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对待颠覆性技术

2016年09月19日09: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颠覆性技术是一种另辟蹊径、对已有传统或主流技术产生颠覆性效果的技术。与其他渐进性技术不同,颠覆性技术将产生一种创造性的“破坏”, 引领全新的产品和服务,改变人们的生活、工作方式。

  在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来,培育颠覆性技术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对发展“颠覆性技术”作出了部署,明确提出要在信息、制造、生物、新材料、能源等领域,特别是交叉融合的方向,加快部署一批具有重大影响、能够改变或部分改变科技、经济、社会、生态格局的颠覆性技术研究,力求使我国在新一轮产业变革中赢得竞争优势。

  当前,发展颠覆性技术受到科技界、企业和媒体的广泛注意,但也引发了一些争论:怎样识别颠覆性技术?怎样看待颠覆性创新和渐进性的创新?颠覆性技术如何影响复杂的大工程?

  一项大工程特别是类似载人太空探索这样的体系工程,要比发明一件新产品如数码相机复杂得多。首先,要依赖基础科学的突破,才能培育出少量颠覆性技术。然后,在大工程的技术集成中,少量颠覆性技术要和大量渐进性技术集成和整合。这种集成,既不可能达到“完美”,也必须服从整个工程的创新思想和总体目标。有时,局部看来性能优越的颠覆性技术,由于并不满足总体要求,仍然可能弃而不用。只有完成这样的“全链条创新”,才能达到整个工程的“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

  显然,一项新兴技术是不是能够产生颠覆性创新,要用事后的实效来检验。因此,对颠覆性技术的预测虽然很有必要,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一项新兴技术的发展过程的前期,新兴技术会通过大量宣传,吸引政府、媒体和投资界的注意,使得对它的期望值迅速膨胀,大大超过其可能达到的效果。2008年,美国从事信息技术咨询的高德纳公司的杰姬·芬恩和马克·拉斯金诺,出版了《控制炒作曲线:如何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创新》一书。书中总结了自1995年以来,他们在预测与推论各种新技术演变过程的实例,提出了S形的“炒作曲线”。它的纵轴为新技术的显示度,横轴是时间。由此,它将新兴技术的发展分成5个阶段:技术萌芽期、期望膨胀期、泡沫破裂期、复苏期、生产高峰期。这样的曲线,将随不同的领域和不同时间而变化。比较同一项技术在曲线上位置的变化,可以判断这些技术的成熟度和估计出它达到成熟的时间。

  新兴技术的发展,总是面临诸多困难,实际应用难于符合其过高的预期,从而使对新兴技术的期望迅速走低。假若这项新兴技术能够坚持前行,不断完善而达到成熟,最终就有望得到广泛应用。但许多新兴技术在泡沫破灭之后,或由于缺乏资金的继续投入、或由于技术本身的缺陷,并不能重新复苏,从而陷入了“死亡之谷”。显然,只有能够走完技术成熟全过程的技术,才可能成为颠覆性技术,但也不是每一项成熟的新兴技术,都是颠覆性技术,我们还要对这些新兴技术的水平和影响力,进行更深入的监测和评估。

  由此可见,在迄今为止的技术创新过程中,虽然也有少量的颠覆性创新,但大量的创新是渐进性创新。就是这些颠覆性技术,其影响从局部扩展到全局,也有一个较长的渐进过程。因此,我们必须同等重视这两种创新模式,不能偏废。(黄志澄)

(责编:吴亚晓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