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第六集《拍蝇惩贪》

2016年10月24日09:26  来源:中纪委网站
 

【新闻播报】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中央巡视组在今年3月到5月开展了今年的首轮巡视,就在昨天,13个中央巡视组已经全部向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反馈了巡视情况,首轮巡视发现的……

【解说】2014年7月,中央巡视组公布的问题清单中,指出一些地方“小官巨腐问题严重”、“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基层反腐败斗争形势比较严峻”。10月,新一轮巡视公布的问题清单中,“苍蝇式腐败”、“基层腐败”、“小官巨腐”等词汇再次高频出现。与此同时,各地相继通报的一系列案例,也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从这些案例中不难发现,党员干部违法都是从违纪开始的,破法必先违纪。所以要把纪律挺到前面,做到纪严于法、纪在法前。

【解说】于凡,西安市一个社区的居委会主任,利用社区拆迁改造项目为自己牟利,单笔受贿就达5000万,涉案总金额高达1.2亿元。

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原党委书记纪海义受贿9000余万元。

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挪用资金1.19亿元。

马超群,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现金、68套房产、37公斤黄金。一名副处级干部,靠着手中的供水权,竟然能贪腐金额如此巨大,一时引发公众热议。

在中央巡视组公布的问题清单中,河北省是“小官巨腐”问题严重的地区之一。根据巡视反馈意见,河北围绕“小官巨腐”问题开展了专项治理,选取了土地开发、城市建设、供水、村官腐败等10个容易出现问题的重点领域,清理查处违纪违法案件。

【同期声】陈超英(河北省纪委书记)

从现在查处的情况来看,有的让我们也都是触目惊心。我们开展这个(专)项行动一年了,立案的已经将近1万件,9000多件,从现在看已经查处了6000多人,过100万的190个,过1000万的31个。这些人级别都很低,但是他们贪的数量都是很惊人。

【解说】“小官巨腐”案件中,官员职级和涉案金额强烈反差所形成的震动效果,提醒着人们基层腐败问题的严重性。但其实,“小官巨腐”只是基层腐败的一种类型,还有些案件虽然涉案金额不大,但它们的恶劣影响,却不能仅仅用金额数字的多少来衡量。

【解说】这里是山东泰安市宁阳县的一个村庄。小静今年12岁,她的父亲去世,母亲失明,母女俩每月靠160元低保金和600元儿童福利救助金生活。但是,居然还有人打这600元儿童福利救助金的主意。2013年,小静有9个月的总共5400元的福利救助金,被当地民政局福利办原主任张士龙私自截留。

【同期声】张士龙(宁阳县民政局福利办原主任)

我当时因为炒股票,大起大落,一天可以跌得一分钱没有,所以还剩不到一万块钱,所以为了从股市上补回一点损失吧。

【解说】2013年,宁阳县有20多个符合救助条件的孩子通过了审批,可以得到每月600元福利救助金。张士龙作为经办人,利用职务便利,把前9个月的钱私自取走后,才把救助卡交给这些家庭,对他们谎称救助金是从10月才开始发放的。20多个孩子1到9月的救助金共15.74万元,被他用来炒股以及日常消费。这些孩子要么是孤儿,要么是父母有严重残疾,都是极度贫困的家庭。5400元看起来不多,对他们却不是一个小数目。最终,有人偶然查看了救助卡的历史交易纪录,产生了怀疑并举报,宁阳县纪委迅速查清了张士龙的违纪问题,并做出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最终张士龙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同期声】小静母亲

像我这样的老百姓也是觉得,他这个党员不该这样做,作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不该这样。

【解说】在各地纪检监察机关近年查处的腐败问题中,有不少是类似这样的情况,侵害的是贫困群众的利益。低保金、危房改造资金、救灾款,当腐败分子向这些“救命钱”伸手,不论金额大小,引发的民愤是极大的。

【同期声】桑根臣(宁阳县监察局副局长)

孤儿是无助的孤儿,他的恶劣点在这里,群众很愤恨,因为基层的干部直接和群众打交道,你发生一个事他可能就影响一片。

【解说】还有一些腐败问题,虽然看似没有直接侵害哪一家哪一户的利益,但是危害同样是巨大的。

【解说】这里是广西北海。风景如画的银滩是这座海滨城市的标志。银滩大道是近年的一个重点工程项目,它的建设涉及到不少征地拆迁工作,而在这中间发生了一起腐败窝案。银海区征地办的部分工作人员伙同个别镇村干部、社会人员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涉案金额达500多万元,共有16人牵涉其中,不同程度地违纪违法。

【同期声】吴华(银海区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

征地办工作人员就起到主导作用,作案的手法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都是无中生有。

【解说】征地办里有9名工作人员,通过无中生有的手段,虚报拆迁户,虚报拆迁面积、虚报地面上的青苗数量等等,来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由于补偿款是直接发放到村民的银行卡里,他们找到个别镇村干部,还有自己熟悉的村民,彼此串通,骗到补偿款后一起瓜分。

【同期声】潘光旭(银海区征地办原工作人员)

想过是违法,但是呢,还是要去做,思想就是感觉上这个班好像没什么钱一样,觉得钱太少了,那种贪婪、虚荣之类的。

【解说】身为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却挖国家墙角,全无负罪感和法纪意识,这样的行为在当地带来的示范效应是极其恶劣的。有村民听说别的村民捞到了好处,又主动去找征地办工作人员提出“合作”。

【同期声】

村民:这个钱是不赚白不赚的这个想法,也没有说觉得违不违法,光荣不,好像没有什么无耻在里面,没有这样想,就觉得如果他可以这样做的话,就觉得他有本事,可以靠关系拿到更多的钱。

村民:主要是看干部怎么做,如果是干部他能廉洁公正,那下面的人也不会这样做,你想报多一点,干部他如果是公平公正按照实际来做的话,你也报不了多少,也多不了。

记者:你觉得干部对老百姓的影响力很大?

村民:对,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大家都不诚信,大家都搞的话,单靠政府打击能打击得了多少呢。

【解说】如果手握权力的公务人员带头监守自盗,不仅让国家财产受到损失,对社会风气的破坏,对公理人心的伤害,是难以估量的。相比远在天边的“大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的“蝇贪”感受更为真切。对于它的危害性,有人甚至用“蝇贪猛于虎”来形容。

【同期声】程文浩(清华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

老百姓关注的更多的是他生活中看到的这些干部的实际行为。如果基层腐败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的话,实际上动摇了党执政的基础,而且会动摇群众对党和政府的这种信任。

【解说】2015年1月召开的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明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对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查处力度。2016年1月,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它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维护群众切身利益,让群众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果。

【解说】按照中央部署,各地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根据本地情况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大对侵害群众利益问题的查处力度。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深入推进的进程中,这是必然要聚焦的一个重要战场。

【同期声】董天义(中央纪委党风室工作人员)

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扶贫领域、集体三资管理、土地征收和惠农领域,对于这些领域今年的中央纪委六次全会报告,专门把它作为查处的重点予以明确。

【解说】治理基层腐败,需要深入分析其症结和成因。通过近年查处的不少案例,能够看到腐败问题在不同地区特点各异,但其中也有不少共性。

【解说】安徽淮北是一座曾经因煤矿而兴的城市,运煤的火车不时穿城而过,是这座城市里常见的景象。在国家整顿关停小煤矿之前,淮北不少村里都有村办集体煤矿,烈山村就是其中之一。

【解说】烈山村的友谊二矿如今已经关闭停产。十多年前它曾经非常红火,当时烈山村是淮北首屈一指的富裕村。当年的矿长刘大伟也因此成了村里的实权人物,并一步步成为村委委员、村党委副书记、村党委书记。

【解说】然而,如今的刘大伟却成了“小官巨腐”的一个典型。2014年5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进驻淮北,烈山村数百名群众闻讯而来,举报刘大伟的贪腐问题。省委巡视组将线索移交淮北市纪委、烈山区纪委立案调查,刘大伟闻风出逃美国。2014年8月他潜返回国时被警方抓获。

【同期声】

村民:十个人有十一个人讨厌他。

村民:都是恨之入骨。

村民:逮着刘大伟的时候都高兴得不得了,都放烟花。

【解说】目前,刘大伟连同其亲属和有关公职人员共计19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调查,从1996年至2014年,刘大伟伙同亲属及有关公职人员,将烈山村的集体资产用各种手段或侵吞或挪用,涉案金额超过1.5亿元。到他落网时,人们发现村集体的钱已经被他掏空。

【同期声】村民

原来这煤矿干得红火的,那么有钱,现在变得那么穷,这什么原因,老百姓哪个不清楚,哪个都明白,你挣钱都让他败完了,村里都没有了,最有钱的村败成最穷的村。人经常不是说吗,原来说句难听话,人家外面原来说烈山狗都能说着对象。

记者:烈山狗什么?

村民:狗都能说着对象。

记者:狗都能谈到对象。

村民:对,现在人都谈不着对象。

【解说】村集体资产被刘大伟掏空,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调查发现,刘大伟从十多年前就开始精心布局,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企图逃避查处。

【同期声】张洪涛(淮北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科科长)

他大概二三十家公司,相互之间进行转账,和资金之间的交叉,公司与公司之间,公司与个人之间,包括个人与个人之间,像我们看第一感觉好乱,但实际上经过认真梳理以后发现,他自己不乱,他的会计也不乱。复杂程度和它的难度是我从事公安工作以来,见到的第一起这么难的案子。但是最后把他几个罪名都查证属实,都认定了。

【解说】十多年来,刘大伟持续转移、挪用集体资产,烈山村内部的监督实际上完全被架空。虽然烈山村也按制度设置有“村民理财小组”,监督村里的三资管理,但实际上,不论是村民理财小组成员,还是各村办企业的财会人员,都是刘大伟安排的亲属和亲信。

【同期声】苗思侠(涉案人员)

他安排做理财小组,其实我也不懂理财小组,对会计这方面我也不懂,我也没学过财会这方面的。我反正看他们签字我就签字了。

【解说】苗思侠是刘大伟小孩的舅妈,刘大伟在出逃之前,还指使她把村集体和企业的账本全部烧毁,销毁证据。多年来村集体资产实际被刘大伟个人把持,集体企业经营情况如何、有多少集体资产,从不向村民公开。村民们对此并非没有疑问,但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刘大伟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于动用黑恶势力殴打。刘大伟在村里如此横行霸道,为什么镇、区等上级部门不管不问?村民们都认为刘大伟“上面有人”,而调查结果证实了村民们的猜想。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刘亚、原区委副书记陈振江、原常务副区长董海波、烈山镇党委原书记任启飞等人都与刘大伟关系密切,存在包庇袒护、收受贿赂的情节。例如原区委副书记陈振江就收受贿赂20万元。

【同期声】陈振江(淮北市烈山区区委原副书记)

他直接到我办公室去的,和他爱人一道。他也没说什么,很快也没坐,放在办公室里就要走,我说你这个钱太多了我不可能拿,他说你用吧没事。也推辞了,没推辞掉,就是这种情况。

【解说】陈振江说,当时烈山区区长空缺,传言他将要被提拔为区长,刘大伟因此主动上门来送钱,希望他当上区长后多多关照。而刘大伟则说是陈振江主动来找他索贿。

【同期声】刘大伟(淮北市烈山社区党委原书记)

他当时是区委副书记,他到企业来拉赞助。他就是说大家能不能帮忙支持一些,其实就是说问你支持多少钱。

【解说】不论到底是刘大伟主动行贿还是陈振江主动索贿,这20万元的权钱交易,实际上双方是你情我愿。刘大伟上结关系网、下贪集体财,让村民们投诉无门。

【同期声】

张成伟(烈山村原村委委员):他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没人管,久而久之形成这个局面了。如果省委巡视组不来,光在区、镇范围内,市里面的范围内,我个人认为,还是解决不掉的。

村民:不过现在好了,老百姓以后可以舒坦了,他被抓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就这样一回事。

【解说】刘大伟落网后村民们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这样的举动里包含的是民心。只有严惩腐败,才是民心所向。烈山村被刘大伟把持的日子终于成为过去,而应有的反思还需要继续。在这一案件中,突出地反映了一些农村三资管理混乱、村官权力失控、地方党委纪委失责的问题。省委巡视组巡视督办,使得刘大伟和多名“保护伞”最终得到制裁。然而,基层腐败问题显然不能只靠上级的巡视督办来解决。

【同期声】董天义(中央纪委党风室工作人员)

关键难点和重点就是把责任压实在基层,让基层党委纪委承担起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还是要靠基层,所以基层承担起责任这是问题的关键,目前看来也正是在这方面存在薄弱点,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解说】针对这个问题,中央明确要求,要层层传导压力,强化责任落实。省市两级党委、纪委要把压力传导到县乡,责任压到基层。县乡党委要发挥关键作用,县乡纪委要把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作为主要工作任务,有关职能部门要加强管理监督,对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

【同期声】程文浩(清华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

强调这个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是非常必要的。基层的党政部门和官员权力太大、过于集中,而他相应的领导责任太小。改变这种权责不对等,就是一方面要减少公共权力,要压缩规范公共权力,另一方面要强化权力对应的这种责任,而且这个领导责任一定要严格追究,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促使各级领导干部都能够第一管好自己,第二管好下属。

(责编:金蕾欣、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