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麻雀》今晚上映 演员表及全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

2016年09月05日14:28  来源:光明网
 

革命者是什么样的?陈深十分虚心地问。

革命者都愿意死,你不愿,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花天酒地。

我没喝酒,我喝的是格瓦斯。也没花。我觉得我大概是老了,一点花的劲也没有。陈深手里旋转着一把小巧的理发剪子无比伤感地说。

那你为什么抽樱桃牌的日本烟?

陈深望着桌上躺在烟灰缸里的三个干净得像少女般的烟蒂:抽日本烟不代表就是汉奸。

少抽。

行,我听你的。麻雀为什么隔了两年才出现?

你不能打听任何麻雀的消息。宰相沉吟片刻后又说,你的舞是跳得越来越好了。

这 是工作。我热爱工作。陈深收起理发剪子塞进口袋,又点燃了一支樱桃牌香烟。在淡而薄的烟雾里,陈深忽然伤感得想要流泪。他一直都不明白,两年了,组织上简 直像把他忘了似的。就算他是一棵草,也总会在每年春天的时候被春风记起。他都搞不清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中共潜伏者,还是汪伪特工总部下属的直属行动队的一名 特工。现在却突然有一名穿着考究的女人在麻雀安排下找到了他,告诉他再次被激活,他的上线联系人将会是医生。医生会通过欧嘉路和沙泾路交界的一堵海报墙发 布指令。而他获取的情报,一律装信封放入窦乐路的邮筒里。陈深清楚地记得,邮筒不远就有一处叫作鸿德堂的基督教堂,因为那教堂黄颜色的屋顶上,老是有白色 的鸽子肆无忌惮地飞起来。

放邮筒会不会不安全?陈深问。

(责编:刘颖、张磊)