求趋于一致,双方着力于长远的规划和稳定的运营,各尽所能,制造多个发力点,实现政府、企业、居民多方利益共赢,并最终实现新型城镇化和产业新城发展的本质含义。说到PPP模式在产业园区领域的具体实践,不得不说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的“固安样本”。固安产业新城位于河北省廊坊市,十几年前这里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县,全年财政收入仅1.1亿元。从2002年开始,华夏幸福与固安政府合作,运用市场化PPP模式,开发建设宜居宜业的产业新城。经过十几年的精耕细作,截至2016年6月底,华夏幸福已为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超500家,实现项目签约投资额 1200多亿元。2016年,固安县财政收入达80.9亿元。

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对全国第二次大督查发现的典型经验做法给予表扬的通报》,固安县与华夏幸福共同探索的PPP模式被国务院通报表扬。在2016年10月,财政部联合教育部、科技部等20个部委共同发布的《关于联合公布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加快推动示范项目建设的通知》中,“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固安高新区综合开发PPP项目”及“南京市溧水区产业新城项目”双双入选。

坚持产城融合

华夏幸福的“深井哲学”

华夏幸福PPP项目之所以频频获得国家的高度认可,是经过“摸爬打滚”积累而成。

2003年,华夏幸福接手固安项目不到一年,就遇到国家整顿开发区的大检查。固安园区会不会被整顿掉?能否证明园区未来可以很好地发展?

“因为是市场化运作,华夏幸福作为民企投进去的都是自己的真金白银,要对开发区域三五十年的长远发展负责,所以园区建设把关非常严,环境污染是否过关、投资强度够不够、产业先进性强不强等方面的招商引资标准,大大超过政府标准。”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叶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令人欣慰的是,固安工业园不但没有被整顿出去,反而进一步激励华夏幸福建立了高标准的园区产业规划制度。但没料到,这一轮开发区整顿风波还未完全过去,2003年“非典”突袭而来,园区开工建设又被迫延迟……

对民营企业的华夏幸福而言,新事业的起步期也因此倍加艰辛,也倍受诱惑:一方面,前期积累都砸在了固安项目上,加上银行资金对民企的相对紧缩,资金压力日益加大;另一方面,2003年房地产市场开始了新一轮起飞,地产丰厚的利润已经摆在眼前。华夏幸福却拒绝了这种短平快投资方式,坚持产城融合的城镇化建设思路,坚持投资运营工业园区。

叶珺说:“华夏幸福一开始就有一个哲学理念,希望打一口一米宽、一百米深的井,而不是挖一个一米深、一百米宽的池塘。十几年来,从做第一个产业新城就下决心了,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一米宽的井里向下打。”

也正是基于“深井”哲学原理,华夏幸福“孤身勇进、执着耕耘、愈挫愈奋”。2002年从河北固安工业园建设起步,华夏幸福目光从未转移,专注于产业新城的整体开发,致力于“中国城镇化整体方案解决”的产业新城运营商,事业版图遍布北京、河北、广东、辽宁、江苏、浙江、四川、河南及印尼等全球50余个区域,聚焦十大重点产业,形成了百余个区域级产业集群。截至2016年,华夏幸福为各地产业新城累计引进签约企业超1000家,招商引资额近2800亿元,创造新增就业岗位4.2万个。

创新和资本

双轮驱动产业振兴

产业是区域发展的根本,根深才能叶茂,本固才能枝荣。产业兴则区域兴,产业强则区域强。华夏幸福在委托开发区域中,坚持将创新作为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基因,以打造新兴产业集群为突破口,破解县域经济发展难题。

创新驱动,积极实践全球价值链整合模式。华夏幸福积极探索“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价值链整合模式,2014年与以科技孵化为核心业务的“太库科技”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从对接全球技术创新源头入手,先后在美国硅谷、德国柏林、韩国首尔、以色列特拉维夫、芬兰的赫尔辛基及北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等创新高地布局了20家孵化器,打通了从种子—苗圃—孵化—加速—规模化制造的创新链条。截至2016年12月,太库构建起横跨3个大洲,6个国家,十几个城市的创新孵化版图。孵化企业534家,融资17.1亿元。资本驱动,探索新兴产业成长的新路径。新兴产业发展始于科技、成于资本、盛于融合。2016年华夏幸福投资建设国内第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6代AMOLED项目。华夏幸福以AMOLED显示面板项目为龙头,带动上游玻璃基板、驱动IC、关键设备等配套产业加快集聚,吸引下游智能手机、VR/AR/MR、车载、可穿戴设备等企业入驻,努力打造“千亿投资、千亿产值、百亿利税”的固安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围绕补齐供给侧短板,华夏幸福还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和机构,打造若干基金平台,并将在每一个开发区域发起设立产业引导基金和产业投资基金,积极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产业整合,为产业培育插上腾飞之翼。

着力培育创新型产业集群,积极助推区域产业转型升级。华夏幸福重点围绕电子信息、航空航天、智能装备制造、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材料、文化创意等10大领域,形成百余个区域级高端产业集群,累计引进签约企业超1000家,招商引资额近2800亿元。

发力县域经济倾心合肥都市圈建设

2016年初,华夏幸福与合肥都市圈六安市舒城县人民政府共同打造杭埠产业新城,华夏幸福从研发设计、土地整理投资、基础设施与公共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服务及城市运营与服务等领域,为杭埠产业新城量身定制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杭埠产业新城位于大别山革命老区六安舒城县,紧邻合肥市肥西县和国家级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京台高速贯穿南北,省道S317连接东西,合九铁路、合安城际及合肥地铁1号南延线均将设立站点,交通条件优越。近年来,产业新城紧抓全球新兴产业大变革、大发展的历史机遇,坚持实施产业集群带动战略,以重大新兴产业集群促转型、抓增长,抢占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高地。华夏幸福依托PPP模式,通过定制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将其建设成为产业特色鲜明、功能布局合理、生产生活与生态相得益彰、宜居宜业宜游的幸福新城。

自华夏幸福入驻以来,杭埠产业新城集聚了大量社会资源,社会资本也向新城聚拢,新城见证了“华夏幸福速度”。

2016年7月1日,舒城杭埠产业新城正式开工,开工当天首批11家企业集中签约,签约额超过120亿元;2016年11月27日,舒城杭埠产业新城17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同时有新型显示、半导体设备等20个产业项目签约入驻,计划总投资190.1亿元。

让大家更为关注的是,先期集中开工和签约的项目大部分都是重大城市配套和民生工程,包括舒城杭埠产业新城上湖公园项目、舒城杭埠产业新城胜利大道、迎宾大道基础设施项目、五星级酒店项目、舒城杭埠产业新城城市规划展馆项目等。这些项目涉及生态环境保护、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功能配套完善等领域,不仅为杭埠新城带来了投资拉动,更为新城发展蓄积了“力量”。

在全省坚持以五大发展理念为引领,继续深入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合肥都市圈建设的决策部署背景下,华夏幸福落子合肥都市圈,加大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建设力度,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助力合肥都市圈新型城镇化建设。

(责编:关飞、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